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一时之间有太多的话想说,但一时之间却又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从故事的一开始,就对叶骞泽少了几分好感。他总给人感觉少了一些大男子气概。也许是他那不温不火的慢性子在很多事情上有好处,但有些时候,需要选择需要果断的时候,他却无法当机立断,我并不怀疑他对向远的感情,但也始终认为他不仅仅是为爱才娶向远为妻的。

这样说无疑是残忍的,但现实就是如此,不是批判一番就能逃避的。在商业战场上叶骞泽自然不是向远的对手,而当时江源公司又频现危机,太需要有一个得力助手了,而向远无疑是最佳人选,叶父的这盘棋果然高明,向远就这样被困在了叶家,生生世世也无法摆脱,因为她心甘情愿,身陷囹圄。

若不是叶秉林和滕云的一再明示暗示,向远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哪一天成为江源真正的主人,她认为自己再怎样努力也不过是个外姓人,江源永远只能姓叶。可这么多年,她到底是嫁给了叶骞泽还是江源公司,恐怕都分不清除了,她和丈夫聚少离多,倒是和江源更为亲近。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如果说向远付出了所有心血,得到了相应的回报,那么一切也都是值得的,可真相却是什么,现实狠狠地扇了向远一个耳光,商场上所向披靡、风光无限的女强人,竟然输给了一个当妓女的村里人,说出来简直就是笑话,而叶骞泽呢,竟然许给那个女人“江海垂钓,以此终老”的承诺,我不知道在他的心中置向远于何地,正如向远所说的,她的丈夫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却把向远伤到底了,却只有一句对不起。

也许向远在做出最后那个决定的时候,心里痛苦又纠结,也许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已经不堪重负了,这份情这笔债,她该如何继续偿还,她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在说出撕票的那一刻,她的心有多疼谁也不知道,叶骞泽说向远有些时候冷酷无情,可这一时她没有,当她听到电话那头巨大的海浪呼啸而过时,她终于深刻感受到后悔的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和叶骞泽终于尘归尘,土归土了,他们之间究竟是谁欠了谁的,这份情太重,还不起,担不起,也算不清楚。

也许一直以来向远也包括身边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爱钱的女人,没有错,她的确爱钱,但不只是爱钱,也爱一个人,一个比那些花花绿绿的纸片更重视更珍惜更不愿意失去的人。她曾经也以为那个人会与她有相同的感受,可是错了,错得有些离谱,在那个人眼中,向远只是帮助实现愿望的那个小精灵,愿望的内容没有关于她的,所以当她破瓶而出的时候,所要做的就是杀死那个瓶子的主人。

向远是个好强的人,也想过为了叶骞泽放下身段,并且真的这样努力了。叶骞泽看似性格懦弱,不温不火,但毕竟也不失精明,每一次向远努力赢了他,却不成想是他在让着自己,就像那牌局一样。这样的感受的确不舒服,可彼此最亲近的人总是计较胜负,是不是会让人感到些许惋惜,这样的相较又真的有几分意义。

总是感觉向远与叶骞泽之间的爱不够浓不够重,建立起来的信任总是出现问题,叶骞泽没有花费那么多的力气就把向远娶回家,而向远的应允好像也少了一份坚定与笃信。也许当时答应求婚到底原因何在,她也想不清楚,是为了钱、为了他那个人,还是二者皆有。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也许是叶骞泽的性格注定不适合商场的这个环境,他活在这个圈子里很痛苦,也许做个老师才是真正适合他的,可是他偏偏姓叶,他别无选择,想要摆脱这种束缚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正如他最后的归宿。他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不愿让父母高兴,可是他就是做不到,他喜欢用逃避的方式来面对问题,也许不是真的想这样,却又不得不如此。每一次如果不逃避就会伤害,可他也许没有想到这种逃避所造成的伤害更加深刻,他在这种逃与不逃之间纠结着,当所有矛盾积聚到顶峰的时候,便是无可挽回的结果!

在叶骞泽心中,向远是最坚强的人,甚至认为她是个可以不需要人陪伴的人,所以他可以对任何人留情温情甚至是滥情,却惟独对向远残酷残忍。叶骞泽再明白不过,叶灵即便再爱他,他们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可他偏偏就是狠不下心来,不能拒绝别人却又让两个人陷入痛苦纠结。叶灵的精神世界我没有办法探究,但她无疑是个孤独的人,父母忙碌也无心为她排解心理上的困惑,叶家虽然光鲜无比,实际上却是折磨人的笼子,困住了叶骞泽,困住了叶灵,也困住了向远。

儿时叶灵的一次过失,让莫恒变成了智力上有缺陷的人,其实叶灵推了梯子一下,只是小孩儿最漫不经心的举动罢了,以两家的交情这本也不算什么,可谁知命运无常,两家的交情陷入了僵局不说,到了后来竟然要以叶灵来挽救江源。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叶灵的答允想来也有她的理由,就像她对向远所说的那样吧,既然叶骞泽不能娶她,那么娶向远或者别人对她而言也就没有区别了,那么她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吧,所以她可以答应嫁给莫恒,甚至可以吃下从莫恒嘴里吐出来的剩饭残渣。

这样的场面看了让人心痛,让人惋惜。叶灵虽然有些抑郁孤僻,但她实际上却也是个明白人,她不想让哥哥嫂子为难,答应嫁进莫家,可她也知道嫁入莫家会是什么样的后半生,她真的受不了,所以她只能结束自己的生命,用血来保留她最后那一份尊严。在别人眼中她是个异类,可她始终是自己的天使,是自己的神,她要为自己做一件事!

