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李蕾:父亲的夏天

散文 | 李蕾:父亲的夏天

父亲的夏天 文 | 李蕾 1998年,我19岁,考上了大学。这一年的夏天,我和父亲到青岛卖西瓜。 西瓜,是父亲…

散文 | 克里斯蒂安·博班:缺失的部分

散文 | 克里斯蒂安·博班:缺失的部分

缺失的部分 文 | 克里斯蒂安·博班【法国】 译 | 赵丹霞 她一个人。在火车站的候车室,在里昂帕特罗车站。她…

时光深处 书一笺回忆的静美

时光深处 书一笺回忆的静美

时光深处 书一笺回忆的静美 一粒佛珠 回忆,是一粒种子,在岁月的沃土里生根发芽。无论风霜侵袭,冰雪摧残,种子都…

守一份初见,落字为安

琉璃疏影 | 守一份初见,落字为安

文/琉璃疏影 那一天,我的字不小心落入你的城。没有刻意,没有邀约。只是因为前世,欠你一段深爱的时光。 那一月,…

散文丨人邻:一些事,一些人

散文丨人邻:一些事,一些人

一些事,一些人 文丨人邻 1、小鸡 多年过去,我还记得那只小鸡。不知为什么,我有点厌恶隔壁的那家人,也许,是他…

散文丨汪曾祺:我的母亲

散文丨汪曾祺: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文丨汪曾祺 我父亲结过三次婚。我的生母姓杨。我不知道她的学名。杨家不论男女都是排行的。我母亲那一辈&…

散文丨鲍尔吉·原野:樱桃花在枝头想念樱桃

散文丨鲍尔吉·原野:樱桃花在枝头想念樱桃

樱桃花在枝头想念樱桃 文丨鲍尔吉·原野 说“樱桃花”像说一个消失的人,过去见过、后来却见不到的人。樱桃花是被大…

散文 | 傅 菲:虫与猴

散文 | 傅 菲:虫与猴

虫与猴 文 | 傅 菲 死 囚 在黄歇田,进村讨水喝。一个中年人在砍葛根,妇人在脚边摆个小碗,掏葛根里的虫蛹。…

散文 | 梁实秋: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

散文 | 梁实秋: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

我不愿送人,亦不愿人送我 文 | 梁实秋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遥想古人送别,也是一种雅人深致。古时交通…

散文|李沛新:瘦父如山

散文|李沛新:瘦父如山

瘦父如山 文| 李沛新 画眉江面水潋滟,回龙岭上静悄悄。 我陪父亲沿着村道转了一圈,回龙岭上的人们,大部分已经…

散文丨黄国钦:德庆有柑不逊人

散文丨黄国钦:德庆有柑不逊人

德庆有柑不逊人 文丨黄国钦 我的家乡潮州,盛产蜜柑,不久之前,我写潮州府辖地的《潮州传》,里面就写到:“潮州诸…

散文 | 陈蔚文:流光:歌声与回忆

散文 | 陈蔚文:流光,歌声与回忆

流光:歌声与回忆 文 | 陈蔚文 “以身外身做梦中梦” 在小餐厅等朋友,传来熟悉的歌声,是蔡琴。久违而亲切,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