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人物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

陈良玲,佳士得香港副总裁、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资深专家暨拍卖主管,也是一时火爆全网的拍卖官,拥有丰富拍卖经验,更兼拥有中国及美国纽约州拍卖官执照。她出生于中国台湾,2006年从美国康奈尔大学毕业获生物科学学士学位,后于伦敦佳士得美术学院获中国艺术史硕士学位。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爱读书

连身裙SHANGHAI TANG

皮质长靴 FENDI

从表面上看,陈良玲是一个特别古典主义的人。从小痴迷中国文物,大学毕业间隔年的那一年,她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做了近一年的义工。进入佳士得拍卖行的12年间,她将研究中国瓷器及艺术品视为主业,爱琢磨瓷器,最爱的艺术品是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那只明代永乐年间制的青花莲纹带盖梅瓶。一段在社交网络广为流传的艺术拍卖视频中,她穿着一袭嵌着盘扣的缎面旗袍,伫立于拍卖台上,脸上妆容素净,流畅切换中英双语喊价,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

离开了拍卖台的陈良玲,一如从古籍线装小说中出逃的侠女。她说话妙语连珠,语速几乎是常人的两倍。作为控场的高手,她对弥漫在空气中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感知敏锐,不时抛出早年糗事开起玩笑,拉近与谈话者的距离。她说自己是典型的摩羯座,做事讲究高效严谨,只因“不希望浪费他人的人生”。相比拍卖台上的温婉,她身上尤为突出的特质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一如她最爱的艺术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在抽象主义画中飞舞的,简洁的几何线条。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爱读书

黑色外套 FENDI

褶皱上衣 ISSEY MIYAKE

浅色长裤 SHANGHAI TANG

每次拍卖前,陈良玲会将长发紧紧扎起来,蓄在脑后。她很少戴耳环,怕在拍卖台上摇晃起来叮叮当当的,和别在耳旁的麦克风碰撞发出声响。一支笔、一只出自英国工匠之手的拍卖槌和一本被她精心标过笔记、写明本场拍品估价与底价等信息的《拍卖师笔记》(Auctioneer’s Book),陪着她上了场。

三年前,陈良玲主持佳士得香港春季“中国古代书画与澄怀堂美术馆藏品”拍卖,这是作为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下简称器物)专家的她第一次主持书画藏品拍卖,也是她经历最漫长的一次拍卖。那场拍卖持续了近四个小时,多位卖家为拍品激烈竞投,现场气氛胶着。偌大的拍卖厅里,从拍卖官到观众席的距离最远可达约20多米,席间坐着二十多排观众,两侧是随时与线上买家保持热络联系的电话委托席,还有特设大银幕显示的网上同步竞投出价,加上书面委托,现场人声鼎沸,所有人将焦点投向了陈良玲。她双目凝神注视现场,无缝衔接着中英双语,一口口为不同的拍品喊价,不时举起了手臂向电话席上的同事示意,偶尔不忘调侃,开个无伤大雅却能活跃气氛的玩笑。

戏剧性的时刻等明代书画家文征明《行书七言诗卷》现身才姗姗来迟。估值500万港元的《行书七言诗卷》从380万港元起拍,喊价超过3000万港元之后,两个电话买家在竞逐牌局抢得难舍难分,各不相让。回想那一刻,陈良玲历历在目,“两位出价者彼此争夺,就像一场进行时的博弈,而我是中间人。”以往的拍卖,拍卖官在现场会透过眼神接触、充满信号的肢体语言、声音的曲线与买家进行交流。对于不在现场的出价者,声音的塑造则至关重要。“拍卖官需要透过自己的声线、语调让客人更加踊跃出价。在电话中,把我的情绪传达给客人是挺有趣的过程。一般拍品刚开始的时候,我会用轻快不失严肃的声音,后面的话,会用渴望的语调,柔性一点的声音,让对方透过我的声音会知道我愿意花时间等你,但也希望你有一个正面的回复,刚柔并济。”你来我往的博弈僵持了近35分钟,最终,《行书七言诗卷》以高于估价16倍拍出,以8322万港元落槌。

采访中,陈良玲保持一贯的谦逊,直言一件藏品最终的实际成交价格不能归功拍卖官,这不是她一个人即兴表演的成功,而是看不见的部门专家共同的付出——从藏品征件、编辑图录到拍卖预展、联络买家、营销包装等,看似充满戏剧性的拍卖只是为藏品画下句号的点缀。

她重视尊重与公平,这个拍卖会上最闪耀的人说,“尊重和公平是一个拍卖官身上最重要的特质。有时,一件拍品在一两分钟内成交,在短暂的时间背后是无数人的心血。每次拍卖之前,我都会保持心态,想着我要把拍品拍出最佳成绩,不会想着我在拍卖台上好不好看。至于公平,绝对不能出现我等了这位客人两分钟,催促着那位客人落槌。”讲求公正的陈良玲深信拍卖这一传承千年之久的交易方式最有魅力之处恰恰在于公平公正,价高者得,“这也是最能够体现一件作品价值的方式。”

