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世人都爱读《简爱》,特别是女性。

夏洛蒂倾力塑造了一个勇敢的,不屈的,坚持自己的原则与底线,追求爱情与婚姻平等的女性形象。

然而,她却用魔化的手法来处理另一个女人—阁楼上的疯女人伯莎,把所有的败坏与恐怖,都加诸到她身上,让她得不到任何同情与怜悯。

疯女人伯莎的存在,真的只是为了让简爱与罗切斯特先生的爱情合情合理合乎道德吗,或者说,仅仅是为了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

首先从这部作品永恒的主题—-反抗意识说起。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简爱》明暗交替的两条反抗路线

简爱将反抗精神发挥到淋漓尽致。从小说中大量的心理独白可以窥见简爱内心的反抗意识从萌芽、产生、发展到坚定的曲折过程,这一切反抗的动力皆源于简爱内心对于平等的强烈渴望。

1.明线:简爱少女时期和成熟时期的公然反抗。

里德舅舅家:对无爱的养育的反抗

寄宿舅舅家的小简爱,在里德舅舅过世后,冷漠自私的舅妈,刁蛮娇横的表兄妹对简爱百般刁难与折磨。面对这种无爱的养育,简爱不畏强暴,奋起反抗。

当约翰表兄又一次粗暴地用书将她砸得头破血流时,简爱有了第一次疯狂的反击,她直面怒斥到: “你是恶毒残暴的孩子”“你像个杀人犯……”她说自己的恐惧心理已经越过了极限,被其他情感所代替,这其他情感正是她所形容的“像其他造反的奴隶一样,我横下一条心,决计不顾一切了”的疯狂。

不顾一切的疯狂反抗后果,是让她关进了带有恐怖意味的红房子。但从某种程度上讲,简爱的第一次反抗取得了胜利。一个令人同情怜悯和初见不凡气质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离家前夕,舅妈在布罗克赫斯先生面前对她进行刻毒的奚落与中伤,深深地刺痛了简爱,简爱再次反抗:

“我非讲不可,我被践踏得够了,我必须反抗,可是怎么反抗呢?我有什么力量来回击对手呢?我振作精神,直截了当地发动了进攻”。

她对舅妈发起了大胆的责问与控诉,这一举动显然让舅妈始料未及,隐约地感觉到简爱性格中不同寻常的因素,而简爱却感受到:

“内心已开始感到舒畅和喜悦了,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的自由感和胜利感,无形的束缚似乎已经冲破,我争得了始料未及的自由。”

简爱初尝了反抗争来的自由心境,同样,也有了自己是个“孤独的胜利者”的落寞感受。简爱幼小的心灵就这样受到了一次比一次更深的伤害,反抗带来的喜悦与痛苦促使她对现实有了更多的思考和认识。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罗沃德寄宿学校:对虚伪的信仰和无爱的教育的反抗。

在罗沃德寄宿学校的生活更加残忍,校长是个冷酷无情的伪君子,对学生们的冷嘲热讽,狠毒的打骂,夏洛蒂无情地撕去了貌似道德的虚伪的宗教信仰者和伪教育者虚假面具,反抗精神深入的发展。

她对遭受惩罚的海伦说:

我要是换了你,我就讨厌他,我就会反抗,他要是用教鞭打我,我就会从他手里夺过来,当着他的面把它折断。”

面对无缘无故地打骂,简爱与海伦的思想是不一样的,简爱,从骨子里就有一种不卑不亢、桀骜不驯的反抗精神,所以她敢反抗:

“先生,我并不以为仅只因为你比我大,或是因为你比我多看些世道,你就有权利命令我。”

简爱在这一时期的反抗,多了一些理性,少了一些行为上的粗鲁,是海伦让她学会了忍耐和适应环境。“既然躲避不了,那就不能不忍受……你说你受不了,是软弱和愚蠢的。”这对简后来的处世是有帮助的,厂“生命太短促,不能用来记仇蓄恨。”这可能也是后来简爱会原谅里德太太的原因吧。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桑菲尔德庄园:对无原则的爱的反抗

简爱深爱罗切斯特,但深爱之余,她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作为一个没有独立经济地位的孤女,对所嫁的主人,则不可避免地感到一种依附感和施惠感,从而产生屈辱心理,能与她的爱情观相符的,能得以与罗罗切斯特平等的只有她的心。所以,简爱要求在精神上与罗切斯特—她的主人平起平坐。

正如她的经典宣告:

“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的一样,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美和一点财富,我就要让你感到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跟你说话,并不是通过习俗、惯例,甚至不是通过凡人的肉体——而是我的精神在同你的精神说话;就像两个都经过了坟墓,我们站在上帝脚跟前,是平等的——因为我们是平等的!”

