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蔡瑛:夜行者

像突然中了邪一样,你躺在床上,眼神茫然,手却在空中乱舞,像风中凌乱凄惶的枝丫。瑛仂,瑛仂。你喊着我的名字。不顾…

散文 | 王蔚:反盗版图书手记

深夜里,手机吱吱震动了几下,我惊醒,忙抓起来看:“已经开印,有急活又停了。等有消息我再和你说。” 果然是他,我…

散文 | 胡竹峰:坐看

脑海有这样一幅场景: 小村初夏,淅淅沥沥一夜细雨。晨起,雨过天晴,晓色清明。山林浮动薄薄的天光,一幅虚澹的美景…

散文 | 潘旭涛 叶子 李贞 刘乐艺:小时候的年味

欢声笑语寻年味 潘旭涛 回忆儿时的春节,最先浮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张笑脸。我想,年味应该是欢乐的味道。 我出生在山…

散文 | 乔忠延:漫谈中国文化里的兔

虎虎生机在延续,玉兔随同春光至。 2023年在农历中属于兔年。兔在时辰中与卯时对应,称作卯兔。卯排在农历的二月…

散文 | 裘山山:队伍上的伙食

我很少写到吃,盖因为不善厨艺。我曾深刻反省,老妈的厨艺超级棒,我为此写了一篇《厨房超人》赞美她。老姐也不错,基…

散文|蔡磊:燕窝

我建设过的城市,没有一个让我留下。 进城,以为只需一张车票,原来需要一个房本。都是一张纸,车票花了几张百元大钞…

散文 | 郭文斌:为什么过了腊八就是年

北方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民谣:“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那么,为什么过了腊八就是年呢?除了腊八之后…

散文 | 蒋子龙:还是“俗年”好

在传统习俗中,数过春节的年俗最多、最繁杂,从腊八到二月二“龙抬头”,几乎天天都有讲头。年俗、年俗,年必须有“俗…

散文|鲁顺民:在河的那一边

入准格尔旗(以下简称“准旗”),自矮三分。因为河对岸的准旗是我的姥姥家。进村入户,格外小心。见了男的是舅舅,见…

散文 | 陈冲:我们将死于梦醒(选读)

黎明时分我走出隔离酒店,月亮还高挂着,天空慢慢泛出蓝色的光,希望在夜和昼之间仿佛重新诞生。一股莫名的感激涌上心…

散文 | 刘妍:追姑娘,姑娘追

年的脚步越来越急促,似乎赶不上人们年关的步履匆匆。两者心情却相似,迫不及待、满心欢喜。小城阿勒泰青河县的库兰和…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