人们熟悉陈良玲在拍卖会上谈吐温润,落落大方,殊不知温婉的背后,她有着或鬼马精灵或迷糊大意的一面。私底下的她,习惯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说自己一天到晚总会不小心把咖啡打翻。她对数字局部敏感,只对那些系统性的、有逻辑性的数字敏感。“假如说存在一个公式,就像英式拍卖中的竞价阶梯,一口一口堆上去的话,我很敏感。”对充斥在生活中的价码,她往往随性大意,“我不太会斤斤计较,个性不是这样。”倘若稍微留意,你会看到陈良玲有时在拍卖台上转动拍卖槌,只因为了落下掷地有声那一槌,她常常大力敲下,以至于槌头与槌柄之间松动,不得不临时拧紧。有时,她又会忘记带拍卖槌上场,临时问同事借拍卖槌,说到这里,她大笑,“我对我的拍卖槌应该要建立比较深厚的感情,对不对?”

2016年,在佳士得拍卖官导师Hugh Edmeades手下受训两年的陈良玲出师,第一次手执拍卖槌上台。回想初次登台,她调侃自己,“我第一次上台的时候,声音比较紧张一点。当时的主席过来帮我调整麦克风,我看见他,好担心,心里想着:他想怎样?觉得我拍得太差,想赶我下台吗?哈哈。”结果那天,她又因太紧张,翻《拍卖师笔记》时漏掉了整整一页拍品,“我不小心把连续一页的拍品翻过去了。银幕上是上两件拍品,而我开始念下一件拍品。然后,我的同事指着,用英文跟我说,你拍错了啦!我当时竟然看到一个同事在电话委托席上笑着从椅子上掉下来了!”

寥寥数语,一个深谙幽默力量的聪明人跃动眼前。她懂得拿捏语言的尺度,何时收何时放,做到心中有数。不难想象当陈良玲式的幽默与那一袭嵌着盘扣的缎面旗袍、素净的面孔共同出现在激烈比拼的竞逐拍局之中,将会形成一股温柔的力量,带动气氛之余,张弛有度地迅速拉高竞价阶梯。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爱读书

如果将拍卖官与瓷器专家的工作比例以数字换算,陈良玲大约会给出1:99的比例,毕竟她最常做的事是与瓷器打交道。追溯与瓷器的渊源,她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常常和妈妈一同去台北故宫博物院看展览。那时候,妈妈会耐心地指着一件件的艺术品告诉她:这是汝窑,那是定窑,这是毛公鼎,那是《溪山行旅图》……“我在很小的时候,对中国文物的第一个概念就是瓷器。”

陈良玲深受父母的生活美学影响,“妈妈很喜欢古董、艺术,喜欢去博物馆。在她的认知里,无论艺术还是中国文物其实是可以拿来生活的东西。妈妈很喜欢泡茶,喜欢边喝着宜兴紫砂壶泡的茶边听邓丽君的唱片,我记得小时候家里会有一些古董茶壶,妈妈常拿来欣赏。”润物无痕的家庭教育逐渐成了陈良玲的艺术启蒙,“我们家有一套生活的态度:东西得放得整整齐齐的,要干净、简洁、利落。慢慢的,我形成了自己的美学观,无论是穿着打扮、室内设计或是欣赏的建筑风格、画作都和我成长的生活背景有很大关系,我的个性也是如此。我很喜欢抽象主义之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画,干净的,简洁的线条,看上去很舒服。”

她自认是兴趣广泛的人,在大学主修的是生物科学,也学文言文、人类学和品酒,正因学得太多觉得人生太过有趣,反而一时难以确定未来的职业方向。毕业后陈良玲决定间隔年,也就是这一年,她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做了近一年的导览义工。正巧赶上台北故宫博物院八十周年庆筹办“大观”系列特展,鲜少露面的真迹一一展出。“郭熙的《早春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苏轼的《寒食帖》,院藏及海外借展的汝窑等艺术品几乎同时展出,给了我学习的机会,让我发觉自己隐藏着的,没有被发觉的兴趣。”儿时的梦被唤醒,她第一次思考如何将中国艺术当成职业的选项,随后,陈良玲前往伦敦佳士得美术学院攻读中国艺术史硕士学位,最终在2010年顺利加入佳士得香港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走上了心心念念的艺术之路。

这个出生在摩羯座与水瓶座交界那一天的人,她太过明晓自己是怎样的人。“认真、严谨、高效”,她抛出关键词。即便自己的拍卖视频在社交网络火爆一时,除了早年开设与亲朋好友联络的脸书,她很少在社交网络现身。她是不折不扣的影迷,酷爱电影,也看动漫,最爱的导演是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为那些声光电的梦幻世界所折服。她爱看武侠小说,觉得武侠的世界黑白分明,好人坏人容易辨别。“那是一个有义气,讲勤奋的世界,我很喜欢。”她说起金庸笔下的人物头头是道,只爱乔峰,不爱遇事只会凌波微步脱逃的段誉,她觉得任盈盈身上颇有独立女性的作风,“很懂自己要的是什么,主动的,现代的,不是那种唯唯诺诺的女人。”

