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读书有感 正文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本文系作者原创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沧海拾贝

帝都雪夜似荒原,大漠蔷薇盛似血。

彼岸玫瑰如夕影,芬芳指间落尘沙。

镜中朱颜零落花,满城碧色飞天际。

风动花铃护谁家,织梦听雪落忘川。

——记沧月作品

谨以此纪念看过的沧月的小说(非全部)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第一次知道沧月这个名字,是初中时逛书店的偶然一瞥。沧海遗珠,眼泣成珠,蓝田日暖,良玉生烟。美得如诗如画的名字,然后却让人嗅出了苍凉与悲伤的味道。

“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封面上这行文字虽然不长,却猛地戳中了我的内心。也正是从这一本书开始,我便深深地痴迷于这个关于听雪江湖的故事,心中久久无法平静。直到前几年,看了《忘川》,这个陪伴了整个青葱岁月的武侠传说,终于画上了句号,却仍旧带着几分伤情与凄凉,或许只有这样的故事才会让人铭记于心吧。

沧月出版的小说众多,其中让我最为深刻的应该算是听雪楼的江湖传奇了。书目包括《护花铃》《血薇》《指间砂》《荒原雪》《忘川》。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听雪楼护法——紫陌、黄泉、碧落、红尘

四位护法的重要性对于听雪楼不言而喻,在这里看似一个个厉害的很角色,谁不是千帆过尽,看尽了世情冷暖,紧闭心门的背后是曾经无尽的酸楚与痛苦,这样的人生让人唏嘘。他们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虽然这种温暖并不足以再让他们回到曾经的心境,但至少能够少一些痛苦的回忆。

紫陌——何须怨风月,终归岚雪阁

紫陌,原名紫黛,掌管着听雪楼的情报机构岚雪阁。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不过是儿时随口说出的一句诗便令父亲大怒,似乎也判定了紫黛的结局。不过是十六岁,她已经是风月场里的招牌。或许她不曾想到,距离家不远处朱雀大道上那座深宅大院会是自己最终的归宿。父亲下狱,谢家趁人之危娶她做妾,一切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若干年后,终于在风情苑又遇到了他。那个曾经在街上救过她的公子——萧忆情。她以为他已经忘记了那日的场景,但他却清晰地记得一切。紫黛主动请求加入听雪楼,萧忆情应允了,并非因为昔日相识,而只是她有广泛的人脉关系,能够搜集到天下的情报。虽然这样的情况听上去略显残酷,但至少听雪楼可以护她一世周全,不必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只是紫陌此刻已经明白,她永远都走不进萧忆情的心中了,因为那个绯衣女子的存在。朱雀大道上那惊鸿一瞥,就让它停留在最初的模样,紫陌心中也会永远记得这一幕曾给自己带来的无尽的温暖。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碧落——小妗今何在,仙女归碧落

碧落,原名江楚歌,是江南声名远播的剑客,号称“琴剑双绝”。然而,在攻打幻花宫成功之后,听雪楼的碧落护法烂醉如泥,口中喃喃自语,却只有两个字“小妗”。连绯衣女子也不禁好奇,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能让风流潇洒的江南剑客如此狼狈失神。

金华府,兰溪边。江楚歌与人中龙凤一战。回风流雪剑法虽然是天下无双,却仍旧不是血薇剑的对手,但即便如此,萧忆情还是给了他极高的赞赏。“如此人才,能为我所用则可,若不能,必除之!”能让听雪楼楼主如此忌惮的人,天下恐怕也是屈指可数。

在挑战血薇未果后,江楚歌已然受了内伤,但他却仍旧要向那位病弱公子挑战。一百七十九招过后,江楚歌的鱼肠剑脱手,或许败于夕影刀之下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他有求于听雪楼,与其说这是挑战人中龙凤,倒不如说是在他们面前显示自己的能力,他要借助听雪楼之力,找到那个俏皮可爱的红衣女子。这一夜过后,江楚歌改名碧落,成为听雪楼护法之一。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深山老林之中,竹楼上扔下雨伞的名叫小妗的红衣女子,便是碧落一生的劫数。同样,江郎也是小妗命中的情劫。如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一人抚琴,一人横笛,仿佛时间永远停留在了这最美好的一刻,直到他对她起了疑心,而她也明白,有些事情终究是逃不过的。

小妗乃苗疆女子,下蛊或许是她们最寻常的手段。江楚歌看到那些粉末自她的指中落下,离开这里已是势在必行,原来她也想要强行留住自己吗!那朵踯躅花的种子小妗终究还是给了他,她这一生若没有遇见他,便真的是白白浪费了。她用自己的命换了他的安好无虞。

