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郁笛:一滴水,盈满了旷世的漂泊

诗歌|郁笛:一滴水,盈满了旷世的漂泊

一滴水

仿佛我遇见的一场哭泣,这掩面的沙,浩瀚的悲伤

被一首歌曲缠绕着的库姆塔格,在沙漠的背后

一滴水,盈满了旷世的漂泊——

你的歌声沙哑,嗓子里,含了一把命运里的霜

你还会遇见自己,前世的风波,江湖上的雨雪

一切未了的,恩怨情仇——

消失了那么久,你不会是,挥一挥衣袖的那个人

你曾经错过的那个背影,正日夜兼程,赶在回家的路上

谁愿意捧回这一滴水,披星戴月。

松树塘望雪

总是望见雪,站在低处的山坳里,一截时间的朽木

经历了怎样无声的断裂,有如喧哗,遁入天山的苍茫

而怎样的雪,使万松耸立,望不见英雄远去的背影

军塘夜客,月色里早已照不见灞桥的烟柳,恨与别

清辉寂照,我说的是旧时明月,垭口上结满了漫长的霜花

你只是回首,松呼风应,一夜雪,白了少年头

玛卡地

你在高山上看见的这一片绿,在整个夏天里显得如此矮小

却是我在昆仑山上遇见的,最为惊心动魄的生长

在昆仑山脉和海拔高处稀薄的空气里

玛卡地上的黑色滴灌带,使一些水也有了硬度

我站在玛卡地一面迎风的山坡上,眺望着对面的山梁

风和日丽的正午,莽原蠕动着焦黄的土色

黄尘漫卷呀,山路盘旋,要多么持久的耐心

与这巨大的车轮碾过的尘土,擦肩而过

就像这些黝黑的面孔上,维吾尔牧工的年景和收成

他们四季的游牧里,高山上羊群和低处的水源

与玛卡地毗邻的这些风景,早已陈旧如经年的传说

我说的是一座高原牧场,和她不曾下山的往事

白石头

沿途,在去往塔什库尔干的道路两旁

在河流与山谷的缝隙里,白石头立在篱笆的外边

或者,一堵白色的,石头堤坝挡住了去路

我坐在小车里就着沉沉的暮色,一掠而过

眼看着,夜色就要淹没了高原上的荒途

白石头上星光点点,照亮了没有灯火的荒原

我不知道这是刻意的挽留,还是无意的摆放

一些石头上彻夜的白,使我没有了落脚的方向

它们没有望见故乡的云朵

那些会飞翔的翅膀,在雪山和云天之间,有一条蓝色的通道

秋野也会是一些无边的畅想,在草地与河流的挽留间

晴朗即使只是短暂的,我也没有错过那一朵朵盛开的白云

在草原的腹地,我或许只是站在一枚草尖上的遥望者

可是,穹庐之下,云朵也没有放过一枚草尖的注视

秋天有多么遥远,巩乃斯忧郁的眼神就有多么深邃

草莽的山野间,总是被一些水雾缭绕,而云层越过了西天山

那些浩茫的尘世、果园,水塘和低矮的村庄,也擦肩而过

一只小马驹摇头晃脑地从草甸里走来,背对着一座去年的草垛

一群羊忘记了吃草和眼前的水塘,它们也看见了一片云朵的故乡

流沙河

我多么想告诉你这些高地上的明灭,烈日下面的那一片河滩

你离我有多么远,缥缈的水,溅湿了的遥望和漫长的干渴

河水喧哗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倾覆而来,而我在哪里呢

我需要牵紧了你的手,在南疆的焦渴里一路找寻

我想起了那些年,在你的河滩上遇见的石头,那些年的铁石心肠

如果我只是一个人的流浪,我多想带着你一起走遍天涯

河水滔滔,往事不绝。

此刻,你也只是一个人,望见了我泪流满面的西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4988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