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情感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1

男人负责清洁、消毒景区附近人行道,总把文明路左侧作为一天工作的结尾。

因为晚上九点左右,回收废品车会开走,垃圾站点也清存完毕,正好方便他冲洗。

询问他是否单身的,是干废品回收的一位大姐。

她的女儿总坐在一旁写作业等大人收工,光线暗对孩子视力不好,他送过一个充电台灯。

一来二去,大姐关心上他的婚姻大事。

“我有个同乡,比你小五岁,在商场做保洁。条顺盘正,性格温柔……我敢打包票,你绝对找不到比她更传统顾家的女人。”“她每天傍晚七点钟左右会清洁商场外的空地……去偷偷看下嘛!说不定见了她呀,你就瞧不上别人了!”彼此年龄、职业都挺相配,且大姐屡次提起,很可能是对方有意,他不禁有些心动。

轮休那天下午,他洗了头、换上新衣裳,去了大姐说的那个商场。

时间尚早,他站累了蹲,蹲累了站,太阳终于斜斜没了亮光,华灯之下人流如梭,男人听见洒扫车发动的声音。

离他一米多的清洁车上坐着个女人,放在方向盘的双臂白嫩丰满,左手腕部箍着只银镯。

头发中间分界,两片齐短刘海悬在不长不短的眉毛之上,乌黑长发束起,尾稍剪得平齐。

指尖如葱,肩略宽,白短袖衬衣、黑西装裤裹着玲珑身材,口罩上一双沉静的眼睛。

车头刷嗡嗡卷动带走灰尘垃圾,她逡巡来回,姿态优雅,男人看得出神。

2

不知不觉过去大半个钟头。

她结束作业,从车上轻盈一跳,脚好小,鞋子款式是以前流行的黑绒舞鞋。

很快她转身走进商场。

男人跟在后头,发现她两肩与脊椎连成把天枰称,走路既不内八也不外八,双腿笔直朝前迈。

行走间身体晃动频率很小,长发不时挨触背部,整个人说不出的板正、端庄。

其他妆容各异、发色不一、憔悴或饱满的女人,都成了她的衬托。

直到她拐进“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区域,他才作罢。

第二天男人说:“萍姐,麻烦你安排我们见一面吧。”大姐立马爽快给了他女方的联络方式,让他们自己聊。

等通过好友验证,那头半天没动静,他忐忑发了句:你好,萍姐向我介绍的您。

她很快回复:你好,我叫李雯英。还主动发来相片。男人激动点开,却是阳台怒放的一盆玫瑰。

花泥里有松针、木屑、椰子壳絮及营养土,跟外面用营养液、生根粉催出来的不一样,是她自己种的。

他懵了懵,看看家里,窗边只有一盆仙人掌。

男人冲下楼买回束康乃馨,好几种颜色,养在矿泉水瓶里拍了张照发过去。

她说康乃馨也好看,就是难种。

聊了半天,感觉不错,他提出见面。

她说那周末咱们在公园见吧,他连忙称好。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爱读书

3

天气不冷不暖,李雯英出现的时候,他在拍风景照。

天堂鸟的叶子与美人蕉相似,不过花托与水平面形成90度以内的倾斜,紫色花瓣从中展翅飞出,前端两束艳黄像鸟的脖颈,特别灵动。

她站在旁边不出声,他察觉有人避开。“哎,是我,李雯英!”他回头见她两手拎满,赶紧接过,俩人找了片草地坐下。

她做的饺子、小吃、甜汤、蔬果沙拉……变戏法般一样样摆出来。

男人心里又暖又愧、又惊又喜,这与自己预想的太不一样了。

他以为第一次约会,最多就是走累了、找地方吃个饭就算完了,可对方亲手准备这么多东西。

他吃得正襟危坐,男人随意邋遢那一面不敢叫她看见。

她忽然问:“你咋快四十了还不成家?”男人两下咽了饺子:“没、缘分还没到。”她不接话,半晌又说:“你一个月挣多少钱?”“五千左右。”“那养家有点勉强哦。”“嗐,我一个人嘛,有老婆孩子肯定要拼的。”“什么学历和专业?”“大专,学的城市管理。”“咋想到学城市管理呢?”“听名字很高大上啊,我爱干净,有点强迫症。”她终于笑了:“我也是,就喜欢东西规规整整,看着舒服。”她停了几秒,望向驶过来的轻轨,他也望过去,有只黄嘴鸫在轨道上连跳几下,扑楞飞走。

李雯英轻声坦白:“我离过婚,你介意吗?”男人顿了顿,原来她已经结过一次婚了,不由好奇:“有孩子吗?”她说女儿跟前夫,过得不好。他默默给她倒茶,透明水壶壁有一段茶梗缓缓坠落底部。