再见面,却只看到了石像之下那苍白没有生气的脸孔,一切都太迟了。他曾游戏风尘,从不信什么坚贞与永恒,却偏偏遇见了这样一个女子。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他失去了挚爱之人,只能每日以醉酒麻痹自己,但是他真的还会醉吗?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红尘——难忘紫竹调,携手同归去

红尘,最擅长的是毒药与暗器。听雪楼响起的那段熟悉的旋律,那个熟悉的名字——紫竹调,将红尘的思绪再次带回了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岁月。

家境清贫,母亲只能以皮肉生意维持生计,那时的红儿怎么能理解母亲的苦心。母亲毫不留情地破口大骂,将她赶出家门,她的心中便产生了恨意,一个孩童心中的恨是很可怕的。

那个庙祝或许成为改变红尘一生命运的关键人物,他将自己所学全部教授给了红尘。红尘就真的先写让所有永阳坊的人死于自己的一时冲动。在井边徘徊,并非是她想轻生,而是想毒死那些人。

直到多年以后,那个绯衣女子一语道破了玄机,那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母亲不过是在用唯一能够保护她的方式去保护她而已,可是她竟然生出的是恨意。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狱中的母亲已经是油尽灯枯,红尘也终于有机会亲口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尽管有些事已经无法改变,但至少她见到了母亲最后一面。

拜月教一役中,即便红尘使出浑身解数,仍旧无法伤及那个白衣祭司分毫,她几乎已经放弃了生存下去的希望。这个时候,碧落却告诉她,一起杀出去。或许,在红尘的眼中,原本以为这是无望的局面,听雪楼又有谁会顾自己的安危,没有想到碧落竟然会如此。

是啊,听雪楼中的人并非全是冷血淡漠的。抛开私情杂念,至少碧落和红尘同为护法,是一起战斗的伙伴,他和她真的一起杀了出去,他也因此而受了重伤,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红尘与碧落之间的感情也很难解释清楚。当他弹起紫竹调的那一刻,她的心中无疑是温暖的,可是她也很明白,无论童年时光怎样惨淡,她终究是再也回不去了,即便人回到了永阳坊,一切也似乎都没有变,但是她早已不是那个红儿,而只是听雪楼的护法之一红尘。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黄泉——天理存正义,持剑听雪落

黄泉,一个倔强而赤诚的男孩。田间看到那匹老马再也没有力气,却仍旧挨着恶少的皮鞭,黄泉心中升起无尽的愤怒,可是无奈自己的力量太薄弱,根本无法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

天理会也并非是他的良择,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初心,在这里并不能得到最好的诠释。那个病弱的公子告诉他,究竟如何才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去维护心中的那份纯净。

黄泉或许不知道,曾经一个紫衣女子在路过田野之时,看到了他,便只是这一眼就已经足够改变他的命运。

加入听雪楼已经是他唯一的选择。但是他不会后悔,因为那个病弱公子,同时也因为那个紫衣女子。他的心,他的血,始终还是热的。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人中龙凤相爱相杀

萧忆情处事雷厉风行,心思缜密,却始终是一副云淡风轻,淡然从容的样子,全身散发着优雅的书卷气,而那病恹恹的状态似乎还能博得外人几分同情。舒靖容,经历了童年变故之后,心中便多了一堵厚厚的墙,任谁也再难走进去。那样幼小的一个女孩便抱住血薇剑不放,她的心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就冷了。

萧忆情与舒靖容被江湖人成为人中龙凤,看似走得很近的两颗心却有着很远的距离。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说到做事果决狠辣,舒靖容自然不是萧忆情的对手。或许这就是性别中天生的差异,即便舒靖容再强大,却仍旧无法改变自己心软的毛病。

当年对雷楚云是如此,现如今对石明烟又是如此。只不过雷楚云还算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哪怕听雪楼灭他满门,他的恨意似乎也渐渐淡漠了。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可是作为女人的石明烟却不同,即便她只是个小女孩儿,却仍旧将心中深深的怨恨化作了最终的行动。一个人砍断自己的双脚,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到底是装了多少的愤怒与怨念,这股力量实在强大到可怕。

宁可放过一个六十岁的老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孩童。这是不该违背的准则,可是舒靖容却在面对石明烟时,心突然就软了。因为她从石明烟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可是她却忘记了,自己日后变得如何强大。此时看似无害弱小的石明烟,未来就是萧舒二人同归于尽的始作俑者。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拜月教一战,白衣大祭司迦若牺牲自己,临死前那一句萧忆情,助我,至今想来仍让人无法平静。那样恐怖的恶灵,若不将他们引开,后果不堪设想,此时的迦若或许还是那只鬼降,或许是青岚,又或许只是迦若自己。他的记忆太复杂,复杂到他自己也不知自己究竟是谁!

