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

由金易、沈义羚合著的《宫女谈往录》中,有一篇是对一位姓赫舍里氏的宫女访谈,这位“谈往”的宫女,先后在慈禧身边服侍八年,是负责给慈禧点烟的贴身侍女,在宫内慈禧叫她“荣儿”。民国年间,本书作者之一金易先生曾雇佣她照料自己的小孩。期间,荣宫女将宫中所见所闻告诉了金易,数十年后,有了这本《宫女谈往录》的问世。

值得注意的是,书中有一篇《崔玉贵谈珍妃之死》,说的是崔玉贵离开清宫后,有一次来荣宫女家串门时提起了那段往事。而荣宫女本人恰恰在珍妃“落井”那天当值,侍候慈禧: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爱读书

我记得,逃跑的头一天,那是七月二十日的下午,老太后在屋子里睡午觉,宫里静悄悄的。象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出逃的迹象。……

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样,陪侍在寝宫里,背靠着西墙坐在金砖的地上,面对着门口。这是侍寝的规矩。老太后头朝西睡,我离老太后的龙床也只有二尺远。……突然,老太后坐起来了,撩开帐子。平常撩帐子的事是侍女开的,今天很意外,吓了我一跳。我赶紧拍暗号,招呼其他的人。老太后匆匆洗完脸,烟也没有吸,一杯奉上的水镇菠萝也没吃,一声没吩咐,迳自走出了乐寿堂,就往北走。我匆忙地跟着。我心里有点发毛,急忙暗地里通知小娟子。小娟子也跑来了。我们跟随着太后走到西廊子中间,老太后说:你们不用伺候。这是老太后午睡醒来的第一句话。我们眼看着老太后自个往北走,快下台阶的时候,见有个太监请跪安,和老太后说话。这个太监也没陪着老太后走,他背着我们,瞧着老太后单身进了颐和轩。

这个请跪安的太监,应该就是唐冠卿。后面发生了什么,荣宫女当日并不知晓,只记得事后的情形:“农历七月的天气,午后闷热闷热的,大约有半个多时辰,老太后由颐和轩出来了,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爱读书

左一为崔玉贵

当事人崔玉贵的说法尤为珍贵,值得详尽征引:

七月二十日那天中午传完膳后,老太后有片刻的漱口吸烟的时间,……就在这时候,老太后吩咐我,说是要在未刻召见珍妃,让她在颐和轩候驾,派我去传旨。

我就犯嘀咕了,召见妃子例来是两个人的差事,单独一个人不能领妃子出宫,这是宫内的规矩。我想找一个人陪着,免得出错。

未刻,指下午一点至三点钟。崔玉贵虽奉了懿旨,还是找到管派差事的陈全福商量,陈全福让他带上在颐和轩管事的王德环。然后:

我们去的时候,景祺阁北头的东北三所正门关着,我们敲了门,告诉管门的一个太监,请珍小主接旨。珍妃在接旨以前,是不愿意蓬头垢面见我们的,必须给她留下一段梳理工夫。由东北三所出来,经过一段路才能到颐和轩。我在前边引路,王德环在后面伺候,我们伺候主子,向例不许走甬路中间,一前一后在甬路两边走。小主一个人走在甬路中间,一张清水脸儿,头上两把头摘去了两边的络子,淡青色的绸子长旗袍,脚底下是普通的墨绿色的缎鞋(不许穿莲花底),这是一幅戴罪的妃嫔的装束。她始终一言不发,大概也很清楚,等候她的不会是甚么幸运的事。

到了颐和轩,老太后已经端坐在那里了。我进前请跪安复旨。说,珍小主奉旨到。我用眼一瞧,颐和轩里一个侍女也没有,空落落的只有老太后一个人坐在那里,我很奇怪。

珍小主进前叩头,道吉祥,完了,就一直跪在地下,低头听训。这时屋子静得掉地下一根针钱都能听得清楚。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爱读书

