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望江南·超然台作

宋代 苏轼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爱读书

春天还没有过去,微风细细,柳枝斜斜随之起舞。试着登上超然台远远眺望,护城河内半满的春水微微闪动,满城处处春花明艳,迷迷蒙蒙的细雨飘散在城中,千家万户皆看不真切。
寒食节过后,酒醒反而因思乡而叹息不已。不要在老朋友面前思念故乡了,姑且点上新火来烹煮一杯刚采的新茶,作诗醉酒都要趁年华尚在啊。

苏轼在《赤壁赋》里曾经感慨:“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对东坡而言,相比永不停歇的滔滔江水,人的一生简直短暂到令人发指,毕竟一辈子要做的开心事儿实在是太多了:泛舟西湖、游览赤壁,大好河山看不停;岭南荔枝、黄州猪肉,人间美食享不够。即便没有美景美食,饮一壶酒、吟一阙词,也绝不能辜负最美好的年华。

在杭州任期满后,苏轼选择调任到山东密州,杭州是众所周知的人间天堂,在那里,苏轼如鱼得水,诗人本性得到了极大的发挥,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名篇,而密州则是当时的荒蛮之地,经济发展落后,关键也没有什么可供欣赏的美景。但敢于迎接挑战的人向来都喜欢出其不意,正是因为密州条件差,也许机会更多也说不定呢?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爱读书

苏轼果然是苏轼,到任不久,他就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密州城北有一座年久失修的旧台,站上去四面视野辽阔,是个观景的绝佳去处,于是他找人开始重修,高台修好之时,他请同在山东做官的弟弟苏辙为台取名,依据《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的文意,苏辙提笔挥就:“超然台。”“超然”,不正是苏轼终其一生的追求?果然知兄莫若弟。

初春之时,微风拂过,柳枝斜斜,登上超然台四下眺望,入眼处便是绕城的半壕春水,还有遍植城中的点点繁花,千户万户的人家都掩映在蒙蒙细雨之中。不是多么惊艳的景致,但绝对算得上清新雅致,在这样的恬然之景中,苏轼喝着小酒,不免忆起了昔日的江南,还有那些故去的亲人和朋友。

清风一过,带来些许寒意,微醺的苏轼被惊醒了。当他觉得不应该伤春悲秋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以另一番态度来看这世界了。他对自己说:“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既然到了密州,为何不重新开始呢?人生还很长,他要把对人生的热爱投诸到这片土地上,趁着这年华正好,趁着这酒酣胸胆,再来吟它一首诗,快乐也罢,烦恼也罢,活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爱读书

在密州的两年时间里,苏轼写出了许多佳篇,他曾和一群少年骑马打猎,写出著名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其中“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是何等的洒脱自在,他也曾在王弗的忌日,写下千古悼亡佳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只一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就已让后人肝肠寸断,他更在十五中秋夜,再登超然台,写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遥寄给弟弟苏辙。

如果没有后来的“乌台诗案”,我想苏轼应该很乐得待在这方土地上,远离朝廷,远离那些激进的改革派们,在这里他可以有自己的小天地。如果说杭州让苏轼见识了天地繁华,用尽了无数溢美之辞,那么来到密州,则是他转向踏实、超脱的开始。“此心安处是吾乡”,不管身处何方,只有当心底真正沉静下来,才能乐得享受这个地方的独特。

与其有闲心去悔恨过去,亦或是杞人忧天式的幻想未来,倒不如把握好当下的光阴,做个灵魂超然世外的实干家,诗酒趁年华!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爱读书

赏析

这首词为双调,比原来的单调的《望江南》增加了一叠。上片写登台时所见景象,包括三个层次。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这首词开头两句是说,登上超然台远眺,春色尚未褪尽,和风习习,吹起柳丝千条细。首先以春柳在春风中的姿态——“风细柳斜斜”,点明当时的季节特征:春意暮而未老。“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这一湾护城河水绕了半座城,满城内皆是春花灿烂。其次,三、四句直说,直说登临远眺,而“半壕春水一城花”,在句中设对,以春水、春花,将眼前图景铺排开来。“烟雨暗千家。”五句是说,迷迷蒙蒙的细雨飘散在城中。

《望江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爱读书

三个层次显示有一个特写镜头导入,再是大场面的铺叙,最后,居高临下,说烟雨笼罩着千家万户。满城风光,尽收眼底。这是上片,写春景。

下片写情,乃触景生情,与上片所写之景,关系紧密。“寒食后,酒醒却咨嗟”,进一步将登临的时间点明。寒食,在清明前二日,相传为纪念介子推,从这一天起,禁火三天;寒食过后,重新点火,称为“新火”。此处点明“寒食后”,一是说,寒食过后,可以另起“新火”,二是说,寒食过后,正是清明节,应当返乡扫墓。但是,此时却欲归而归不得。以上两句,词情荡漾,曲折有致,寄寓了作者对故国、故人不绝如缕的思念之情。“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写作者为摆脱思乡之苦,借煮茶来作为对故国思念之情的自我排遣,既隐含着词人难以解脱的苦闷,又表达出词人解脱苦闷的自我心理调适。

“诗酒趁年华”,进一步申明:必须超然物外,忘却尘世间一切,而抓紧时机,借诗酒以自娱。“年华”,指好时光,与开头所说“春未老”相应合。全词所写,紧紧围绕着“超然”二字,至此,进入了“超然”的最高境界。这一境界,便是苏轼在密州时期心境与词境的具体体现。

这这首词从“春未老”说起,既是针对时令,谓春风、春柳、春水、春花尚未老去,仍然充满春意,生机勃勃,同时也是针对自己老大无成而发的,所谓春未老而人空老,可见内心是不自在的。从这个意义上看,苏东坡实际上并不真能超然,这种似是非是的境界,真是苏东坡精神世界的真实体现。

这首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是典型的借景抒情。上片之景,有“以乐景衬哀情”的成分,寄寓作者对有家难回、有志难酬的无奈与怅惘。更重要的是,整首词表达思乡的感情,作者以茶聊以慰藉尤其突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11901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