罗切斯特满足了她的平等要求,所以她决定嫁给他,但当简爱得知罗切斯特已有妻子无权再婚的隐情后,简爱痛不欲生,但慌张迟疑之际,她鼓励自己:

“我关心我自己,我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没有支持,我越尊重自己”

她不想成为别人的情妇,于是她不顾罗切斯特的再三挽留,断然拒绝了与他隐居的请求,毅然绝然地离开了自己的心上人。面对着忍辱偷生还是维护个人尊严的考验时,她不愿践踏自己的人格和爱情,做一个没有尊严的情妇,她的爱情观不掺杂一丝杂念,她不接受无原则的爱,以强大的内心力量抵御住了巨大的诱惑。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表亲里弗斯家:对有原则而无爱的婚姻的反抗。

表兄圣约翰是简爱的救命恩人,是一个基督教的传教士,他为了实现自己的宗教理想,以共同宣扬上帝的旨意为名,请求简爱与他结婚。

简爱欣赏他的精神,也对他充满感激,但她始终渴望真挚的爱情与平等,她知道圣约翰并不爱她,只是以婚姻的名义让她成为自己的助手,她深知,这不是一种双向平等的感情,只是为了某种目的拼凑在一起的结合,这是有原则但无爱的婚姻。

“仅以这样的身份依附他,我常常会感到痛苦,我的肉体将会轩于紧紧的枷锁之中……”

“做她的妻子……永远受到束缚……这简直难以忍受”

内心深处罗切斯特的呼喊,这也是爱情的呼喊,让她清醒,于是她毅然拒绝了这个有抱负,有追求,品行端正的有为青年,在她心里,平等的爱情高于一切。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2.暗线: “听话的天使简爱”通过“疯女人伯莎”隐密反抗。

《阁楼上的疯女人》 这部论著中表示:疯狂的伯莎其实是简爱心中被压制的另一个自我。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是有迹可寻的,我们来看简爱的这段心理独白:

“一块着了火的小树丛,气势汹汹,光焰四射,吞没一切,可以作为我方才责难和威胁里德太太时那种心情的恰当比喻;而火灭以后成为乌黑焦土的这块小树丛,也同样可以准确地象征我事后的心境。这时候,经过半小时的默默反省,已经使我感到了自己这种行为的疯狂,以及我这种既恨人又被人憎恨的处境之可悲。”

搜索关键词:着了火、乌黑焦土、疯狂、既恨人又被人憎恨,这样的处境与疯女人伯莎何其相似。简爱的这些经典独白影射着噎堵难言的愤怒,那个“听话的天使简爱”通过“疯女人伯莎”隐密反抗着。

伯莎和简爱是两个并列的存在,伯莎是简爱愤怒部分的表达,是隐藏外化,是另一个无迹的,罪恶的简爱。

从当时简爱所处的社会与个人的境遇来看,简爱与所爱之人罗切斯特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障碍:活着的疯妻子,金钱与贵族之间的联盟阵线、简爱自身条件带来的自卑感(长相普通、身材瘦小、无法经济独立等)。

简·爱深爱罗彻斯特,却对他的征服感与优越感感到“可怕而可慕”,试图在身形和力量上都与他平等,做不到,便无法平等商榷婚姻议题。

简爱对这些难以打破的壁垒心怀愤懑,所想做的正是撕毁。而伯莎替她做了。

伯莎在这个过程中就充当了简爱的影子,正是她渴望的一种倔强独立的影子。疯女人采取的一切行动,表达的正是压抑着她们的男性群体与文化的一种愤怒。

这正是作者夏洛蒂设计的一条反抗暗线,以隐密、委婉、安全的方式言不可言之事、发泄被压抑过久的欲望与情绪。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疯女人伯莎的“特殊使命”。

伯莎在《简爱》中最重要的四次出场,都有着怎样的“特殊使命”呢?

第一次出场: 纵火。结果:简爱确认了罗切斯特对她的感情。

当简爱感觉到了自己对罗切斯特的情愫时,她不敢承认。

正是这种情感需要确认又找不到机会的时候,伯莎在深夜溜进了罗切斯特的房间纵火,简爱及时赶来救了罗切斯特,在这样的场景中,罗切斯特忍不住流露了自己对简爱的依恋之情。

简爱从中确认了罗罗切斯特对她的喜爱,意识到他们的爱慕是相互的,从而扭转了简爱因为自卑、地位低下造成的被动局面,促使简爱确认了罗切斯特对她的感情。

第二次出场:咬伤弟弟。结果:简爱从内心打败了英格拉姆小姐。

罗切斯特外出游玩,带回了一大帮贵族,其中有传言会成为他妻子的漂亮的英格拉姆小姐,且罗切斯特要求简爱出现在他们聚会的场合,使得贵族女子嘲笑家庭女教师这个角色,这让简爱倍感屈辱。