可是舒靖容却偏偏认为他就是自己的大师兄,所以拜月教一役后,她的心中便打了一个结,无论如何再也解不开了。

萧忆情也一度认为舒靖容不会再和他一起回听雪楼了,但正如他所料,即便回来,有些东西已经留在了南疆,再也回不来了。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当他在密室中等待靖姑娘商讨东扩事宜时,等来的确实杀气腾腾的骖龙四式,但即便如此,血薇剑依旧不是夕影刀的对手,杀手的本能就是自保,在遇到威胁的时候,无论对面的人是谁,出手便不会留情。

萧忆情曾向舒靖容求婚,可是她却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愿意做寡妇。这句话在萧忆情听来,恐怕比任何利器的伤害都要严重得多,他只能苦笑。夕影刀却说出了真相,它的主人为了舒靖容落泪了。

只是他们两个人各自的戒心总归是太重,毕竟江湖的生存法则既如此,感情之于萧舒二人,早已经成为了触手不可及的奢侈品。即便他们是真的彼此有感情,可是无奈生于江湖,长于江湖,最后同归于江湖,是不是也是一种遗憾的圆满。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病——医者薛青茗

薛青茗虽然不懂武功,却仍然具有很强的存在感。每次谈起听雪楼的故事,青茗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是这个充斥着残忍与杀戮的江湖中的那一抹清流。

她只身前来听雪楼为萧忆情诊病。她顾不得那一套所谓的江湖规矩,她只是一个医者,所以她也是唯一一个把萧忆情当做普通人看待的人。

一句毫不忌讳的“你活不长了。”便体现了这个姑娘的赤子心性,她不懂隐瞒,也不愿意隐瞒。她是个医者,却对萧忆情的痨病束手无策。

她是个女子,对他倾心难以自拔,却深知远不及那绯衣女子与他相配。青茗的内心感受是复杂的。

在人中龙凤的坟前,一曲箫声罢,她将这支自小便带在身边的箫用力地摔得粉碎。的确,那个病弱公子再也不能和自己谈天说地,对弈拆招了。

可是青茗已经找到了能够治好他的方子啊!这样的伤痛恐怕再没有办法排解,她也发誓此生再不给江湖中人治病了。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神兵阁——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听雪楼主萧忆情的师妹池小苔与二楼主高梦非叛变,被镇压之后高梦非毙命,池小苔被囚。池小苔对于萧忆情是典型的因爱生恨,这一生既然无法得到他的爱,那么就让她死在他手上,让他永远记住自己也是好的。

只是池小苔没有想到,萧忆情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他不想杀她,只是不愿再见到她,她这一次又失算了。

人中龙凤离世之后,听雪楼修建了神兵阁,用来存放各式神兵利器,她的囚禁地点也换成了这里。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仍旧无法平静,她要每日都看着夕影刀,仿佛自己就在他的身边,而他也还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相思泪

相思泪,凄美的名字。只听名字,谁也不会想到这是唐门独门暗器。

南楚与神农之女秦婉词同来赴约。唐诤见南楚前来,心中淡淡失望,原来自己还不足以成为听雪楼主的对手。

唐诤想要与南楚来赌一局。一滴泪,两杯酒,一半生存,一半死亡。南楚支走了秦婉词,想要的只是一场公平的对决,这一点是出乎了唐诤的预料。他眼中听雪楼的人不都是恃强凌弱,不讲公平的吗?

同样出乎南楚预想的是唐诤并未下毒。唐诤将那最后一滴相思泪留给了自己,他们之间只能来世再会了。

可是南楚却犯了大忌,将身后大片空门留给了唐诤,在面对唐门高手时世人谁敢如此放松。此时他若想对南楚动手,得手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最终他死在了秦婉词的剑下,一切都是写定的命运。

唐诤身为唐门之人不得不与听雪楼对抗,但是他和南楚的友谊却从未断绝,两个人都是迫不得已,朋友间的对决或许才最为残酷吧。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碧玉簪

这个故事里大概是靖姑娘的那句话最戳人心——是这个世间病了。

是啊,谢府前进谢冰玉大婚时遭遇江湖恶贼截杀,新郎死于非命,她也跟随着夫君而去。这一切看似结束却并未结束,谢冰玉尚存一丝气息就被家人塞进了棺材,若不是听雪楼的人出手,谢冰玉就真的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本该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但是谢父却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反而是希望自己的女儿死,这样谢家的清白和名誉才能够得以保全。

