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旅游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第一眼是惊艳,再一眼是难忘,中国人总是莫名地对乌镇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乌镇和所有的江南水乡一样,以河成街,街桥相连,依河筑屋,水镇一体,但从前的乌镇不是这样的,它虽为“江南六大古镇”之一,却是最晚开发的那一座城。1995年的乌镇,在陈丹青的笔下是这样的:“东西栅破败凄凉,剩几户老人,听评弹,打牌,河边衰墙边停着垃圾堆、鸟笼子、还有家家的马桶,年轻人走光了。全镇完全被世界遗忘,像一个炊烟缭绕、鸡鸣水流的地狱。”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就是这样一个地狱般的地方,也曾是木心难以忘怀的故乡,可他还是在离开乌镇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永别了,我不会再来。”这句话也许是送给从前的乌镇的,旅美十多年,晚年的木心终究还是回到了乌镇居住。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现在的乌镇是中国古镇的表率,打响这一张名片的人有许许多多:是改造乌镇的陈向宏;在在乌镇举办戏剧节的黄磊、赖声川;是一生为乌镇代言的刘若英;是马云、李彦宏、雷军、刘强东……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许是名人吸引,乌镇成了许多人的打卡地,但反过来想一想,乌镇用何种魅力吸引名人?许是它骨子里古典清雅,艺术丰厚,才让黄磊、赖声川选择在这里扎根,举办“乌镇戏剧节”;许是这里文化深厚,文人辈出,茅盾文学奖得以在此落户;许是这里古典与现代相撞,所以才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举办地……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朋友,我劝你千万莫要死钉住在上海那样的大都市,成天价只把几条理论几张统计表或是一套‘政治江湖十八诀’在脑子里倒去颠来。到各处跑跑,看看经济中心或政治中心的大都市以外的人生,也颇有益……所以此次虽然是一些不相干的事,我倒很愿意回故乡走一遭。”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1932年,“一·二八”事变乌云未散,作家茅盾从上海返回乌镇,写下了这篇《故乡杂记》。江南是中国人心灵的归宿,八十多年过去,时势早已不同,来到乌镇的人们的心境却颇相似:不想被钉在大都市里的人们,出来感受别样的人间,获得内心的宁静。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相比制定详细周全的游览路线,漫无目的地闲逛可能更适合这个江南水乡。随意地走进某条小巷,脚下的青石板被岁月磨得发亮,古老的门板散发出木制的清香,仿佛置身于那古老的年岁之中。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乌镇一天中最美的时候是清晨与傍晚。清晨,河道上会漫起薄薄的雾气,仿佛梦境。傍晚,夕阳西照,游人散尽,一个生活着的乌镇出现在眼前。

乌镇:是一眼万年的悸动

如果你也曾向往,乌镇会用它漫长是岁月里的柔情,一点一点化开你纠葛地的心绪。它曾死过一次,现在却活得光彩照人。

来源: 旅居优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733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