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小说 棠眠:《甜心小可爱》

棠眠:《甜心小可爱》

文案:

江一一直知道阮家有个养的天真无邪的小公主,听到侄子对那么个女人有兴趣,他评价脑子有包。

阮家直系两代唯一的女孩,上面四个妹控哥哥,整天穿着公主裙,头上的发饰不是小动物就是蝴蝶结。脑子要多进水才会去搞这样的女人。

而某天阮玉扯着他的衣摆,眼眶红的像只兔子,软软地问他:“你是江家的哥哥吗?你能不能帮帮我?”

江一:香

【真香坏男人xlo娘小白兔】

我要在你身上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v◎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甜文

主角:江一,阮玉 ┃ 配角: ┃ 其它:小一一,小玉玉,小眠眠

第1章 01

夕阳把无边泳池染成了粉红色。

水面倒影色彩浓重的云彩,粼粼的波光被金光照耀成了一颗颗细碎的星星。

party主厅放的是韩国黑泡,节奏明确,沙哑的嗓音骚动耳膜。

空气渐渐变得湿密、绵绸。

阮玉视线从清凉的泳池收回,忍不住揪了揪领口。

太闷了……

忍不住又往侧面扫了扫,目光落在人群中穿着皮衣的男人身上,感觉到那人要察觉到了,像是触电一样,受惊地立刻移开。

这是她第三次看他。

江一的手指摩挲手中的香槟杯,斜着眼打量这位阮家的小公主。

见过几次面,他还是第一次受这样的礼遇。

“像不像是件可口的礼物?”

有人察觉他的视线,吹了声轻快的口哨,兴味十足地调侃。

站在party角落的阮玉穿了件丝绸加蕾丝设计的洋装,裙撑把裙摆蓬蓬的撑起,在这个女人衣服布料一个比一个少的场合,宛如小白兔掉进了狼窝。

小鹿斑比般无措的眸子,荡漾开的裙摆加上腰间上粉色缎带的蝴蝶结,可不就像可口的礼物。

江一想起他出门前跟自己侄子的对话,嗤笑出声。

什么时候“幼女”跟可口挂上了勾。

“儿童礼。”江一懒洋洋调侃,不掩饰对他们品味的不屑。

“女人纯一点才有意思,再说成年了又不用三年起步。”

江一斜睨了说话的人一眼:“那怎么不去?”

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

这群男人拿着酒杯跃跃欲试,都是打嘴仗。

“你们之中就江爷有看女人的眼光。”到了party,赵秋怡第一眼就看到了江一。

见着江一,她倒是明白几分,他没回江家之前被称作爷的原因。

懒懒散散的站在一处,就让人无法忽视,穿着件跟party不搭调的皮衣,也众星捧月,是party的中心。

在江一身边站定,赵秋怡笑了声这群人怂,监护人不在都敢撩妹。

“阮老四呢?把阮家的心肝宝贝扔在这里,人跑哪里去了?”

阮家老四,阮玉的堂哥阮晨柯,不说他自己的本事,光是阮家这个名号,就能让他在凯城混的顺风顺水。

如果说场上的人因为阮家给阮晨柯几分面子,而这阮家的面子落在阮玉身上,就足以让他们避着走。

阮家如珠似宝的小千金,之前不过有个爱玩的公子哥搭了个讪,就被她那四个堂哥折腾的够呛。

这也是小白兔落在狼窝,也没一个人敢上去乱来的原因。

“跟他那个小模特又闹别扭了呗。”

周围人笑嘻嘻地说,能让阮晨柯放下监护人的重任,那个小模特算是本事不小。

不过按着阮晨柯的妹控指数,估计那模特闹过这次也没戏唱。

“哦……”

置身事外,没参与对话的江一突然拖长了腔调,挑眉放下了手中上的酒杯。

不知何时,刚刚还站在角落的小白兔走到了几人的面前。几位笑的正欢的公子哥笑声一顿,甚至还有正了正自己的花领结。

阮家人不准他们招惹阮家这只小白兔,可没说送上门也不准他们吃。

不过这回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阮玉手攥着心口,软糯的眸子怯怯,看向的是他们当中面相最凶恶的江一。

周围的空气因为她挑人的眼光一滞,连江一也觉得有趣地眯起了眼。

说江一凶恶也不至于,只是他五官轮廓深邃,常年健身身体,让他衣服底下的身体看起来充满力量。

加上曾经的社会历练,整个人眉梢眼角带着隐隐的野性。

这样的男人成熟女人觉得有魅力,可小孩子一般都会选择避着走。

在所有人看来,阮小白兔就该是选择避着走的那一类。

“你……是江家的哥哥吗?”

