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白夜行:纯粹的爱,纯粹的恶

作为一本优秀的小说,《白夜行》的定位十分困难。说它是推理吧,本格派嫌他诡计不够精彩,社会派嫌他剖析不够深刻;说它是言情吧,男主女主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对白,从开头到结尾,都披着侦探破案的外衣。倘若真的要贴个标签,只能勉强叫做推理言情小说。

也正因如此,《白夜行》的畅销可谓空前绝后。它是推理爱好者的必读作品,而许多对推理丝毫不感兴趣的人,也将它列为自己最喜爱小说的书单。精巧的构思,暗黑的情节,遍布全书的伏笔以及经典的人设,让这本书在无论在推理还是言情界都成了一股清流。

白夜行:纯粹的爱,纯粹的恶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这是小说将近结尾,女主角唐泽雪穗说的一段话。一直戴着精致面具的雪穗,似乎终于在此时放松了警惕,承认自己一直生活在黑夜之中,只有一缕光同行。

她不知道的是,很快,她就会永远失去这缕光,形单影只地在黑夜中行走。

桐原亮司死了,死在了自己心爱的剪纸刀下。十九年前,他用这把剪纸刀杀死自己的父亲,将雪穗从污泥中救出;十九年后,他杀死自己,消除雪穗和过往的最后一点联系,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跻身上流生活。

可这并不是一个骑士拯救落难公主的故事,它不美,不浪漫,最后也没有好结局。男主女主自是悲惨,沾上他们的人也得不到幸福。

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之间是不是爱情,历来极具争议。因为我们评断爱情,是基于正常的认知与自我的经验。而这两个人,一个小小年纪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一个小小年纪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他们之间的感情,实在不能以常理度之。

白夜行:纯粹的爱,纯粹的恶

但即便不是我们所定义的“爱情”,二人间也是存在着纯粹的爱。这种爱牵及生命与灵魂,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羁绊。

想象他们的相遇,宛如大海里孤独的两艘船望见了彼此。两个饱尝人生之苦的孩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朋友,有了童年该有的感觉。对方就代表了一切美好,是不堪入目的生活中唯一的调剂。

可是命运终于狠狠撕开了祥和的面纱。在那座灰尘密布的废弃大楼里,亮司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强暴雪穗,震惊中举起了本是要给雪穗表演剪纸的剪刀。

亮司为雪穗杀了自己的父亲,雪穗也为亮司杀了自己的母亲,两人自此埋葬了善意、良知,手牵着手在黑夜中走路,所拥有的只有对方,能信任的也只有对方。

书中说他们两个是枪虾和虾虎鱼,互利共生,谁也离不开谁。所以当亮司死后,一向处变不惊、擅长演戏的雪穗没有表现出震惊、害怕,而是“面无表情”——她已经没有维持表情的力气了。

在别人眼里,雪穗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完美女性,谈吐高雅,举止得体,像一个名门闺秀。她用这个形象蛊惑人心,而这张画皮,只有在亮司面前才能脱掉。在亮司面前,她不用再伪装,不用再小心地藏住眼神中的刺,她可以无所顾忌地显露自己的野心、欲望。

她对亮司放心、信任、依赖。他知晓她的不幸,理解她的阴暗,他是她最锋利的武器,最坚强的后盾。她仅有的人性,只为亮司留存,亮司死了,她最后的血肉气也没了,成了一个“白色的幽灵”。

从卑劣丑恶的深渊中拼杀出来,灵魂相依在一处取暖,如果到此为止,这将是一个温情美好的故事。可是加上数条人命和许多人被毁掉的一生,这份爱就变得沉重、阴暗、畸形,像地狱里妖艳的花,虽然美丽,却不容于尘世间。

被恶魔伤害过的人,有的会站起来驱逐恶魔,有的会变成恶魔再去伤害别人。唐泽雪穗就是后者。她曾说:

人的肌肤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听说,一个人的肌肤会记住所承受过紫外线的量。所以晒黑的皮肤就算白了回来,等到年纪大了,伤害依然会出现,黑斑就是这样来的。

这段话就是对她行为的最好注解。幼年所受的伤害,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纵然跃出原来的生活圈子,她依然记住自己所承受的伤害。

母亲为了生计,逼着年幼的女儿卖身,那时的雪穗不能反抗,无力掌控自己的生活,这让她对掌控力有着强烈的需求。长大之后,她所做的事情不仅是为了自己独立,不受任何人摆布,而且要掌控别人。

可是幼年的痛苦并没有让她多出什么悲悯之心。相反,她似乎乐于见别人经受同样的痛苦。她设计强暴同学、朋友、继女……她也成了一个她母亲那样的人。

我们常说“出淤泥而不染”,但更多的情况是,经受过卑劣与下流,身上就不可避免地沾染上卑劣与下流。那些人伤害的绝不仅仅是雪穗的身体,他们还将她的心灵扭曲到无法回转的地步。

我们同情和怜悯的,是那个在恶魔手里挣扎的孩子,当她自己也成了恶魔,我们只能狠一狠心,希望她早点死去。一个人所经受的伤害并不能成为她伤害别人的辩护词,还是那句话:情有可原,罪无可恕。

唐泽雪穗身上的恶是一种提纯的、理智的、泯灭了人性的恶。看她步步算计,招招致命,把得牢,熬得住,做得彻,末了又拿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蛊惑人心。她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每一个神态都是伪装。所有人都是她利用的棋子,所有人都是她进阶的法门,她对这些人毫无感情,弃若敝屣。

在她身上,你完全看不到真实的感情。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她的表演。她不是人,而是一具精雕细琢的冰雕。

与她相比,亮司还有些人情味。我们能看到他对雪穗耐心的守护,对园村真诚的祝福,对“在白天走路”的渴望;我们能窥见他内心的悸动。他是一个凡俗的恶人,游走于黑色地段,心里向往着阳光。

但他永远也不可能在阳光下走路。他的手上沾了太多血。

白夜行:纯粹的爱,纯粹的恶

这两个人,一个冷漠阴狠,一个暴戾残忍,他们的灵魂千疮百孔,早已无可救药。一切的悲剧缘起于二人不称职的父母,可是父母死去后,悲剧依然继续。为了掩饰最初的丑恶,必须不断去做更丑恶的事情,这个恶性循环从十九年前已经注定。也许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开始就被绳之于法。

从社会角度,我们惧怕这种纯粹的恶,但是从读者角度,我更乐于欣赏这种恶。在读这本小说前后,我读了《围城》。《围城》中并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可是小人物的虚伪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中未净的刺”,唯其真实,就更让人汗颜。

纯粹的恶,高级的恶,本就有一种阴暗的美感,如狮子搏兔,老虎抓羊,虽是血腥残忍,却有畸形的赏心悦目。而低贱的恶,或者称之为人固有的丑陋,就如“载蠕载袅”的蛆虫,让人全身都不适意。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纯粹的恶离我们太遥远,而低贱的恶就在我们身边,甚至在我们身上,我们要用极大的精神力量才能远离它。阅读高级的恶,大可以作为一个旁观者,惊叹惋惜;而阅读低级的恶,就好像在照镜子,常常芒刺在背,汗下如雨。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移步微信公众号

艾读小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