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阕雪花词,落一笔天涯寒,如若纳兰

写一阕雪花词,落一笔天涯寒,如若纳兰

这是一首词的天下, 用笔墨铺开了他的天涯, 他本就不属于这红尘的繁华, 懂他,是那悲笳声声如洒, 如他,是那寒…

煮雪烹茶间,享一季冬的安然,不枉此人间百年

煮雪烹茶间,享一季冬的安然,不枉此人间百年

冬季的萧瑟,总是让人有一种百无聊赖的感觉, 却也时有难得的心静时分,静听风萧雪落,心起一片空明。 在冬色的笼罩…

原来,一个喜欢文字的女人,是这样的

散文 | 原来,一个喜欢文字的女人,是这样的

-01- 曾经,有一个烟花一样的女子。 她踏光阴而行,将一世情缘,在荒凉沙漠里,独对明月清风,将一身行囊都寄语…

散文丨伍嘉祥:紫微山下 寂寞陈炯明

散文丨伍嘉祥:紫微山下 寂寞陈炯明

紫微山下 寂寞陈炯明 文丨伍嘉祥 闻说民初的军事强人陈炯明归葬于惠州鳄湖的紫微山, 经朋友事前指点:陈墓在西湖…

散文|约翰·厄普代克:学门手艺

散文|约翰·厄普代克:学门手艺

学门手艺 文|约翰·厄普代克 “动态雕塑?”弗格雷心头一沉,重复着电话里的话。他是一位享有世界声誉的废品雕塑大…

散文|麦家:人生的中途

散文|麦家:人生的中途

人生的中途(节选) 文|麦家 博尔赫斯和我 他带来了那些基本的词语 时间会把它们组成的语言 抬举为莎士比亚的音…

散文|杨献平:虚惊一场,以及隐隐作疼的内心

散文|杨献平:虚惊一场,以及隐隐作疼的内心

虚惊一场,以及隐隐作疼的内心 文|杨献平 有一些时间长过一生 黑中午 2005年8月5日,儿子病了:尿崩症(待…

散文 | 海勒根那:草原上的事物

散文 | 海勒根那:草原上的事物

草原上的事物 文 | 海勒根那 云雀与蒙古百灵 在草原上,有两种鸣禽我总是分不清,一为云雀鸟,一为蒙古百灵,它…

散文 | 蔡测海:牛下麒麟猪下象

散文 | 蔡测海:牛下麒麟猪下象

牛下麒麟猪下象 文 | 蔡测海 多好村在一地西北角。古书中天倾西北的意象。正午时分,也是斜阳。水东南流向。这地…

散文|汪曾祺:舂粉子,就快过年了

散文|汪曾祺:舂粉子,就快过年了

舂粉子,就快过年了 文|汪曾祺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时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

九十年代初,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虽是在职脱产学习,但也算圆了一个大学梦。那时考大学,被誉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散文 | 江 子:遂川的茶

散文 | 江 子:遂川的茶

在中国的绿茶谱系中,江西遂川的狗牯脑,名字也许不算文气,甚至有点朴拙拗口,但却是大有来头的物种,相传还与爱尝百…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