阮玉对江一有印象,无法呼吸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阮玉脸颊憋得通红,没等江一回话,手颤抖地伸出抓住了他的衣摆。

手指紧紧的攥着,就像是在海里抓住了浮木。

江一第一次发现二十多岁的女人,手指还有婴儿肥这种东西。

手关节都泛着淡淡的粉。

像洋娃娃。

“怎么?”

江一淡淡瞥过她的脸,表情冷淡,明显不像是个求助的好对象。

可惜阮玉脑子发沉,看不出来。

“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就是眼神不好也瞧得出阮玉现在的状态不对。

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其他地方却苍白的不见血色。

额尖和脖颈都溢了一层莹莹的汗。

几个字阮玉说的艰难,眼眶雾气弥漫,荡漾了水波。

江一身边的公子哥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女人装嗲的不少,但他还没听过哪个声音那么奶。

轻柔柔,软绵绵。

像是含着牛奶说话,调子都透着奶香味。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赵秋怡见阮玉摇摇欲坠的样子,伸手过去扶她。

没想到她却避了过去。

赵秋怡看自己落空的手,扫了眼阮玉紧抓着江一的姿态,“我打电话叫阮四,免得出什么事。”

阮玉眼睛迷蒙却认真的盯着江一,满场的人她只信任他。

这股信任来的莫名其妙,江一舔了舔上颚,站着没动。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阮玉有些抓不住江一的衣摆。

攥着心口的手慢慢上移,想要掐住无法正常喘息的脖颈,不过手还没碰上去,就被江一截了糊。

一碰就是一手的汗。

江一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急促呼吸的阮玉却奇异安定下来,目光朦胧有些失神地盯着他,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不放。

如果江一愿意伸手,大约她会毫不犹豫的投入他的怀里。

这画面还真像是雏鸟归巢,旁边看戏的公子哥边拨着急救电话,还有工夫抽空调侃。

这女人看他的眼神像是看圣母玛利亚,江一觉得好笑,上个用这种信赖感恩的眼神看他的人,是他心情好大发慈悲没用他的一只手抵债。

大约男人对可爱的小女孩都多了几分耐心,就算是江一这种不好管闲事的也一样。

既然拉了手,就没把人甩开,拉着人往外走。

走到半路,江一觉得拖着人走太累,干脆把人抱了起来。

赵秋怡电话都还没拨通,看两人的背影,身后的一群人无聊地吹口哨,不乏有人好心联系阮晨柯,提醒他错过了妹妹被抱走的美好场景。

/

===甜心小可爱 第2节===

蓬蓬的裙摆把黑色的椅座填满,副驾驶位就像是摆了个大型娃娃。

阮玉一只手抓着江一的衣摆,一只手捂着心口。

江一等了半晌不见她松手,侧身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不过俯身的时候,视线不可避免的在她胸口停留了半秒,也就这个地方能看得出他旁边这位是成年女人。

甚至比普通女人的还要更饱满……

“谢谢……”

阮玉一眨眼就有水珠在眼角闪闪发光,受惊瞪大的眼睛,懵懵懂懂。

像是迷路找不到家人,求助警察叔叔,又被高大的警察吓到的小孩一个样。

江一瞥了她眼,他刚刚觉得她是个女人的想法,大概是头昏了。

把这女人当做真正的孩子,江一多管闲事的不耐烦淡了些:“去医院还是回家?”

阮玉眼眶撑大,似乎在思索江一话的意思,江一耐心等了半晌,终于听到一声细声细气的“回家”。

“输地址。”

江一把导航扔给了阮玉。

黑乎乎的手机扔到身上,一下子就沉入裙摆,被层层叠叠的蕾丝掩在了里面。

江一扯了扯嘴角。

阮玉把手机摸了出来,把地址输入了进去,再次认真的道谢。

虽然还是呼吸不畅,但离开了嘈杂的party进了车内的密闭空间,犯病的感觉渐渐退了下去。

理了理压着的裙摆,阮玉深深吸了几口气,车内淡薄荷的味道涌入鼻腔,阮玉软软地朝江一笑了笑。

江家的哥哥跟她四哥说的一样,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只不过看起来凶了点。

幸好向他求助了。

有人叫他江爷,江叔,江先生,倒没有人叫过他江哥哥。

江哥哥帮帮我?