接下来两个人安静喝茶。

茶水被她加了牛奶、咸盐,配上炒好的黄米,泡着炸脆的螺旋状零食吃,特别香。

她说跟一个少数民族同事学做的山寨版奶茶,可能没外面的好喝,别嫌弃。

他赶紧说:“不会不会,很好喝。”对于她离异且有女儿的事,他表面显得不在意,那晚他送她回家。

之后她经常下班来找他,给他带自己做的饭菜。

有一次只带来包子,男人内心震动不小。

4

现在外面包子店卖的包子都是批发来的,可她竟亲手给他做。

椰丝是新鲜椰子壳里刨的,他问过别人,那得有专门的刨刀才做得到。

搭配碾细的脆花生粒、嫩姜丝、白糖炒成馅,面皮松软麦香浓郁,他一口气连吃了五个。

现在男女谈恋爱,感情好似靠男方一次次的绅士埋单积累。

马路发传单、揽客那种二十出头的妹妹,尽管工资没几千,却一定要找帅气多金男友的。

男人这个行业,土蓝工服一上身,同色帽子一戴、水鞋一穿,拖着条水管,根本不会有女人青睐。

肥胖啤酒肚是不自律,消瘦挺拔是理所当然捱辛苦,职业仿佛与人格挂了勾。

可脱下工作服,他们同样是有趣味享受、有生活追求的人。

他也会去品牌店看高级男装,关注足球赛和数码产品。

从业近十年,他敬重这份职业,可敬重他的人并不多。亦没有女人对他这么上心过。

男人想,结过婚又怎样,不能改变她是个好女人的事实啊。

于是李雯英再来时,他拿出一盒即食燕窝给她,心想她应该喜欢这个胜过化妆品。

她惊讶得语无伦次:“我、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燕子口水呢!哎呀,下次送点普通的、生活用品就行了!”男人乐了:“我就是网上手指一点、快递一收的事,偷懒耍滑呢,哪有你的心意贵重?”路灯照见了她朦胧的害羞和感动,她说:“那……哪天有空,咱们一起包饺子吃吧?”他心里高兴,高压水枪把路面红砖洗得跟新的一样。

5

李雯英住的小区很旧,阳台是公用的,五颜六色的内衣裤、袜子抬眼可见。

他去那天,离她两个屋的男人大白天只穿内裤,大门敞开便是床,就那么躺着玩手机。

他忍不住说:“要不你搬去我那个小区吧?贵几百块,但有室内阳台,你这里隐私性差,不安全。”她不以为然:“大部分都是有老婆子女的,能有什么事?几百块还不如省下来,一起给孩子爸转过去。”“啊?孩子不是不归你吗?”“唉,他不好,前阵子水电没交,视频打过去家里点着蜡烛吃泡面。我闺女有夜盲症,额头鼓着一个大包……能怎么办?总不能让孩子看不着路、饿肚子。”她还说,前夫从前也是勤劳本分人,可自打染上赌瘾,日子过不下去,离婚他还扣着孩子,让她每个月打钱。至于打官司?请不起律师,还不如盼他多给孩子买两口吃的。“不管咱俩成不成,我还是想要回女儿的。你若是介意,就……不处了。”“不处了”三个字刺痛他的心。

他没结过婚,没当过爸……

可见过太多拖儿带女重组家庭的艰难。

他感觉进了座迷宫,弯弯绕绕终点未知,可原路退出又不甘心。

6

男人平时爱看相亲节目,也注册过相关网站。

他偏向找比自己小的,可她们多犹疑不定,通常聊到他的职业收入便没了兴趣。

年龄相近的大多离异,无论有娃没娃、娃在不在身边,婚姻失败像个污点刻在她们眉宇间、眼角细纹里,被生活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能感受那种压力,深觉疲倦。

没想到李雯英恰好也是离异,他一时有些踌躇。

有些同事知道他的事,说如果离婚有孩的不适合,还有许多合适的介绍给他认识。

可自从见过了李雯英,他再也看不上别的女人了。

见到烫红色大波浪的女人,他觉得还是像李雯英的黑溜直发好看。

见到穿高跟鞋连衣裙的,他觉得不如李雯英衬衣西装裤绒舞鞋惊艳。

等红绿灯时,他会看大街上的女人,连一个类似李雯英的都没有。

身边人都劝:“拖到这么大年纪才找,只有学历工作普通、早早扑进婚姻又跳出来的女人才会看上你啦。”他不由想,李雯英扑进上一段婚姻时,也是幸福过的吗?但是,婚姻有问题,不是她的错啊。

她的孩子在前夫那过得不好,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多半没有可能。

男人想了几天,还是决定去商场等她下班,问清楚。

李雯英出来时,手里还牵着个小女孩。

她没穿工作服,一身连衣长裙服帖地下垂,要不是那标志长马尾、短齐刘海,他都有点认不出来。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爱读书

