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人物故事 正文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1942年1月22日,三十一岁的萧红在炮声中的香港玛丽医院病逝。临终前,她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心情:‘’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萧红短暂的一生,伴随她的是凄苦,穷困,奔波,从十九岁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头。

她一生颠簸流离,情路坎坷。所幸,在这悲凉的世界里,还有文字能够暖一暖她的心,支撑着她在苦难的日子里活下去。

或许是上天怜悯萧红的悲苦,所以赋予了她独特的文学才华。她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是‘’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萧红本人

她的老师鲁迅先生很是欣赏她的文笔,曾不遗余力地推崇她的文学作品,还评价她是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然而如此有才华的作家,后人对她感情生活的讨论却远远大于她的作品。对于这一点,萧红生前曾有过预言,她对骆宾基说过:‘’也许,每一个人都是隐姓埋名的人,他们的真面目都不知道。我想,我写的那些东西,以后还会不会有人看,但是我知道,我的绯闻,将会永远流传。‘’

如果,你了解了萧红的成长经历,读过她的作品,你就会明白,在她如烟火般短暂的生命里,文学作品才是她的骄傲。她是个女斗士,冲破封建牢笼的桎梏,追寻自己的命运。她生命的悲凉,是那个时代大多数女子的缩影。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她的悲剧,从出生开始

萧红的出生,就注定了一个悲剧的开始。萧红原名张乃莹,1911年6月1日,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和兰区一个地主家。

作为家中的第一个孩子,萧红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喜悦,相反,由于萧红出生这天是农历的端午节,受过教育的父亲张廷举竟然认为这是‘’不详‘’的征兆,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萧红从一出生就遭遇到父亲的冷淡对待。

不久之后,萧红弟弟出生了,原本对她还有点关爱的母亲对她失去了爱意,萧红在家受尽了冷眼。

在这寒夜包裹的童年里,唯一的亮光来自萧红的祖父。和祖父相处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温情的时光。

我会走了,我会跑了。我走不动的时候,祖父就抱着我;我走动了,祖父就拉着我。一天到晚,门里门外,寸步不离,而祖父多半是在后园里,于是我也在后园里。

祖父是唯一一个真正疼爱她的人,他陪她玩,教她读诗识字,在家里其他人责骂她时护着她。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少年萧红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萧红还在念初中时,祖父就死了。

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

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个人走了,也把这个家唯一的爱和温暖带走了。

第二年,初中毕业的萧红不顾家庭反对,毅然决然和表哥一起前往北京求学,也开始了她初期的文学创作。

依附于男人的生活,注定不会长久

鲁迅先生在评价《玩偶之家》时说:‘’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不是堕落,就是回来,除非她有钱。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一语道破,更何况萧红所处的时代本来就是男尊女卑,她又是违背父亲的旨意出走的。

她这一走,父亲彻底断了她的经济来源,表哥的父母也不再资助儿子求学。

没有金钱支撑学业,萧红又返回了家中,被父亲软禁在家。次年,她追随未婚夫汪恩甲去了哈尔滨,两人在一家旅馆开始了同居生活。

可是,就在萧红临产在即,汪恩甲却不辞而别。挺着大肚子的萧红交不起欠下的房租,被老板扣留,威胁要把她卖到妓院抵债。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汪恩甲(剧照)

心急如焚的萧红写信向哈尔滨《国际协报》的副编辑裴馨园求助,裴馨园多次派萧军到旅馆给萧红送书。

萧军的出现如同萧红生命中的救命草,他把萧红救出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也走进了萧红的心里。

对于萧军,萧红是深爱着的。她把自己的名字冠以萧性,用诗歌表达自己的心情:‘’那边清溪唱着,这边树叶绿了,姑娘啊,春天到了!‘’

逃出旅馆的萧红一头扎进来萧军怀抱,在萧军的帮助下,萧红在医院生下第一个孩子,无力扶养的两人把孩子送了人。

爱情开始时,总是甜蜜的。萧红和萧军爱得炙热时,即使两人穷困潦倒,依然是有情饮水饱。

萧红满心欢喜道:‘’只要他在我身边,饿也不难受了,肚痛也轻了。‘’

萧红本以为这次的爱情能落个圆满,可惜,事与愿违,几年后,萧军背叛了爱情,他四处留情,两人渐行渐远,彻底分道扬镳。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萧红萧军

和萧军分手后,萧红内心不安,她急需另一个人来依靠。她曾说:‘’我就向着这‘温暖‘和‘爱’的方面,怀着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内心缺爱的人,才会如此寻求温暖,才会急于寻找一个寄托,哪怕所托非人。

和端木蕻良结婚时,萧红已经怀了萧军的孩子。尽管萧红心里很清楚她和端木蕻良并没有多少的爱在里面,但她依然嫁了他。

她在婚礼上坦言:‘’我和端木蕻良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恋爱史,我对端木蕻良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其实,她只是想要一个普通女子拥有的家庭生活。可惜,连这一点平和老天爷都不肯赐给她。

两人新婚后不久,作为战地记者的端木蕻良就去了重庆,留下身怀六甲的萧红独自面对生活。

其后,萧红历经磨难,辗转多地,追随至重庆。在友人白朗家生下一子,没几天孩子就夭折了。

萧红和端木蕻良的婚姻并不开心,她曾向友人抱怨过:‘’端木蕻良就是胆小鬼,势力鬼,马屁精,一天到晚在那里装腔作势。‘’