脑海里软绵绵的声响回荡了遍,江一揉了揉头发:“抽屉里面有水。”

“嗯嗯。”阮玉点点头,取了一瓶水,费力的扭动。

余光见她开的艰难,江一空出一只手,不费力的单手转开:“好了。”

“我平时拧得开的。”

阮玉小声辩解,把瓶盖彻底转动离开了瓶子递到了江一的旁边:“江哥哥喝水。”

“不用。”

听到江一拒绝,阮玉把瓶盖转了回去,抱在了怀里。

下午的阳光刺眼,阮玉安安静静的坐在阳光里,卷翘的睫毛时不时闪动两下,江一扫了几眼,才开了遮阳。

车内突然暗了下来,阮玉愣了愣,侧脸对江一灿烂的笑了笑。

这女人还真爱笑。

越看江一越觉得他侄子的胃口与众不同,那么乖巧的小女孩,光是幻想都觉得禽兽不如,他却想着弄回家当老婆。

走了一公里不到,电话就如潮水的打了进来,江一把车停靠在了路边:“等你四哥过来接你。”

“好。”

阮玉默默松了口气,虽然江一人不错,但是跟亲人在一起她更有安全感。

接了电话发了定位,阮玉犹豫地扣着裙摆,想着是不是该礼貌的跟江一解释自己的状况。

“我……”

“嗯?”

“小女孩”在不能抽烟,江一转移注意力的滑起了手机,漫不经心地靠在车椅上,鼻腔里发出简单的单音节,懒洋洋的态度反而让阮玉格外的安心。

“我有旷野恐惧症,犯病就会特别焦虑不安,稍微严重就会呼吸不过来……”

回想刚刚的感觉,阮玉现在都还有些后怕,她已经很久没有那种别掐着脖子喘不过气的感觉了。

就像是一瞬间,突然就有人把她身边的空气全部抽走。

被父母知道,估计又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出门。

“旷野?”江一回想了party的大小,离旷野有很大的距离。

“只要离开家门,在室外就不自在。之前已经好很多了,也可以单独出门,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犯病了。”

阮玉小声的跟江一解释,她这个病除了家人并没有什么机会跟别人说起,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江一理解。

“哦。”

江一大概明白了她这病的意思,应了声久久没听到旁边发出声响,瞟了她眼。

她靠着椅背,乖乖巧巧的盯着车载香水上摇动的花发呆,略肉的嘴唇翘起,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的女人求吻的姿势,放在她身上自然正常不过。

江一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屏幕上滑动的头像因为他的停顿点开了一个,江一扫了眼,不用挑了正好这个。

阮晨柯开飞车追了上来,闯了一个红灯,到阮玉面前的时候满头是汗,脖子上领带都歪到了一边。

阮玉捏着他的领带放回原位:“别怕,我不告状。”

他哪里怕告状,阮晨柯按着她的肩上下把她打量了几遍,在她眼里捕捉到了还未褪去的惊恐:“是四哥不对,怎么把你扔下了,有没有哪里难受,心口疼不疼。”

江一眯着眼,看着阮晨柯把阮玉抱进怀里,在她额上安抚的亲了亲。

层层叠叠蕾丝裙摆在风里荡漾,裙下奶白色的腿修长笔直。

白的晃眼,江一扯了扯嘴角发动引擎,车速绝尘。

听到引擎的声音,阮晨柯这才想起来做好事的江一,看着跑车的车屁股,想起那伙人说江一抱了妹妹。

阮晨柯:“江叔没对你做什么吧?”

“江叔?”阮玉抱着手上的水愣了愣,懵懂地看向阮晨柯,“江哥哥不是四哥要介绍给我认识的朋友吗?”

是朋友的话,为什么要管他叫叔叔?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提前砸的霸王·v·,爱你们啊哈~新坟埋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1-23 00:12:38

猫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2-15 20:31:27

棠眠的宝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8-03-03 10:18:42

27312233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8-03-14 10:39:18

Page 1 of 68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56 | 57 | 58 | 59 | 60 | 61 | 62 | 63 | 64 | 65 | 66 | 67 | 68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50904.html
下一篇
棠眠:《甜心小可爱》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