7

那天她带着女儿在广场上玩,他偷偷跟在后面。

只见她把女儿抱起来拍鼓,将拱桥当滑梯,矮下身子给女儿拍照时,裙子在地上拖。

她们蹲在地上打开塑料盒吃熟食、凉皮,喝碳酸饮料,回去路上李雯英还买了章鱼小丸子、切片西瓜和鸡包翅。

那个小女孩看着瘦,却像喂不饱的饕餮,停不下来吃。

李雯英直挺的背不挺了,脚步拖沓有些外八,和大街上普普通通带娃出行的妇女没什么不同。

可她看向孩子时的温柔,让人着迷。

他从前去一个同事家吃饭,墙上全是蜡笔涂鸦、看不清是什么的画,不时传出母亲的打骂声及孩子的哭声。

他吃花生时,花生皮的屑落到毯子上。“别管,我老婆会弄干净!”同事边说边抖,手上的烟灰也加入了行列。“让嫂子也过来一起吃吧!”“嗐,男人喝酒有女人什么事?”他皱了皱眉。

他欣赏传统女性静默勤劳,却不喜欢她们过分的温顺忍耐。

所以,李雯英对他越好,他越觉得不真实。

他不算条件好,别的女人都嫌弃他、挑不是。她却只用饭菜、包子、饺子……一次次打软他的心。

收废品大姐肯定与她说过自己的情况,可见面之前,他对她的过往一无所知。

等到他喜欢她了,她一个一个障碍抛出来,用洞察一切的语气说“你介意”、“我不配”,他觉得这是一种不庄重,本质是一种不信任。

他进而会怀疑她刨椰丝、做饭菜时的诚意。

他尤其害怕李雯英对他抱一种笃定:搞定你这样的老实人,不难。

每个人都想要爱情,想要童话般的婚礼,可谁都不能保证它能持续多久。

婚姻仿佛变成趋利避害的生存之选。

年纪越大,他越难去相信自己和别人。

直到那晚,他偷偷去看李雯英。

他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那么与众不同、闪闪发光, 第一次有了结婚的冲动,他愿意去了解她的一切。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爱读书

8

心中有了笃定的想法,男人一边跟着李雯英,一边已开始盘算手头的积蓄。

打官司要多少钱?养一个即将上学的小孩要多少钱?如果李雯英有了他的孩子,又需要多少钱?

当一个人想要和另一个人共度一生,内心是那么的惶恐与胆怯。可泰戈尔说: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他被莫名的勇气催促着大步走、跑起来,快接近她又慢了下来,跟了好一段路,他才敢伸出手拍她的肩头,装作若无其事扮偶遇:“嗨,好巧呀!”李雯英转头后吓了一跳,见他突然出现,身边还有孩子,挤出一抹尴尬的笑,一时什么也没说。

他亦不去管,蹲下来给孩子递了个甜筒,孩子望了眼雯英,她忙说:快谢谢叔叔!他们一起走回去她的住处,她没什么准备,家里只有白开水,后来孩子看动画片,他们在厨房谈心。

她说前夫实在经济困难,养不起所以送过来。

她打算最后再给他寄一次钱,之后便各走各路。“那你们娘儿俩以后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啰,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仔细看她,工作一天又陪女儿,疲累地靠着墙,刘海有些油,服帖的头发有几缕松动,脸也黯沉,眼皮微耷拉。连衣裙没有袖子,她两条白白的手臂垂着,右手玩着左手的手指,每个指头都肉乎乎,可爱得紧。

他听人说,这样的女人有福气。他不由摸了摸她的脑袋,她立刻站直身体,有些无措。

男人望着外面万家灯火,呼了口气。

他笑着说:“过几天咱们一起去附近的小学转转,问问孩子上学的事。”她紧张起来:“我、我听说如果不是本地户口,要额外交钱的!”他故意学着她的豁达:“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啰。”她伸手揪了下他的手臂,他假装疼极了哎哟哎哟,他们互相望着对方笑。

不久男人掏空了所有的积蓄付了首付,买了套很小很旧的二手房,李雯英站在房前,默默地流泪。

他拍拍她的肩:“咱们终于有个家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和李雯英的工资加起来,应付生活没问题。

两人更加努力地工作,期待更好的未来。

孩子上三年级的时候,男人想要办婚礼,李雯英不同意,玩笑说咱们同居就行了。

她老家的风俗是二婚不摆酒,但彩礼不能少。

摆不摆酒无所谓,她不想给他增加负担。她觉得能遇上他,已经花光了此生所有的运气。

可他是初婚,所有程序都想要体验一遍,最终彩礼意思在她父母那里过了过,对外说是娘家给的嫁妆,又返回男人手上。

两家人简单吃了顿饭。家里贴了红双喜,挂上婚纱照,他才觉得真的与她成为了伴侣。

他更明白婚姻的意义,它像个巨大的热熨斗,抚平生活和内心的所有褶皱。他说:“李雯英,谢谢你,我不孤单啦!”“应该我谢谢你!”她不善言辞,性格内向些,不知道怎么说感激的话,只是感慨地抱紧他。

两具身体相拥,两颗心脏共振,咚咚咚咚,愉悦且酸楚,踏实且满足。

谁能说得清楚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不管这个人是离异还是未婚,只是她能给你别人给不了的东西,而你,也不想去别人那里找而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410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