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钱钟书笔下的“鲍鱼之肆”,却是方鸿渐初恋的“玫瑰”

《围城》:钱钟书笔下的“鲍鱼之肆”,却是方鸿渐初恋的“玫瑰”

钱钟书在《围城》中,主人公是以男性为主,围绕着方鸿渐,延展、联系出一系列周边人物,按照距离方鸿渐的远近,得到不…

《围城》:女人,少一点“控制欲”或不那么“装”,可能会更幸福

《围城》:女人,少一点“控制欲”或不那么“装”,可能会更幸福

钱钟书一生,只写过《围城》这一个长篇小说,然而就是这一篇,有着定乾坤的功力。 在《围城》中,钱钟书用辛辣的讽刺…

杨绛为什么隐藏了钱锺书的女学生?

杨绛为什么隐藏了钱锺书的女学生?

中国人读小说,最喜欢走“索隐”路线。张爱玲读《孽海花》,为的是要看看“爷爷奶奶的故事”,她感叹世人读《红楼梦》…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