爱读书 历史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

要评价二战中最经典的城防战,毫无疑问当属斯大林格勒战役。这座位于伏尔加河畔的工业城市,阻挡住了素来攻势凌厉的德国侵略军,并给后者以巨大的杀伤——一百五十万轴心国军人的伤亡让德军元气大伤,此役也成为了纳粹德国由盛而衰的拐点。

而在近一千五百年前,中国的中原地带,爆发了一场和斯大林格勒战役同样惨烈的城市攻坚战,这场战役的结局和影响也和斯大林格勒战役相似——进攻方来势汹汹势在必得、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最终带着惨重的伤亡打败而还。

这就是北朝时代著名的玉璧之战。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山西稷山玉璧城遗址 纪念石碑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山西稷山玉璧城遗址

玉璧,位于今天山西省西南部,就坐落在南北朝时期进兵、运粮的重要通道上。在北魏分裂以后,东魏高欢势力如果要进兵西魏,玉璧便首当其冲。

高欢在出征前,其手下大将曹魏祖也劝阻他道:“今八月西方王,以死气逆生气,为客不利,主人则可。兵果行,伤大将军”直言开打就得死掉大将军(真就直言不讳)。

当时邺城外总有黄色和黑色的蚂蚁相互争斗,黄色被占卜者认为是东魏势力(东魏军穿着黄色战袍、而西魏则是黑色),就在高欢出征前,黄色蚂蚁都被斗死了。虽然这些都难免有着迷信色彩,但也反应了东魏上下并不看好这场战役。不过期冀在有生之年能够统一北方的高欢没有在意,执意发动这场规模浩大的攻坚战。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北魏(386年—534年)

梁大同十二年(公元546)十月,东魏实际掌权人高欢,亲自率领十万大军由晋阳出发,兵锋直指玉璧,旨在攻占玉璧后、以此为跳板争夺关中平原。

高欢执意出兵是有事实依据的:因为此前不久,他率领东魏部队取得了邙山大捷,西魏宇文泰部队损失殆尽,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阻止能够与东魏大军抗衡的援军——也就是说,玉璧就是瓮中之鳖,这便是高欢底气所在。

镇守玉璧的是西魏大将韦孝宽——此公足智多谋,一直被西魏宇文泰所重用,每逢局势变乱、总让他来稳定情势。历仕三朝直到北周末期、杨坚专政时代,也备受重用。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宇文泰(507年—556年),字黑獭(一作黑泰)

战争伊始,高欢命令士兵在城池南边筑起土丘,希望居高临下、趁虚而入。韦孝宽命令部队将城内的两座高楼用木头连接起来,昼夜巡视不让东魏军有可乘之机。上天不行、那就下地,东魏又在城南挖地道,韦孝宽便令部下在城南挖掘堑壕并派人坚守,像打地鼠一般抓住从地道跑出来的攻城士兵杀掉;又在地道口点燃柴火鼓风,“敌人有在地道内者,便下柴火,以皮排吹之。火气一冲,咸即灼烂”,地道里的东魏军火烧烟呛损失惨重,便放弃了地道战。

高欢又赶制了加强版攻城车,“车之所及,莫不摧毁,虽有排楯,莫之能抗”,韦孝宽选择以柔克刚“乃缝布为缦,随其所向则张设之。布悬于空中,其车竟不能坏”,尖锐的攻城器械没法突破巨大的缦布,东魏军便将长杆上点燃火炬来烧缦布、同时焚烧守军的城楼。韦孝宽便令部下制作更长的锋利铁钩,来钩断长杆顶端的燃烧部分。

高欢无奈,便祭出了最终的杀器——毁地基、陷城墙。这是攻城方一贯爱用的手段,只不过对城池损毁非常严重。这种手法通常用来对付大型城池,因为大城池防御面宽广、一旦城池多出塌陷,有限兵力无法及时挡住漏洞,便会给攻城方很大的突破空间——但玉璧是个小城。

高欢命令部下“于城四面穿地,作二十一道,分为四路,于其中各施梁柱。作讫,以油灌柱,放火烧之,柱折,城并崩坏”。但城墙一塌陷,韦孝宽便立马在缺口堵上木制栅栏,结合地势与城内高楼继续阻击。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南北朝发展示意表

两位工程师的对决到此基本结束,接下来就开始了心理战和口水战。

高欢派遣部下前去问韦孝宽:“未闻救兵,何不降也?”

