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埃利亚斯·卡内蒂:人的疆域

译 | 李佳川 我们的白天各色各样,我们的夜晚却有着同一个名字。 可能诗人是那种,通过感知过去去预言未来的人。…

随笔 | 毕飞宇:我深深地爱上了苔丝

阅读是必须的,但我不想读太多的书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年头的书太多。读得快,忘得更快,这样的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随笔|朱盈旭:人间朝暮

我没见过祖母。听说,她是个美人。 我想起了美人祖母居住的小村子。老屋檐,黑木门,绣花门帘,一束老夕阳。阴湿,古…

随笔 | 翦一休:人生境界与人性的边界

随笔 | 翦一休:人生境界与人性的边界

人生境界与人性的边界 文 | 翦一休 当第一次来到海边,遥看浪逐天际,你会无语;在夜晚凝视天空,满眼星汉灿烂,…

随笔 | 陈平原:文学是最好的教育

随笔 | 陈平原:文学是最好的教育

文学是最好的教育 文 | 陈平原 今天谈教育,最响亮的口号,一是国际化,二是专业化。这两大潮流都有很大的合理性…

随笔 | 海飞:阁楼里的一道光

随笔 | 海飞:阁楼里的一道光

阁楼里的一道光 文 | 海飞 夜深人静,我需要不由自主地去想念老上海弄堂里一座遥远的阁楼。阁楼屋顶有一块明瓦,…

随笔 | 赫尔曼·黑塞:获得教养的途径

随笔 | 赫尔曼·黑塞:获得教养的途径

获得教养的途径 文 | 赫尔曼·黑塞 译 | 杨武能 真正的修养不追求任何具体的目的,一如所有为了自我完善而作…

随笔 | 钱穆: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随笔 | 钱穆: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如何安放我们的心 文 | 钱穆 一 如何保养我们的身体,如何安放我们的心,这是人生问题中最基本的两大问题。前一…

散文丨聂作平:三峡楼台,杜甫的夔州岁月

散文丨聂作平:三峡楼台,杜甫的夔州岁月

三峡楼台,杜甫的夔州岁月 文丨聂作平 1 我在草堂镇下了沪蓉高速,顺着一条泥泞土路沿江而行。路在半山腰,与路相…

随笔 | 梁晓声:写《人世间》,是因为我相信好人多

随笔 | 梁晓声:写《人世间》,是因为我相信好人多

著名作家梁晓声 写《人世间》,是因为我相信好人多 文 | 梁晓声 1 我的小说创作,从内容上基本可分为两部分。…

​随笔|朱德庸: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

​随笔|朱德庸: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

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 文|朱德庸 小时候上幼儿园,老师必须把我的座位单独排在窗口。因为如果不能一直凝…

不敢打扰那么想念的你,你听不到我的叹息

随笔:不敢打扰那么想念的你,你听不到我的叹息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身影就在我的心底生根发芽、抽枝伸展,然后慢慢地一点点长大,直到我的每一次呼吸都能感…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