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影视 《呼啸山庄》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

《呼啸山庄》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

勃朗特三姐妹被公认为英国文学史上的耀眼奇迹。这里要介绍的这部2009年版的《呼啸山庄》,改编自三姐妹中排行老二的艾米丽·勃朗特的同名代表作。同其他文学名著一样,《呼啸山庄》多次被搬上银幕,每一次改编都保留了原著中的哥特小说元素——幽灵的幻象。

《呼啸山庄》是艾米莉30岁的短暂一生中唯一一部小说。同为英国女作家的弗吉尼亚·伍尔芙认为《呼啸山庄》是比《简·爱》更难懂的书,她觉得艾米莉是比夏洛蒂更加伟大的诗人,夏洛蒂总是带着雄辩、光彩和激情说“我爱”“我恨”,但《呼啸山庄》中没有“我”,那不仅仅是“我爱”“我恨”,而是“我们——整个人类”以及“你们——永恒的力量……”它暗示出了在人性的种种表象之下所潜伏的力量能将爱提升至崇高的境界,这使得它与其他小说相比具有自己的非凡高度。毛姆将《呼啸山庄》评为世界十佳小说,在他看来,这并非是拿来供人讨论的书,而是一本供人阅读的书。因为这本小说里有“只有极少几个小说家才能给予读者的那种东西——力量”。

《呼啸山庄》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爱读书

电影开场,随着一系列急促的镜头持续推进,立刻将我们带入到呼啸山庄阴郁、荒凉的哥特氛围之中,最后定格在由汤姆·哈迪饰演的希斯克利夫身上,他躺在凯瑟琳当年的卧室里,临窗呼唤凯瑟琳幽灵的这一幕是影片的经典镜头之一。

此时失去爱人的希斯克利夫性情大变,将仇恨延续到下一代身上。画面倒回至数十年之前,呼啸山庄的主人恩萧先生带回了一个吉普赛男孩,取名希斯克利夫。儿子亨德雷因为嫉妒父亲对希斯克利夫的偏爱,对希斯克利夫百般挑衅和讥讽。而女儿凯瑟琳自小却与希斯克利夫青梅竹马,并日久生情。几年后,希斯克利夫长成了一位英俊少年,凯瑟琳迷上了这个沉默寡言、我行我素的男孩,他们一起在约克郡的乡村和原野尽情奔跑,荒野与自由的意象画幅就此展开。

《呼啸山庄》可以被归纳为“荒野文学”,荒野在整个西方文学和生态学研究中是个极为重要的概念,是世界文学中不可忽视的派别。它是指原生自然和原野,是受人类干预最小或未经开发的地域和生态系统。但学界对荒野意象的研究大都集中在男性视角的观照之上,女性在这场自我主体边缘化的大潮中,多被强制解读成一种不在场的状态。事实上,荒野被作为“爱的方式”,大批的女作家都对女性和荒野的关系做过隐喻性的文学探索,荒野愈缺席愈在场。人只是地球的访客,荒野才是久居的主人。但女人的来访,荒野才更有意义了。

《呼啸山庄》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爱读书

因此片汤姆·哈迪与女主角扮演者夏洛特·莱利结缘,结婚多年

“好的东西埋没在一片荒草中,当野草蔓生以后,就盖过了他们不被重视的成长。”这是《呼啸山庄》中的一句话。在艾米莉·勃朗特这位伟大的女性笔下,荒野这一意象具有非凡的意义,它不但是故事发生的背景、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更养育了作品的主人公,赋予他们粗犷奔放疯狂热烈的气质。可以说,荒野是自由、生命和爱情的象征,是撄犯者的场域。“黑夜已提前降临,天空和群山混成一片,淹没在暴风雪卷起的可怕旋涡中”,阴郁、孤独和扭曲的基调对环境塑造提出了相应的要求。荒野呼啸着的严雪、狂风、残旧的呼啸山庄,画面的重现,有笔调之远。这种画面营造的呈现为阅读作了十分充足的心理铺垫:“我爱他脚下的土地,头顶上的空气,他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爱他所有的神情,每一个动作,还有他整个人,他的全部。”荒野成为“他”第二个身躯。