韦孝宽回答也很直白:“我城池严固,兵食有余,攻者自劳,守者常逸,岂有旬朔之间,已须救援?适忧尔众有不反之危。孝宽关西男子,必不为降将军也。”言简意赅:我城池坚固、吃的也够、以逸待劳,反倒是担心你们很多人没法活着回去,怎么会投降呢。

没多久高欢又派人告诉城里的守军:“能斩城主降者,拜太尉,封开国郡公,邑万户,赏帛万匹。”韦孝宽便转身告诉城外攻城部队:“若有斩高欢者,一依此赏”。

高欢气得怒不可遏,便抓住韦孝宽的侄子韦迁,喊道“若不早降、便行大戮”,韦孝宽不管不顾,城内人心更加坚定。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西魏(535年―556年),中国南北朝时期由北魏分裂出来的割据政权。

就这样,一场势力悬殊的攻守战一直打到了当年十一月,苦战六十天的东魏士卒一直取胜无望。攻城战死的部队甚多,高欢令“死者七万人,聚为一冢”。当时“有星坠于神武(指高欢)营,众驴并鸣,士皆詟惧”。在相信天象的古代,流行坠于军营、驴马哀鸣均示意将损上将,而这个上将毫无疑问就是指高欢,因此军心开始浮动,恰好此时高欢也得了疾病(估计是气出来的),便在当年十一月庚子日连夜撤兵班师。

这场规模浩大的攻城战就此结束,东魏不仅在战役上取得了“完败”,在战略上也由盛转衰。

这与当时东魏的政治军事结构有关。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东魏(534年―550年)北朝朝代之一

东魏高欢与西魏宇文泰虽然都是军事奇才,但东魏高欢势力形成更早、军事实力更为强大,因此战争中一直处于攻势地位。西魏则一边推行府兵制、一边发展生产,以防守换取时间,越拖越对西魏有利。这也是为什么高欢执意进攻西魏的原因之一。但玉璧之战让原本处于优势军事地位的东魏变成了军事劣势,此消彼长更不可避免。

政治上,双方的优劣对比更为明显。高欢是个鲜卑化的汉人、而宇文泰则是汉化的鲜卑人,中原广大的豪族坞堡主以及士子阶级自然更亲近宇文家族,源源不断的人才流入也使得宇文氏的经济发展更为迅速、府兵制能够顺利推行。宇文氏与其重要部将、盟友通过不断的通婚和亲,也形成了密不可分的利益集团——关陇豪族,他们掌握了全国绝对的军事力量,强干弱枝之下国家极为稳定。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南北朝时期重骑兵

反观高欢,其部下不乏骁勇善战之勇士猛将,但缺乏能够推行改革、团结各派势力的谋臣集团,他自带的鲜卑属性也让他难以获得中原人才。而鲜卑化、胡化的结果,就是部落意识浓厚而家国观念淡薄、主仆意识浓厚而君臣意识淡薄,内部的凝聚力也远逊于宇文氏。

战争毕竟是经济与政治的延续,只有政治上团结、经济上高效的势力才能笑到最后。

高欢深知个中利害,才忧心忡忡寝食难安。

这次大败班师回晋阳,他赶紧征召世子高澄以及一批重臣托付后事,并令太原公高洋镇守邺城。

改变东魏和西魏格局的城市攻坚战,惨烈度不亚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爱读书

上图_ 南北朝时期

病榻前,他和世子一一介绍自己的部下武将,并告诉他哪些人能用、哪些人要防,说到大将侯景时,叹息道:“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驾御也!”要他细心防范——高欢的疑虑是非常正确的,这个羯族将领显然只服狠,他以惊人的破坏力做到了“史书留名”,并且先后与南北朝四国开国皇帝(萧衍、陈霸先、高澄、宇文泰)都有交手,算是破坏者中的名人了。

一个多月后,悲愤交加的高欢在晋阳去世,年五十二岁。他的老对手、北周奠基人宇文泰则比他多活了十年,而这十年西魏猛烈扩张,成为了最具统一实力的政权,西强东弱之势已不可阻挡。

文:左光斗

参考资料:《北史 韦孝宽传》《北齐书 帝纪第二神武下》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2846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