她是林青霞的迷妹,看过23遍林青霞主演的电影《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因此常常被家人笑话。林青霞曾前往佳士得香港办公室看拍卖预展,陈良玲在办公室秒变粉丝,“我在林青霞的面前,整个人大脸红,同事在旁边觉得:唉,你这位同事实在很丢脸。”她讲完笑了起来,顺便补充,“林青霞在电影里女扮男装,很有英气,非常帅!我今天会做中国艺术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武侠小说和《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我从小就喜欢这些。”

入行多年,陈良玲也在逐渐变柔软。她说,“刚入行的时候,可能真的武侠小说看太多,会觉得黑白分明,在拍卖时很容易体现出来。我们有一个竞价阶梯,譬如现在是200万,下一口是220万。客人如果要210万,那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到拒绝。现在呢,我会先冷静下来思考,怎么才能让拍品达到更好的成绩呢?不再用硬碰硬的方式,会想折中的方式——不直接说No,也不会说Yes的方式。”

陈良玲深深记得导师Hugh Edmeades向她说过的忠告,“做你自己”。一句简洁不失力量的话被她记了多年,如今,她愈来愈有了深刻理解,“拍卖官在每一场拍卖都会学到一些新的东西,是在平常受训中学不到的。你不用太紧张,不用担心别人怎么看你。很多人在没有上拍卖台之前,会担心自己在拍卖台上好不好看,手势漂不漂亮,我觉得拍卖官的最终目的是将拍品以最佳成绩拍出去,而且负责任地拍好。做你自己,就是做自己的风格,把自己的责任做好。没有人能够得到全部正面评价,但你的心中要有一把尺,知道自己把事情做好就好。”

外界那些沸腾的声音,无论褒贬,陈良玲没那么在意,她付诸一笑。“当你在做一件你自己喜欢,令你舒服的事,你会很自然表现出一种让大家觉得舒服的态度,不论它是优雅、自信或是某个看似体面的形容词。做你自己,才能让你活得怡然自得。”

M.C.:佳士得春拍即将举行,通常在拍卖周的期间,你日常的工作是怎样的?

陈良玲:以器物专家来说的话,我必须要联系客人。因疫情的关系,很多客人无法来到拍卖会现场,我们常常会跟客人视频介绍拍品。比如说客人想看一个田黄印章,我们会透过视频让他了解田黄印章在不同灯光下的成色、质地是什么样……有些客人会想看看紫光灯照射下的修复状况,会有诸多不同的要求。我的很多时间会花在与客人介绍拍品,答复他们的需要上。同时,我也会担任其他部门的拍卖官,比如说手表、中国书画、近当代画等,在拍卖周的这几天,我有将近20%~30%的时间在拍卖台上,两边兼顾,这是我的主要工作。

M.C.:你在拍卖场上形成了鲜明得体的着装风格,拍卖时,你是否曾将着装的颜色、款式与拍卖当日的拍品信息联系起来?

陈良玲:像中国书画或是器物大多是古董的话,我一般会穿旗袍。譬如拍手表的话,我会穿时装。我一般会根据拍卖厅墙的颜色去做搭配,现在的墙是LED灯投射上去的,呈生灰色,着装方面,我会选择颜色跳出来一点的浅色系。

M.C.:除了喜欢艺术品、看电影之外,日常生活里你还有什么爱好?

陈良玲:我非常喜欢旅行。疫情之前,在佳士得春秋拍卖季之间,我一定会去旅行。我喜欢有文化的城市,我喜欢罗马、京都、北京,我也喜欢自然环境,我喜欢爬山、去森林、泡温泉。有时候你工作久了或者你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久了,身边熟悉的人事物会让你忘记世界如此之大,有这么多可能性。

M.C.:对未来渴望从事拍卖官工作的女性,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陈良玲:无论大家做什么样的工作,渴望拥有什么样的人生,如果你有了一个目标,你就努力往前吧!有时候,外界的声音会告诉你:你做不到,你做得不够好,你看人家做得多棒,请你相信自己,不要一直跟人家比较。我觉得比较有时候会抑制自己成长。当然,你需要反省自己做了什么,可以去欣赏别人的优点,随时保持自己的一些特点是很重要的。不用太在意别人告诉你的一些话。

摄影/RICKY LO

采访、撰文/许璐

编辑/袁新

造型/PATRYK CHAOU

化妆/OMIX 梁梓骏

发型/PETER CHENG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6067.html
下一篇
佳士得香港副总裁陈良玲:举手投足之间,流闪出几分颇具东方含蓄的婉约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