谢冰玉喉咙处的伤口乃是玉簪所致,只是这伤口再如何恐怖,却比不上世上人心的险恶狡诈。

谢冰玉并不理解这样的局面到底是从何而来,本该是至亲之人,却做出了那样令人寒心的举动,她的心也已经死了。

好在听雪楼收留了她,虽然她不能说话,却可以在岚雪阁找到能做的事情,这个世间虽然病了,可好在听雪楼还是健全的。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金错刀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扉户出光芒。”——金错刀的光芒与威力不容小觑。萧忆情见到已经碎裂的金错刀,眼中满是惋惜之情。但是或许真正值得惋惜的不仅仅是这没有丝毫温度的兵器,而是霍青嵋与霍步云的感情。

听雪楼能够顺利攻破霍家,皆因霍青嵋出卖了自己的丈夫。她想借听雪楼之手报仇,杀掉霍步云,因为他背叛了自己。

曾经的霍青嵋也有一颗向往温暖和幸福的善良之心,可是她没有想到霍步云已经成为了霍家不可或缺的人物,即便是父亲也只能让自己委曲求全。

霍青嵋也好,任何女人也罢,正如萧忆情所说,女人的报复,真是让人心寒齿冷。只是或许他不曾想到,日后身边这个绯衣女子也会因为心中不满就痛下杀招,丝毫不留情面。

一个人的爱可以成全很多东西,同时一个人畸形而疯狂的绝望之情也可以毁掉一切,包括自己。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海上花

原来,曾经的美好是最难守住的东西,原来,曾经的罪恶却似乎永远都无法救赎。

他天生有着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一半是黑暗一半是黎明,可是却被认为是不详的象征,家道中落他被标价交易。

在集市上那个名叫雪儿的女孩温暖了他一直冰冷淡漠的心,他将稀世珍宝那朵海上花送给了她,并和她约定,海上花开的时候他就会回来了。

后来,海上花真的开了,开得妖艳美丽,世间罕见。可是她却没入了海水之中,只留给了他深深的遗憾,是他亲手毁掉了童年那一份唯一的纯真与美好。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七星剑

人性最深层处一定是黑暗的,这句话或许不仅仅适用于江湖。当考验没有来临的时候,或许人人都能做一个忠孝礼义的君子。但是,谁都无法预知,当要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麦任侠,年轻的一教掌门,意气风华,风华正茂。可是他却被人算计,推入了暗无天日的墓室之中,一切竟然是听雪楼那病弱公子的授意。目的,就是为了激发他的潜能。

或许麦任侠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可以撕咬同门尸体,而仅仅只是为了能够撑下去,他要活,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理由。

或许正如萧忆情所说,“其实人人的心里都是一只野兽。那些道德伦理只是象一个坚硬的面具,如果你敲破了它,会看见内里藏的只是丑陋不堪的畜类而已。”

这番话似乎是太过无情,但仔细去想,又似乎无力反驳。一个人被摧毁,原来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忘川——苏薇、萧停云、原重楼

听雪楼称霸武林多年,萧忆情的统治曾经如铁桶般密不透风,难以攻破。即便是内部的叛变、攻打拜月教、攻破神水宫、幻花宫、灭霹雳堂、除南宫无垢、灭金刀霍家等等一系列的战役,每一次都是听雪楼大获全胜。

朱雀大道上的那座深不可测的宅院,似乎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如何风雨交加,仍旧岿然不动,屹立不倒。或许是因为这里有人中龙凤,紫陌、黄泉、红尘、碧落四位护法,吹花小筑……

但即便再曾经固若金汤的铁腕统治,有朝一日终会瓦解。听雪楼的覆灭或许只是时间上的早晚,毕竟人中龙凤已经离世数十载,萧停云与苏薇的能力远远不及当年的萧舒二人。夕影刀、血薇剑哪怕重现江湖,重新聚首,却仍旧再难恢复听雪楼往日的辉煌。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那一场婚礼,不仅仅是四大护法的催命符,同时也是听雪楼覆灭序幕的开启。这一次他们再也没有能力可以力挽狂澜,听雪楼统治多年的江湖,早已变了模样。

当年风光无限却也是树敌无数,如今一朝衰落,必定是群起而攻之。拜月教的祭祀灵均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一个人三重身份竟然隐瞒得天衣无缝,无人察觉。

不得不说这应该是听雪楼威震江湖以来遇到的最大对手,曾经心生嫌隙的人中龙凤尚不知是否是灵均的对手,更不要说今日的萧停云与苏薇了。

每一个听雪楼之人都为心中的那份信仰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或许他们仍旧心有不甘,却终究无能为力,江湖的残酷永远超乎想象。

沧海月明珠有泪——解析沧月笔下的听雪江湖

听雪江湖伴随着我走过了从初中到高中,再从高中到大学的时光,那段时间,曾经也幻想着仗剑闯天涯。或许每一个人在少年时都有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梦吧,能够在易逝的韶华中,读到听雪江湖的故事,何其有幸!

来源: 雨打残荷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