老太后直截了当地说,洋人打进城里来了。外头乱槽槽,谁也保不定怎么样,万一受到污辱,那就丢尽了皇家的脸,也对不起列祖列宗,你应当明白,话说得很坚决。老太后下巴扬着,眼连瞧也不瞧珍妃,静等回话。

珍妃愣了一下说,我明白,不曾给祖宗丢人。

太后说,你年轻,容易惹事!我们要避一避,带你走不方便。

珍妃说,您可以避一避,可以留皇上坐镇京师,维持大局。就这几句话戳了老太后的心窝子了,老太后马上把脸一翻,大声呵斥说,你死在临头,还敢胡说。

珍妃说,我没有应死的罪!

老太后说,不管你有罪没罪,也得死!

珍妃说,我要见皇上一面。皇上没让我死!

太后说,皇上也救不了你。把她扔到井里头去,来人哪!

就这样,我和王德环一起连揪带推,把珍妃推到贞顺门内的井里。珍妃自始至终嚷着要见皇上!最后大声喊,皇上,来世再报恩啦!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爱读书

慈禧的曾孙叶赫那拉·根正在其所著的《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一书中也谈到珍妃之死,与上面的太监崔玉贵和荣宫女所谈珍妃之死截然不同,摘录如下:

很多人说珍妃之死,是隆裕在慈禧面前对珍妃进行了诋毁,所以慈禧才有了杀珍妃的念头。其实事情不是人们猜测的那样。

当年隆裕也曾经对我爷爷说过珍妃的死。隆裕说:“当时与八国联军战败后,洋人军队打到了北京。在完全没有取胜希望的情况下,老太后决定西行。西行带不了那么多人,人多了就会成为负担。当时因为我是皇后,同时又是老太后的亲侄女,所以要带也只能是带我走。可是珍妃非常气盛,在那个紧急时刻,还一直在对老太后说自己是皇上的妻子,理应带着她,并且说太后有偏见。这让老太后非常难堪,还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对她说话呢。老太后跟珍妃说,要带你走,就必须带瑾妃走,如果带瑾妃,就必须带瑜妃她们一起走,这样人太多了,非常危险。

“珍妃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出格的事情,当时老太后气得拔腿就走。恰巧来到了离珍妃的住所不远处,而这个时候,珍妃一直缠着老太后,说自己是光绪的妻子,丈夫出门,妻子理应跟着,珍妃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老太后气得不成,就说你愿意死就去死吧。当时前边正好有一眼井,于是珍妃就紧走两步,直接就奔井口去了,说那自己就死给老太后看,老太后马上吩咐崔玉贵去拉住她,结果崔玉贵一个迟疑,珍妃已经跳下去了。老太后为了这个,后来还把崔玉贵逐出宫了。

“老太后西行结束后,还对珍妃进行了悼念,我想就是我死了老太后也未必这么伤心。老太后的悼词是这么写的:上年京师之变,仓促之中,珍妃扈从不及,即于宫闱殉难,洵属节烈可嘉,加恩着追赠贵妃,以示褒恤。而皇上也曾经为了这件事情,在西行的时候都没跟我说过一句正经话。说话的时候,全部是鼻孔朝天在跟我训话一样。回来后,皇上也对珍妃进行了悼念。很多人说我歹毒,可谁真正见识过我的歹毒呢?在这个宫里,不管是老太后还是皇上,大家一起宠着珍妃,珍妃似乎变得无法无天。珍妃死了,是值得同情,可她对我的伤害,我就算死了,估计也不会瞑目的。”

关于珍妃之死,慈禧的曾孙所述与慈禧的贴身侍女所述,截然不同-爱读书

从以上两段口述历史中可以看出,关于珍妃之死,崔玉贵和荣宫女讲述的是,慈禧命人将珍妃投入井中!

而慈禧的曾孙叶赫那拉·根正讲述的是,珍妃自己投井而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1874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