有时觉得向远很可恨,有时又觉得她很可怜。村中算命先生的预言竟然一一应验,她向远注定要六亲零落吧。起初她对这个预言一笑置之,可是直到向遥不行的那一刻,她才真正地感到不安与恐惧却为时已晚。弟弟向迤被一次玩笑断送了性命,叶骞泽最终也离自己而去,这一次向遥也难以逃脱,向远终于明白六亲不在的感受是什么了,如果有如果,是不是可以少一些苦难。

也许叶秉林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才终于明白了“一念放下,万般自在”的道理,他也将这句话写给了向远,可是向远未能领悟。许多许多的事情她无法释怀,如果真的可以岂不是人人都得道成仙了。

向远注定一辈子也撇不开与叶家的关系,叶骞泽死了,还有一个叶昀,她依旧无法离开叶家,没有了叶骞泽,叶昀依然会把她拴在这里,她永远也走不出这个牢笼。叶家的每一个人大概都活得不快乐,叶秉林、叶秉文、叶太太、叶骞泽、叶昀、叶灵,他们都活在自己为自己建造的那个圈子里,走不出去,也不愿意走出去,他们宁可活在痛苦的快乐里。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叶昀虽然是向远的弟弟,但他却一直爱着她,也许在他年纪还很小的时候会把这种感情当做依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和向远都明白了,他叶昀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就是爱向远,这一点很明确。可向远却偏偏成了自己的大嫂,是不是很讽刺,他还有机会吗,他的爱在向远那里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笑话。叶昀每每在她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感情,总是被向远刻意地忽略,她不是不知道,只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她已经回不到过去,她早就已经别无选择。

向远并不一心想把江源占为己有,可是叶家人所作所为终于让她不得不所有行动,所以即便是枕边人遭遇不测被绑架,她却仍然让匪徒撕票,过往种种伤她太深,她从这一刻开始,也要为自己活,也终于要自私一次了,之前的岁月全是为了叶家,现在起她不要再这样了。

也许叶家的这把火来的正是时候,烧掉了一切,所有的愉快和痛苦都化作了青烟,可是为什么还是夺走了向遥留下的婴儿,向远恐怕也不知自己做了什么,亲人一个个离开,就连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久的孩子,也被召了回去。

叶昀也被烧成重伤,危在旦夕。向远已经失去了向遥、向迤、叶骞泽还有小侄子,她只身下叶昀这一个亲人了。章粤问向远到底把叶昀当做谁,其实是什么人也许并不重要了,他就是向远今后生命中最最重要的那个人,许是爱人,许是亲人,只是都已经不要紧了。

山月不知,心底事——书评《山月不知心底事》(辛夷坞)-爱读书

如果向远一直生活在那个僻静悠远的小山村里,如果叶家一直生活在大城市中,如果叶灵不曾见到过那个吊坠,如果叶骞泽没有为袁绣强出头,如果叶骞泽没有早就和袁绣相识,如果向遥没有和向迤开那个致命的玩笑,如果叶昀没有改姓,如果叶灵没有推倒莫恒脚下的梯子,有太多太多的如果,如果这些如果都是现实,是不是这个故事里就算没有太多的喜悦欢乐,至少也不会像这样一般痛得无法言语。

这样经历过才发觉,袁绣竟然也不失为一个精明的女人,甚至胜过了向远。她把两个戒指分别给了沈居安和叶骞泽,真爱不是该只有一份便够了吗,她是为了万无一失吗,可就算是这样,她仍然什么也没有得到。因为她想不到沈居安会碰到章粤,那个懂得如何好好爱一个男人,留住一个男人的女子,她也想不到叶骞泽会有向远这样一个妻子,一个在得知真相后宁可让自己痛不欲生却不会让对手轻易得逞的女人。

袁绣大概也是个会算计的人,可无奈对手亦是强中之强,所以她只有被逼到医院这种结果,至于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也许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沈居安不会离开章粤,而叶骞泽也不会再回来,一切就随海浪消逝吧。

向远欠了叶昀一场日出的美景,不论叶昀到底是她的谁,也不管向远到底是他的谁,总之以后的路上彼此相依相伴,至于其他那些干扰,就让它们自己融化在太阳下吧!

来源:雨打残荷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4103.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