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百年红楼 袭人委身贾宝玉,是否故意的?她的一条汗巾给出答案

袭人委身贾宝玉,是否故意的?她的一条汗巾给出答案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情,曹雪芹将之写得很美。“初试”代表开始。两个人共同分享了人生的成长,对双方来说都是终生难忘。至于原文描写的“偷试”,并不是贬义。贾宝玉当时在贾母院中居住,丫鬟婆子一大堆,他自己就有八个丫头,也是难为他们如何寻到不被人发现的时间。袭人委身贾宝玉,我的观点一以贯之,就是袭人有意为之促成的这次“偷尝禁果”。

袭人委身贾宝玉,是否故意的?她的一条汗巾给出答案

(第六回)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表面看是贾宝玉强拉着袭人“偷试”,实则是袭人半推半就。对贾宝玉这种初通人事的毛头小子,袭人在身边本就是诱惑,加之她听闻秘事又不跑开,羞不可抑却只掩面而笑,最妙是“伏身”二字。伏谁的身?往哪里伏身?袭人的心意都在这“伏身”二字中,贾宝玉再愣头青,也知道她多半是愿意的。至此,二人因为亲密接触,关系变的与别人不同,贾宝玉彻底离不开袭人。

袭人的心思不难理解。她本是好人家的女孩,被父母卖到贾家为奴。从自由人到奴隶,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她,只有靠自己努力把握命运。为此,袭人拼命工作得到贾母认同,全心全意伺候好贾宝玉,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改变奴才命运。她期盼贾宝玉对她抛出橄榄枝不是一天两天。作为贾宝玉身边第一丫头,袭人比谁都知道,她与贾宝玉的妾的身份,不过就是一层窗户纸。就看谁先捅破这层关系而已。事实证明,袭人是大胆的,也是聪明的。

袭人委身贾宝玉,是否故意的?她的一条汗巾给出答案

(第二十八回)至次日天明,方才醒了,只见宝玉笑道:“夜里失了盗也不晓得,你瞧瞧裤子上。”袭人低头一看,只见昨日宝玉系的那条汗巾子系在自己腰里呢,便知是宝玉夜间换了,忙一顿把解下来,说道:“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过后宝玉出去,终久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

贾宝玉系着袭人的汗巾子去参加宴会。半途与蒋玉菡情投意合,二人互相换了汗巾子。这一波操作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细思量也有意思,林黛玉的判词图画是“四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汗巾子也好,玉带也罢,都是腰带,带有缠裹,拴牢之意。蒋玉菡替北静王将汗巾送给贾宝玉本有拴劳贾家之意。不想贾宝玉将汗巾子给袭人,难得袭人像林黛玉对鹡鸰香念珠一般,坚决拒绝茜香罗汗巾。两人相同的动作,喻示二人与贾宝玉有缘无分的结局。但茜香罗汗巾半夜又到袭人腰间,就与她与贾宝玉“偷试”一样,是袭人半推半就了。

袭人被贾宝玉夜里不知不觉系汗巾这件事,暴露了袭人非常享受与贾宝玉这种属于二人的亲近。贾宝玉喝醉酒回来,动手绝不会轻手轻脚,汗巾子系在腰上,抽出来再系上也绝不容易。袭人除非睡死过去,不可能不知道。她装不知道就是给贾宝玉一个表示亲近的机会,装睡与当初的“伏身”一样是故意的。当然,袭人这次装睡本身不是要贾宝玉与她发生什么,而是给贾宝玉创造第二天的所谓惊喜。

袭人委身贾宝玉,是否故意的?她的一条汗巾给出答案

袭人与贾宝玉的关系,一直是袭人在把控主动,她的欲擒故纵,屡屡上贾宝玉离不开她,更加依赖。她与贾宝玉表现的亲密异常,就是为了彻底拴住贾宝玉,让贾宝玉离不开她。她当初勇于献身是如此,系汗巾子装不知道也是如此。袭人就像一根汗巾子,想拴住贾宝玉以求获得自己人生的蜕变。可惜事与愿违,她终究没能如愿以偿给贾宝玉做妾。反倒嫁给了她口中的“混账人”蒋玉菡,谈不上讽刺,只能说世事无常。

「文/君笺雅侃红楼」

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击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都有新内容更新。欢迎收藏,欢迎转发,感谢赞赏。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红楼梦》绘全本·清·孙温

来源: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730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