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 | 路也:木塔(组诗)

诗歌 | 路也:木塔(组诗)

路也,济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现主要从事诗歌和散文的创作,兼及创意写作、中西诗歌比较、编辑出版等方向的研究。出版各类著作20多种,近来主要作品有诗集《天空下》《大雪封门》,散文集《飞机拉线》《未了之青》。曾获人民文学奖、“诗探索奖”杰出成就奖。

 

《壑 谷 野 花》

这些壑谷里的野花开放得那么偶然

溪水从它们身旁一去不返

 

这些初开的花儿,弄湿了丝质的鞋袜

阳光又帮它们晾晒

 

芬芳在空气里

筑起一道透明的围墙

花茎伸出了隐形的门窗

 

银莲花、白头翁、耧斗菜、毛花绣线菊

紫堇、通泉草、报春花、小花溲疏

我叫出你们的姓和名

请告诉我,是谁命令你们开放

 

亘古重岩正被春天软化

辗转山中,我的喘息与野花的呼吸

彼此以身相许

 

 

《别 陇 南》

就此别过,朋友,我先行一步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

窗外,山峻路绝踪,犹如命运

我望见了杜甫拖家带口走过的石径

他跟在猿猴后面争食橡籽的山谷

还有那些野坡,他以长铲刨食雪被下的山芋

他急需吃饱肚子,活下来并且有力气

继续去爱那个让人失望的朝代

759年的冬天,悲风从天上吹来

一直吹到了今天

诗人中的孔子,累累若丧家之犬

命悬一线,挣扎在大西南的野岭荒山

仰望时光在天空中奔跑

可曾预见过诗歌那照亮后世的光焰

而我今日,别陇南,转道长安,飞登州蓬莱

也诵九歌、咏四愁、吟十八拍

靠着绝望

飞奔并腾空

朋友,就此别过

出路是有的,出路正在绝境之中

无论同谷更名礼县成县还是统统叫陇南

唯青山流水永不改变

谁不曾历经中年的安史之乱

谁就无法得到上天的馈赠

没有一场体内的火灾

嗓音怎会变得沉郁顿挫

 

 

《木 塔》

我揣着地平线的想法

去看一座木塔

它站在那里,有锈迹斑斑的古意

它以巨大身影偏袒着北方

 

木塔与大地垂直

站了上千年,站得脚后跟已经浮肿

如今,腰身微微倾斜

想由“立正”变为“稍息”

更幻想有朝一日练倒立

 

麻燕、蝙蝠、鸽子乱飞

在塔身各层都安了家

一群一群地盘旋,仿佛唱诗班成员

翘檐上的风铃也哼唱着小曲

却忘了词句

 

整整一千年被一座木塔关押

木质的纯粹,解析出时间的忧虑

一千年就在一座塔里

那些匾额压在塔的肩膀

写满人世之虚妄

 

塔陷入一场大梦,已没有力气醒来

相比朝阳,它更钟爱夕照

风像叹息,穿梭于各个窗棂

想吹灭内部的蜡烛

 

为把人类来救赎

这座塔高举着的是谁的名

塔刹拽住的不是命运,而是八根铁链

那个尖顶在天空望见了深渊

一朵云覆盖了另一朵云

 

我在黄昏时分到来

仰望高高的木塔,心跳加速

我站在木塔下面

悄悄掩藏起了生活的裂隙和破绽

 

 

《夏 日》

太阳全祼登场,太阳高挂

挥舞着手里的剑

南风披头散发

呼呼吹过田野的拱顶和走廊

 

树叶翻卷,露出浅色的背面

羞涩的果实被偷窥

在道旁或沟渠,艾蒿已过尺

野豌豆和泥胡菜,正在认真地开花

哦,草木的灵魂,翻了个底朝天

 

一年之中,时光的十字路口

宇宙的窗户大敞,走漏至高无上的信息

 

群峰和大地正站立起来

支起绿帆布的帷幕

在天空下,在那自由的斜对面

 

为了躲避心中巨大的躁狂

我一个人跑到了半山腰

 

 

《海边油菜地》

海边油菜地,摇曳着四月的好时光

闪耀原本已透明的空气

在花影的晕黄结束之处

正是大海的蓝色开始的地方

 

两张彩笺拼贴在了一起

一块蔚蓝,一块嫩黄

风从它们上面吹过,拿不准用哪一块

来做记事本

 

站在油菜地和大海之间的人

似乎生出了翅膀

连影子都轻飘飘

 

 

《修 船 厂》

枕着堤岸的斜坡

那些废旧铁船,通体的斑斑锈迹,多么灿烂

至于朽坏的木船,也洋溢着温暖

 

由一条通向海水中的铁轨

拖拽上来

起重机在高处转动

吊起整个大海

 

海浪拍打,风暴围困,巨鲸掀翻

所有伤痕都成为徽章

 

而今,阳光在空气里弹着琴键

渗进了船体的肌肤

浑身散发咸腥味的静默

 

天空已经逃跑

只剩下太阳在认真地晒它们

 

它们仍然关心天气预报

一直望着大海

那唯一的庭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644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