《呼啸山庄》典型地体现与阐释了艾米莉·勃朗特的荒野情结,全书散发着浓郁的荒凉与粗犷气息。书中的男女主人公生活在荒原上,他们活泼好动、性格粗犷,灵魂似乎不愿意在他们的体内落户,从小就放浪形骸,喜欢自由自在地在荒原上嬉戏。荒原成了他们逃避世间压迫与纷扰的乐土,使他们沉浸其中、流连忘返。在荒原上,没有不公平的对待、没有名利场的魔爪、没有社会习俗的阴影、没有对人的尊严的蹂躏,人们可以呼吸到自然、清新的空气,可以过自由、野性和快乐的生活。艾米莉在荒原上寄托了自己的理想,在作品中反复出现的荒原意象固然狂放而粗糙,但它却与自由、爱情、生命紧密相连,荒野的森林成为了他们的体内风景。

艾米莉·勃朗特是十九世纪女性的代言人,她呼吁荒野般平等自由的爱情和婚姻,提出女性选择婚姻的权利。她通过自己的小说对女性不公的待遇发出了高亢的声音,挑战传统的女性观点。艾米莉·勃朗特认为,男女恋爱的双方关系中地位是平等的,不能以经济和社会地位来衡量他们之间的关系,心灵的契合才是婚姻的灵魂,但是在现实的婚姻中又存在着矛盾,也就是爱情和家世的差距。

《呼啸山庄》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爱读书

艾米莉探讨的不仅仅是男女情爱,如同伍尔夫的所说,艾米莉的灵感来自某种更为广阔的构思,她呈现了那个年代不同阶级、原始文明与精致文明之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在电影中无处不在。希斯克利夫始终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无法跨越的阶级障碍为所有的悲剧埋下伏笔;另一方面,如果说呼啸山庄代表了一个原始、粗野、自由的世界,画眉山庄则完全是一个文明的世界。电影里当凯瑟琳住进画眉山庄,有一幕是埃德加·林顿对她说:“或许我和伊莎贝拉和你比起来,古板又无趣,但如果你允许我们照顾你,那不会是一件坏事。”也是在这里,凯瑟琳变得成熟起来,开始在乎世俗的看法,当她回到呼啸山庄时,如汤姆·哈迪说,她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她了。

恩萧先生去世后,这些冲突和矛盾就彻底被激发了。凯瑟琳迫于无奈嫁给了贵族青年埃德加,觉得自己失去所有的希斯克利夫在万念俱灰之下选择了远走他乡,三年后回来开始了疯狂的报复。艾米莉在这部小说里将人性深处强烈的爱恨、激情、极端的心理展现得淋漓尽致,毛姆评价:“我不知道还有哪一部小说,其中爱情的痛苦、迷恋、残酷、执着,如此令人吃惊地被描述出来。”凯瑟琳对希斯克利夫说:“有时我觉得你满腔的激情中,恨多过于爱。”她对女管家奈莉的那段倾诉也让人心惊:“我对埃德加的爱,就像林中的树叶,时间会改变它,我非常清楚。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就像地下永久长存的岩石。如果一切都毁灭了,他还活着,我也会继续活下去,奈莉,我就是希斯克埃夫。”“我就是希斯克埃夫”,在当时那个时代里,这句经典台词可谓凯瑟琳的欲望宣言。而当希斯克利夫因为内心仇恨变成了自己一开始最憎恶的人,伤害了那么多人,但我们能说他就是一个魔鬼吗?恐怕对他更多的还是怜悯。这也是艾米莉的境界和高明之处。就像凯瑟琳的女儿最后对表兄哈里顿说的:“每个人都是可怜的人。”法国哲学家巴塔耶评论,艾米莉从恶的深渊里吸取了切实的教训。很少人比她更严谨、更勇敢、更正直,她对恶的认识最彻底。

电影采用了大量细腻的镜头来表现男女主人公情感的变化,对下一代的爱恨纠葛进行了弱化处理,故事最后,当他们搬离山庄,作为观众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下一代会是幸福和充满希望的。所有激荡的情感都会随风飘散,约克郡的荒原却会永久地存在下去,那些岩石上的石楠花,依然每年都会盛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549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