正是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伯莎的弟弟突然来临,而且在探望伯莎时被她咬伤,正是在这危机的时刻,简爱再次成为罗切斯特的唯一帮手,简爱与罗切斯特的心再次紧紧地走在了一起,简爱从内心打败了英格拉姆小姐,加深了对罗切斯特的信任。

第三次出场:婚姻障碍。结果:阻止了简爱走向错误的婚姻。

当简爱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有力量冲突贵族与金钱之间联姻的时候,在婚礼上,伯莎被正式的指出其存在,以一个具象化的形式向简爱证明了贵族与金钱这个联盟阵线的不可逾越,伯莎与罗切斯特的婚姻就是这种联盟的产物。

由此,简爱得到了警告,没有经济独立,就没有超越阶级的可能性。伯莎再次阻止了简爱往错误的方向走。

第四次出场:纵火并死亡。结果:帮助简爱消除障碍,回归爱情。

伯莎放火烧毁了桑菲尔德庄园,是毁灭,也是成全。

桑菲尔德庄园是罗切斯特祖传的产业,这个产业的荣耀是借与伯莎的婚姻来保持的,是伯莎娘家巨额陪嫁换来的,因此,也是套在罗切斯特头上的枷锁。

伯莎烧毁庄园,葬身火海,罗切斯特身受重伤,实际上,伯莎得到了解脱,解脱了自己,也结束了金钱与门弟黑暗交易。同时,也解除了罗切斯特的精神枷锁,扫除了罗切斯特与简爱之前难以逾越的鸿沟。

这条鸿沟,简爱自己无法完成逾越,伯莎的这种反抗,是简爱潜意识里渴望做却无法做到的,所以自己只能悲苦的离开,而留给伯莎去完成。

综上, 我们发现,往往是在简爱无力反抗,或者可能要做错误决策的时候,伯莎为她提供了扭转或更正的机会。最终伯莎玩火自焚,实际上也是她的功成身退,她已经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的使命。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夏洛蒂的双重写作策略。

精神学家费洛伊德曾说:

作家往往通过自己的创作来进行白日梦的幻想,以安全而且升华的方式满足现实中未能满足的欲望。而读者也在阅读的过程中,通过与人物认同而满足内心的某些欲望。

疯女人伯莎的存在,其实是就夏洛蒂采用的双重写作策略。夏洛蒂将自己内心的渴望投射在简爱身上,简爱将自己内心的渴望投射在伯莎身上。现实的坎坷在小说中通过白日梦的想象得到抒发,实现欲望的满足。

夏洛蒂对女性在各方面受到重重限制感到沮丧,但却不是一个激进的女性主义者。受到父权制文化传统的压制和禁锢,夏洛蒂采取了“替身” 的写作策略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痛苦与愤怒。

她看到了仅仅为了寻求父亲以外的另一个庇护而结婚的妇女的危险境地,但又不愿放弃作一个快乐的家庭主妇是大多数妇女最好的归宿的追求,这是一种女性分裂,也是作者自身深层矛盾的体现。

因此,夏洛蒂给简•爱设计的出路,是寻找自我的过程到后来坠入“找丈夫的俗套”之中,将疯狂反抗的部分交给伯莎完成。

这种正面人物(符合正统的淑女)与替身人物(魔鬼式的女疯子)、写实风格与“哥特风格”的双重写作策略恰恰显示了夏洛蒂本人的矛盾性与分裂性,她既有向传统挑战的叛逆一面,又有屈从当下社会秩序尤其是性别秩序的一面;当她试图从理性的层面建构女性寻找爱情、婚姻幸福的道路时,她又从非理性的层面颠覆了这种乌托邦式的幻想。

《简爱》:阁楼上为什么藏个疯女人?夏洛蒂塑造伯莎的意义何在

写在最后

纵观伯莎在小说中有限的行为,每一次的行为都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她不仅仅是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她的使命其实与简爱是一样的,同样是男权社会的反抗者。

简爱身上有那个时代女性的矛盾、困惑与无奈,伯莎身上也有着女性灵魂深处所蕴藏的疯狂与叛逆。

这样一个疯狂的伯莎成就和成全了一个完美、成功的简爱,疯女人伯莎是简的福星和恩人,因此,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而是隐藏在作品中的巨大密码。

两个女人不同的经历,不同的命运,说明了同一个道理:女性只有在经济上和地位上与男人平等,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不失去自我,才能真正的主宰自己的命运,也才能拥有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