然而如此糟糕的婚姻,萧红并没有选择离开。她不是离不开男人,而是不相信自己,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

或许,对她来说,再不堪的婚姻也好过一个人的流离失所。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萧红和端木蕻良

1939年,萧红和端木蕻良婚后第三年,两人为了躲避战争,去了香港。到香港没多久,萧红因病住了医院。因为医术有限和药物的缺乏,萧红的病日渐加深。

让人感到揪心的是,在萧红病最重的日子里,陪在她床边的不是丈夫端木蕻良,而是被丈夫指派帮忙照顾她的小友骆宾基。

关于她和骆宾基之间,有人说有爱情的关系,有人说只是骆宾基欣赏萧红的才华。不管怎么样,这个一生都在寻求爱和温暖的女子,最终只能带着遗憾和不甘离去。

被鲁迅欣赏的才女,惊艳了文坛

从中学起,萧红就以悄吟的笔名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不过真正让萧红走上文学之路的是萧军,把萧红推到了大众面前的则是鲁迅。

和萧军在一起后,萧军很快发现了萧红的写作才华。1933年,在萧军的支持下,她以笔名悄吟创作了第一篇小说《弃儿》。随后她发表了诸多作品,踏上了文学征程。

同年,萧红和萧军合著的小说散文集《跋涉》自费在哈尔滨出版。《跋涉》的出版,在东北引起了巨大轰动,受到读者一致好评,两人在东北文学界声名鹊起。

1934年冬天,萧红在上海见到了鲁迅先生。那一年,萧红23岁,虽然她在东北有一定的名声,但是对于中国文坛,她还处于文学创作的萌芽期。叱咤文坛多年的鲁迅看出了她身上的潜力,称她是中国当代最有前途的作家。

鲁迅的肯定和指导,就如一盏引路灯照亮了萧红的文学之路。她明白,她这一生离不开写作,感情上的伤痛也可以靠写作来疗愈。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萧红和鲁迅(剧照

一年后,萧红的长篇小说《生死场》出版,鲁迅先生亲自作序,并向出版社推荐。鲁迅先生在序中写道:

”生死场将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表现得力透纸背;女性作品的细致和越轨的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

《生死场》在文坛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和强烈的反响,萧红一举成名。

1936年,为了缓和与萧军的矛盾,萧红在鲁迅先生的支持下,只身东渡日本。

在日本的一年,是萧红创作环境最好的时候。她在给萧军的信里说:‘’窗上洒满着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就在这沉默中,忽然像有警钟似的来到我的心上,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

在日本的一年,萧红没有经济上的压力,也没有感情上的纠葛,虽然孤身在日本,却加深了她对生活的思考。她笔耕不辍,屡出佳作。

只是这黄金时代太短,一年后,萧红最敬重的鲁迅先生去世,她回了国,第一时间去拜谒了鲁迅先生的墓。此后,她写了散文《回忆鲁迅先生》,这篇文章被文学界普遍认为是回忆鲁迅文章中写得最好的。

如果说《生死场》让萧红一夜成名,那么《呼兰河传》就让萧红的创作达到了顶峰,代表了她最高的文学水平。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1940年,抵达香港的萧红,在《星岛日报》连载《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打破了传统的小说单一的叙事模式,创造了一种介于小说、散文和诗之间的边缘文体。

萧红以她悲剧的人生,感受和对生命的体验,描写了家乡的生活环境和人物场景。一句‘’逆来的,顺受了。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道尽了人生的苍凉和无奈。

萧红本想续写第二部《呼兰河传》,可惜不久之后,她抱憾而去。

一代才女还没来得及好好绽放,就在在最好的年华陨落了。

与命运抗争,不做封建时代的牺牲品

对于自己感情上的苦楚,萧红曾这样解释自己:‘’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其实,错不在她是个女性,错在那个时代。

《呼兰河传》里面的团圆媳妇,,一个仅仅12岁的小姑娘,因为长得比一般同龄孩子高就是一种错,性格爽朗、说话大方也是一种错,走路太快也是一种错。

于是,她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不符合‘’规范‘’的,该打。她的婆婆也认为要好好收拾一下她。

左舍右邻都议论起来,说早该打的,那样的团圆媳妇,一点也不害羞,坐在那儿坐得笔直,走起路来走得风快。

最后,这个12岁的小女孩硬生生被她们折磨死了。

可是,你说他们是有意要害死团圆媳的吗?并不是。在那个愚昧、无知、迷信、粗俗的大环境下,他们只是处于对封建社会权威的维护,老祖宗传承下来的礼数和规矩,你不遵守就是错。

团圆媳妇的悲惨命运让萧红意识到了,唯有反抗,才能换得一些自由。

于是,在‘’五四‘’运动影响下,萧红以出去读书的方式进行个人命运的抗争。

她的才华惊艳了文坛,世人却只关心她的绯闻八卦

萧红本人

她一方面想要争取自由,另一方面又因为缺乏温暖不断依靠男人。这就造成了她命运的最大悲剧:一直把男人当做情感支柱,却总被男人伤害。

相比同时期的才女张爱玲,她在感情上远没有对方洒脱独立。

对于命运,她在不甘中带有无能为力的妥协。半生潦倒,人生中最后时光念起自己的故乡,《呼兰河传》成为生命绝唱。

我家的院子是荒凉的,这句书中多次出现的话,正如萧红一生的写照。

参考资料:《生死场》

《呼兰河传》

《萧红生平简介》

来源: 乔言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