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尔克.舒比格:展示品

于尔克.舒比格:展示品

在斯图加特的一个公园里,来了一位先生,他手里端着一个纸盒,盒子里有一只天竺鼠。他打开盒子,把天竺鼠放到草地上。…

朱光潜:谈静

朱光潜:谈静

朋友: 前信谈动,只说出一面真理。人生乐趣一半得之于活动,也还有一半得之于感受。所谓“感受”是被动的,是容许自…

阿尔丰斯·都德:柏林之围

阿尔丰斯·都德:柏林之围

我们一边与韦医生沿着爱丽舍田园大道往回走,一边向被炮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墙壁、被机枪扫射得坑洼不平的人行道探究巴黎…

阿城:树王

阿城:树王

走不到好久,便望到树王了。树王的叶子在烈日下有些垂,但仍微微动着,将空隙间的阳光隔得闪闪烁烁。有鸟从远处缓缓飞…

朱自清:谈抽烟

朱自清:谈抽烟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

王小波:肚子里的战争

王小波:肚子里的战争

我年轻时,有一回得了病,住进了医院。当时医院里没有大夫,都是工农兵出身的卫生员——真正的大夫全都下到各队去接受…

都筑道夫:梦影

都筑道夫:梦影

“前世,你是我初恋的情人。你也深深爱着我。但是,因为身份不相当,我们竟不能结合在一起!”青年正经地说。 绢子惊…

严歌苓:性化学杂想

严歌苓:性化学杂想

假设我们面前的电影镜头中,是推成特写的一片肌肤,完美的光线,偏暖的色调,使它进入你视觉时不仅可视,并且可触可嗅…

伊丽莎白.罗巴德:地铁里的狗

伊丽莎白.罗巴德:地铁里的狗

20岁那年,我第一次离家在外居住,所以我养了只狗做伴,它就是包福。虽然它体重比我还重,还有一口利牙,可是却很温…

毕淑敏:泥沙俱下地生活

毕淑敏:泥沙俱下地生活

有年轻人问,对生活,你有没有产生过厌倦的情绪? 说心里话,我是一个从本质上对生命持悲观态度的人,但对生活,基本…

余华:荒诞是什么

余华:荒诞是什么

  我写下过荒诞的小说,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荒诞派作家,因为我也写下了不荒诞的小说。荒诞的叙述在我…

诗歌选读 | 湖南黔城女诗人柴棚,我派十万吨雪花 赶往你的小镇插图

诗歌选读 | 湖南黔城女诗人柴棚,我派十万吨雪花 赶往你的小镇

柴棚,女,本名周玉梅,20世纪70年代生于湖南黔城。其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上海文学》《星星诗刊》《诗…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