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林波:寂寂文声远

散文 | 林波:寂寂文声远

孤独的黄昏,一个寂寥的背影与地坛苍老的景色面对面,仿佛过了一个悠长的季节。静止。只有时光化作变幻的夕阳流彩在他的容颜上胡作非为。他闭着眼,不管这世事多变。他睁开眼,不管这岁月蹉跎。他是史铁生,一位儒雅文人中难得的哲学家。

“职业是生病”,他壮年时期双腿瘫痪,插队后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透析维持生命。可想来,一位有志青年被命运逼迫着,接受自己成为残疾,实在残忍;而擦掉眼泪,甩开阴霾,与残疾的身份微笑共存,着实需要巨大的勇气!“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史铁生也曾颓然,把一腔无法喷薄的青年热情化作愤怒,发泄在母亲身上。他总是发呆,透过阳光,透过绿色,透过忙碌,透过微笑,透过生活,却只低头看到尘埃、黑色、泥土、雾霾、死亡。《来到人间》的小女孩生来便是侏儒症,母亲感性、逃避问题;父亲理性、接受现实,文字上更倾向于父亲的态度,这无疑是史铁生人生和心路的映照,但故事没有结局,也许他也不曾知道结局,一如对自己人生的茫然。生命和命运只一字之差,一个让人看到希望,一个让人忘记希望。史铁生也不免被命运摆弄着,灵魂流亡在希望的边缘。

幸而,文学的光驱散了史铁生心头的雾,他开始透过万物看到希望。“业余在写作”,写作让他在漫长的轮椅生涯里蓬勃,开出花来。“扯紧跳动的琴弦,不必去看那张无字的白纸”!《命若琴弦》里被生活蹂躏的老瞎子几乎一辈子活在“琴弦”上,最初的“琴弦”是那张药方,发现药方是白纸后,一辈子的“弦”便断了,让小瞎子活下来成了他新的“琴弦”。想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琴弦”,白纸上记载着想象的答案,最终却都是一场空,生命可不就是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走!史铁生,活明白了。在静止的黄昏,他抬起头来,透过枝桠间隙的光,看到光阴的缱绻深情,看到灵魂的芬芳馥郁。他的心路历程化作文字之花,孕育、含苞、绽放,等恰巧路过的人采撷。

史铁生的文字让我沉醉,这份醉意源自文字艺术性与哲理性的完美融合。他的文字自有一股静气,像一位长于工笔画的画家在午后阳光下细细雕琢的作品,温暖、直击人心,似乎站在上帝视角审视人生。这种压迫感与神秘感在《我与地坛》中铺陈地犹为浓厚。“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默默读来,胸中似有朦胧的雾气慢慢升腾,让人不禁抬头、仰望星空,闭眼感受来自浩瀚宇宙的空灵,却又在心怀敬畏时忽地跌落,沉重感、失落感娓娓而至、弥漫开来,而细细咀嚼,便是柳暗花明:他早已透过事物的表象,看到了隐藏深处的人心,或善或恶。

史铁生无疑是一个生命的奇迹。时代变迁,改变不了生命原始的芳华。他的一生如跌宕不羁的风,留给人们深深浅浅的遗憾、敬佩和思考:人应有蓬勃向上的生命精神、感恩敬畏生命之心、静气思索的生命之力。健全的人们啊,灵魂不能残疾,去迎着风,迎着雨露,迎着朝阳,去“遭遇痛苦”,“超越局限”,“感受幸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6493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