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我朝月亮吹起口哨,让它升起一场伟大的爱情

诗特刊|我朝月亮吹起口哨,让它升起一场伟大的爱情

有人说,诗歌离我们太遥远了,其实诗歌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个人也许都是诗人,每个人的一生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行动在书写、完成属于自己生命诗章,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上闪耀的光亮。

当你把诗意和阅读当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诗歌不会是你绞尽脑汁写出来的,而是在生活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如果你能在秋天来到

如果你能在秋天来到

我会用掸子把夏天掸掉

一半轻蔑,一半含笑

像管家妇把苍蝇赶跑

如果一年后能够见你

我将把月份缠绕成团

分别存放在不同的抽屉

免得,混淆了日期

如果只耽搁几个世纪

我会用我的手算计

把手指逐一屈起,直到

全部倒伏在亡人国里

如果确知,聚会在生命——

你的和我的生命——结束时

我愿意把生命抛弃

如同抛弃一片果皮

但是现在难以确知

相隔还有多少时日

这状况刺痛我有如妖蜂

秘而不宣,是那毒刺

约1862

by:艾米莉.迪金森,译:江枫

秋天的激动

秋天来临,用什么可以遮住我的心,

用树的影子,或者最好用你的影子。

我害怕有时会再也见不到你,

害怕尖利的翅膀会长到云端,

害怕你会藏进一只陌生的眼睛,

而它将用一片艾叶自我关闭。

于是,我走近石头,一声不语,

抓起词语,将他们淹没在海里。

我朝月亮吹起口哨,叫它升起,让它

变成一场伟大的爱情

by:[罗马尼亚] 尼基塔·斯特内斯库,译:高兴

秋天的暑气

秋天的暑气

和夏日的不同。

前者催熟苹果,后者把苹果变成酒浆。

前者是你可以漫步的栈桥,

后者是游泳的瘦马的脊背

而河水每天都会降温整整一度。

一个得了癌症的男人离开妻子去找他的情人。

在他走之前她拉直他衣橱里的腰带,

根据颜色整理袜子

和汗衫。这就是秋天的暑气:

她的手把银色的皮带扣和银色的放在一起,

金色的和金色的凑成一堆,让它们

在衣钩上各就其位,虽然这个衣橱很快就会空空如也,

她说自己乐在其中。

by: [美国] 简·赫舍菲尔德,译:光诸

在初秋的日子里

在初秋的日子里,

有一段短暂而奇效的时光——

白昼像水晶般透明,

黄昏更是灿烂辉煌……

方才镰刀踊跃,谷穗倒卧,

而今极目四望一片空阔,

还有那纤细的蜘蛛丝

在空闲的犁沟上闪烁。

空气更空旷,鸟声已灭绝

但还未感到风雪临近的威胁,

只有一片纯净温暖的蔚蓝

向正在休息的田野倾泻……

by:丘特切夫[俄国],译:飞白

十四行诗(七三)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当黄叶,或尽脱,或只三三两两

挂在瑟缩的枯枝上索索抖颤——

荒废的歌坛,那里百鸟曾合唱。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暮霭,

它在日落后向西方徐徐消退:

黑夜,死的化身,渐渐把它赶开,

严静的安息笼住纷纭的万类。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余烬,

它在青春的寒灰里奄奄一息,

在惨淡灵床上早晚总要断魂,

给那滋养过它的烈焰所销毁。

看见了这些,你的爱就会加强,

因为他转瞬要辞你溘然长往。

by: [英国] 威廉·莎士比亚,译:梁宗岱

歌颂时令的流逝

现在我赞美它们,夏日,春日和秋日,

春分和秋分,

大地如此可爱,如此热情洋溢,

这样保留一段变化,保留这些时钟

以告知时间将绿色拨转到金色,

只有甜美的葡萄使我们懂得苦涩;

仲春,盛夏,一年变老;

一朵花儿含苞欲放,另一朵花儿凋谢。

我可以哀叹没有时间航行,

没有消逝,没有出生,没有忘记。

没有密封于晶体里的琥珀瞬间

我将为我自己夺取,打破命定的结局。

这是完美到不完美来

认识一刻,并忘掉一切。

by:奥黛丽·沃德曼 [美国],译:远洋

我从苦难和粘涩的深潭中出世

我从苦难和粘涩的深潭中出世,

潭边的杂草被磨得沙沙有声,

我的生存遭到别人的禁止,

我却享受它,热烈,陶醉,多情。

我蔫萎着,谁也不注意我,

我的栖身所寒冷而泥泞,

萧瑟秋风打我身边吹过——

是短暂的秋日在把我欢迎。

我把残酷的羞辱当作幸福,

我生活着,然而我身在梦境,

我对每个人暗暗地羡慕,

我还暗暗地去爱每一个人。

by:曼德尔施塔姆 [俄],译:智量

澄明的秋天

年之终结如此盛大:

金色的葡萄,果园的果实。

树林沉默神奇而圆满,

树林是孤独者的伴侣。

农夫这时说:年成不错。

悠悠的晚钟轻轻飘散,

给终结带来欢乐的情调。

迁徙的候鸟声声啼唤。

这是柔和的爱情季节。

随轻舟漂下蓝色的小河

美丽的画图一一展现——

在安息和沉默中缓缓沉落。

by:特拉克尔,译:林克

深秋独步

秋雨纷纷,袭打着叶已落尽的森林

晨风中,山谷在寒战中苏醒

栗子落地,响声清脆

在地面上濡湿、破裂

并带着棕色的微笑

秋天经常扰乱我的人生

秋风吹走破碎树叶

摇晃枝桠

然而,果实何在?

我绽开爱的花,却结出苦涩的果

我绽开信任的花,却结出怨恨的果

风撕裂我的枯枝

我对它展开笑颜

因我尚可抵御风雨

by:赫尔曼·黑塞(德),译:窦维仪

等待一个秋天的日子

等待一个秋天的日子,略微

疲倦的太阳,尘土飞扬的空气,

苍白一日的天气。

等待枫树褐色的粗叶,

如一个老人被侵蚀的手,

等待栗子和橡实,

等待一个黄昏,你坐在花园里

手捧一只笔记本,而篝火的烟有着

难以企及的智慧令人陶醉的味道。

等待短暂的午后,比运动员的呼吸还短,

等待一次云朵之间的休战,

等待树林的沉默,

等待你抵达绝对和平的一刻

并接受这个想法:你所失去的

已永久离去

等待这样的一刻:也许你还

来不及思念那些你所爱的人

他们就已离去。

等待一个明亮、高贵的日子,

没有怀疑和痛苦的时刻。

等待一个秋天的日子。

by: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波兰],译:李以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319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