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影视 《一代宗师》千般低回,万种寄托,一场武林风流梦

《一代宗师》千般低回,万种寄托,一场武林风流梦

一场武林风流梦

千般低回,万种寄托,王家卫沉湎于此,亦拿手于此,《一代宗师》概莫能免。这不是功夫,也不是武侠,多少阴柔情怀被他深藏不露。得知《一代宗师》没有另一个版本,我觉得可惜,但不是可惜没有四小时导演版淋漓尽致,而是遗憾现在这个130分钟版本已经太多,应该剪去更多,让王家卫更是那个含蓄的王家卫,而不是现在这个难免依赖视觉奇观和好莱坞式人物插科打诨的版本。

《一代宗师》千般低回,万种寄托,一场武林风流梦-爱读书

据传《一代宗师》王家卫拍了十年

中国的江湖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江湖,像叶问在比武时总是停下致命一脚,宫宝田、丁连山都懂,王家卫当然也懂,就是他的角色宫若梅不懂——偏偏是这个不懂,让她在关键时刻成为传统的破惘者,当她说出:“我或许就是天意”的时候,她才是真正的一代宗师。而即使是能破规矩、开一代风气的宫若梅,此后却仍要受制于武林之规为了报仇必须不婚不传,以注定的悲剧终,到头来却又是摆脱武林去到香港有教无类的叶问和一线天,为武术再开新风。

但武术都是面子,个人命运在时势的摆弄下的悲剧就是里子。魔鬼在配乐里,《一代宗师》里张智霖所演歌者在金楼唱的地水南音,细听乃是阮兆辉代唱之《叹五更》: “怀人对月倚南楼,触起离情泪怎收。自记与郎分别后,好似银河隔绝女牵牛……”;对应的是片末小明星的《风流梦》:“半生佻达任情种﹐情意加浓﹐早沾爱恋风﹐爱思满胸﹐手拈花﹐陶情梦正浓﹐借诗喻爱衷……”王家卫选曲还是一流的关乎宏旨。其实前者是宫若梅和叶妻张永成,后者是叶问,他不知道她们也。

片中的叶问一如王家卫电影的许多哈姆雷特式角色,惯于“陶情梦正浓﹐借诗喻爱衷”,却落了话头忘了现实。他对宫有爱,但囚于家庭和自身的深沉,就只限于文字上的山盟海誓,所谓“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只是意淫而已,他初试六十四手对打时就有调情感,源自一种遇上好对手的亢奋,潜意识与性冲动同样,但被他的旧式习武人物克己习性硬压着。此后最大胆的试探就是问:叶底是否能藏花?此语的性隐喻呼之欲出,在他的意淫梦境里两人对手不只是擦鼻而过,甚至于相拥了。但悲剧在于这些王家卫式金句在大历史大时代中往往无力,什么“一约既订,万山无阻”,正如最后他离开佛山时与妻子说“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一样成了未践之约。约而不践,侠之大忌,这点又是叶问不如宫若梅处。“有眼前路没身后身”,这是他自知之语,是悲剧一样的诅咒,不亚于宫若梅的自断。

《一代宗师》千般低回,万种寄托,一场武林风流梦-爱读书

金楼里宫叶的这场对手戏,与李安《卧虎藏龙》中的竹林打戏一样,在武戏上加入了情感戏。

大成若缺,或许正是这些遗憾构成了叶与宫各自的大成。同时这也可以解释王家卫一贯的跳跃残缺叙事的魅力,可惜《一代宗师》还是稍微过了火候。武打场面对比于各种奇幻武侠片已经算是克制,武术的形式美与王家卫的美一拍即合,如影如响,想必也是编剧徐皓峰的理念所在(虽然比起徐皓峰的电影如《倭寇的踪迹》其武打已经很过火);真正过火的是台词,王家卫风格,成也台词败也台词,他常常就像片中软弱的爱人叶问一样,落了话头,沉湎于汉语的暧昧诗意,不惜句句金句,反而过分煽情,成为了一种陈腐的诗意了。其实武术套话说多了,就跟王家卫金句说多了一样,等于没说,真正的功夫不见于武侠小说而见于《逝去的武林》这样质朴的武师回忆录里,拍电影也好似禅宗比机锋,能让人顿悟的都是平常语,王家卫往往也是俗语比造语好,《春光乍泄》一句“不如从头来过”、《花样年华》一句“如果有多一张船票”这样的平常语比《东邪西毒》许多现代诗式金句要内涵得多。

“你不知她,她也不知你”,老姜懂得,叶问不懂。大江大海,冰封千里,电影里都是隔绝,拍得最好的也是王家卫最擅长的:隔绝。南北与战局隔绝了现实的倾慕者,对爱恨情仇的不同理解隔绝了他们本来可通的心。即使到最后,宫若梅说出人生无悔没意思这样深深懂得爱之遗憾的话,说出“我心里有过你”这句全片最动人的大白话、平常语的时候,叶问竟然还无趣地回一句陈套:“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这两人价值观不同,宫是秉心见性——这也是她说“见自己”的自信,“见天地”则是她以自己的爱恨为天意而行事,废了马三,反而对得住天地良心,在这点上她是无悔的;而叶问脑子里观念太多,不懂悔所以也不懂爱。

《一代宗师》千般低回,万种寄托,一场武林风流梦-爱读书

“直男癌”叶问实际并不懂宫若梅

念念不忘,未必有回响——对于宫若梅就是如此,她与叶问的最后一晤竟让人想到梅艳芳和她的名曲《似是故人来》,台上台下,杨门女将与游园惊梦,回头与转身,均是阴差阳错的隔绝梦,风流皆一梦,但宫二不忘,六十四手已忘,她也无从诉说武林是怎样逝去的,她只愿意固执地留在自己的年月:冷兵器时代,仿佛这一留,就留住了武林。这是把武术当艺术的人的悲哀,是绝学的悲哀,王家卫的镜头在大雪中给她寄予了无比温柔和同情。与之相比,“输给自己”——叶问对宫二的总结未免太无情了。

香港就是这个武林的终点站,也是另一个世俗武林的开端,接替了佛山武林继续泡在绵绵雨水中,世俗就意味着生机,因此咏春得以流传。最后雪中宫家大院门镜头,是暗示叶问去过北方?还是他的梦?但都无所谓了,相遇与重逢相似,差的只是久别,而久别正是这隔绝的人世之常态。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王家卫的各种电影均只见其一,但足矣,这部注定不完整的《一代宗师》却首次让我期待他还有见天地与众生的作品,毕竟,南北之外,还有世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491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