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易白:去特麻的——写给苟延残喘的生活

易白:去特麻的——写给苟延残喘的生活

题记:许久没有写诗,写这首诗并非为了宣泄什么愤怒或偏激,而是想通过平时的观察,尝试展现社会底层的内心语言。压抑、憋屈、隐忍是我观察社会底层最常见的生存状态。 也想通过这首诗试验一下,不经修饰的诗歌语言能否尽量展现诗人的性格和情绪,过去通过网络读了些许当代诗作,诗歌语言优雅、宛转、含蓄、抽象、跳跃居多,过分的诗歌语言修饰掩盖了诗人人性一面本该有的性格、态度、立场、思想。 写完这首诗,我和诗友探讨了一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诗歌在直抒情怀,确保读者能读懂的同时,还是很有必要对诗歌的语言稍作艺术性和技巧性的加工处理。另一方面,网络发表也不会被轻易屏蔽,因此,我用了“去特麻的”这个代名词。如果你今后感觉活得压抑、憋屈,不想再隐忍了,就和我一起拿起笔“去特麻的”。

假如诗歌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含蓄!
让我坦率一次——写点人性的诗句

假如生活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存款!
让我挥霍一次——享受隐忍的福利

假如道路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规则!
让我狂飙一次——死在自己的手里

假如家人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房子!
让我漂泊一生——逃离房奴的压力

假如自己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眼光!
让我矫正一下——拜金主义的歪理

假如内心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评议!
让我思索一下——心灵需要的东西

假如教育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考试!
让我考核一下——兴趣积累的能力

假如面试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简历!
让我口述一下——无关专业的阅历

假如单位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会议!
让我强调一下——争分夺秒的效率

假如制度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领导!
让我领导一下——体验下属的情绪

假如生存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上班!
让我放纵一下——过个慵懒的假期

假如社会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平台!
让我独坐一处——观望台上的演绎

假如法律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证件!
让我只有一张——显示身份的专利

假如政府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腐败!
让我投票一次——表决人民的权力

假如媒体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戏子!
让我曝光一条——人民群众的建议

假如时间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道理!
让我实践一下——总结自己的真理

假如周围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形象!
让我裸奔一次——亲吻大地的气息

假如外界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信息!
让我安静一次——关闭扰人的手机

假如社交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人脉!
让我无礼一次——揭下客套的面具

假如理想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城市!
让我长途跋涉——寻回最初的自己

假如后人允许
我想说:去特麻的名利!
让我留下一本——无名小辈的诗集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日 深圳

注释:【去特麻的】去掉特别麻烦的;网络体骂人代名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70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