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01 水风凉处读文书:历史上的花蕊夫人

苏东坡有一首著名的《洞仙歌》,其中有一句是这样写的:“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但很多人不知道,苏大学士这句流传千古的词,实际上是从后蜀末代皇帝孟昶所写的《玉楼春》当中,“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暖”这两句诗化用而来的。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孟昶这首《玉楼春》描述的,正是他与爱妃花蕊夫人在月下缠绵的一段风流故事。而这位花蕊夫人徐氏,也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女子,在得知孟昶向赵匡胤投降之后,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挥毫泼墨,提笔写就一首诗:“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蕊夫人”这个称呼,并不是特指深受孟昶宠爱的这位徐姓妃子,“花蕊”只是蜀地的一个称谓,用来形容女子的美貌,有诗云:“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

后蜀国的徐氏,并不是蜀地最早的“花蕊夫人”,在她之前,还有一位前蜀国的“花蕊夫人”。

据《蜀褚机》记载,以“花蕊”喻美女,最早是蜀人用来形容前蜀内枢密使潘炕的爱妾赵解愁,史书说她“有国色,喜为新声及工小词。

前蜀的国君王建,本是私盐贩子出身,虽然目不识丁,但却颇好附庸风雅,前蜀建国后,王建偶然造访潘府,见到赵解愁,被她的才色所吸引,但潘炕也是一个有骨气的臣子,面对国君讨要爱妾,他咬紧牙关、拒不献出,王建也只得罢手。

由于对这位“花蕊”求之不得,王建后来的另一位宠妃便有了“花蕊夫人”的称号。

巧的是,与后蜀国的花蕊夫人一样,前蜀国的这位花蕊夫人也姓徐,她是后唐眉州刺史徐耕的小女儿,和姐姐大徐氏一起,被王建纳入自己的后宫。姐妹俩一时专宠,大徐氏被封为贤妃,而花蕊夫人小徐氏则被封为淑妃。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小徐氏为王建生下一个儿子王衍,王建去世之后,王衍继位做了皇帝,而小徐氏则成了太后。王衍因是独子,自幼得宠,因此养成了荒嬉无度的恶习,对吃喝玩乐十分在行。

王衍在位期间,大兴土木,修筑了专供皇家居住的宫殿“宣华苑”,徐太后与受王衍宠爱的妃嫔们均迁居于此。在这座皇家花苑中,花蕊夫人用纤巧的笔触,写下近百首或婉约或浓丽的宫词。

不同于文人词客的卖弄词藻、隔靴搔痒,花蕊夫人这些宫词,其用词虽然简单、直接,但其笔下的情态场景却都神完气足,人物各具神韵。其宫词大多围绕蜀王宫禁苑池景而写,四时行乐,各有其美。冬日红泥小火炉,春时宫娥晓妆成,夏日水殿读文书,秋晓举袖扑蜻蜓。

然而,此苑之最盛时,不过五年光景,随即,前蜀便被后唐所灭,而王衍、花蕊夫人,以及那些俏丽的妃嫔们,全部被后唐国主李存勖所诛,花蕊夫人所作的宫词,也从此流落民间。

所幸,这些沧海遗珠被才女作家苏泓月收集起来,编成一部《宣华录》,我们才能得以一睹前蜀宫苑中那些风华与繁艳。

依照花蕊夫人宫词中所涉及的内容,这本《宣华录》又细分为“宫阙楼台、绣陌交通、良工巧物、花果栽植、宴饮行乐、应时饮馔、四时嘉节、闲情逸趣、骑马射猎、歌台舞榭、谪仙冠裳、宫人日常”等十二卷。全书以文释诗、以物造境,98篇词清句丽的精致小文,辅以近300幅墓葬出土文物的图片,为我们重现晚唐五代时,宣华苑中那些鲜为人知的绮丽与繁华。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02 春天睡起晓妆成:晚唐五代的美人妆

由于这位徐氏花蕊夫人在前蜀宫中身为顺圣皇太后,而非一般的后宫妃嫔,因此,在她的宫词中,绝少那些后宫怨妇之语,更多的是像一幅细笔描摹而成的青绿山水长卷,而花蕊夫人自己,则以一双明慧的、旁观者的眼睛,操持着纤丽的笔墨,记录下她的所见所闻,让我们一窥宣华苑里的苔痕梦影。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在《宣华录》中,收录了这样一首宫词:

春天睡起晓妆成,随侍君王触处行。

画得自家梳洗样,相凭女伴把来呈。

这首诗中描述的,正是蜀宫里的妃子们画晨妆的样子。女人都是爱美的,更何况宫里的女人呢?“卷珠帘,开妆奁”,女子化妆自古以来就是一项非常细致的手工活,想要化出一套精致的妆容,更是需要进行无数程序、耗费许多时间——女为悦己者容,如果不是为了取悦那位独擅后宫的君王,宫中这些女子们又何必每天都起个大早,连美容觉都不敢多睡片刻呢?

时尚潮流总是随着时代变迁而发生改变,五代十国时期,女子的妆容沿袭自晚唐,先要在脸上敷一层香粉,让肤色均匀白皙,便于下一步操作——这个程序的作用和今天的女孩子们打粉底是一样的。

打了粉底之后,就要画眉毛、涂口红、抹胭脂——你看,即使跨越千年时空,爱美的女孩子们化妆的程序还是大同小异啊。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说起画眉之法,还要追溯到隋唐两代。隋炀帝喜好女色,从波斯大量进口螺子黛,赐给宫女妃嫔们画眉。颜师古在《隋遗录》中记录了这件事:“由是殿角女争效为长蛾眉,司宫吏日给黛五解,号为蛾绿。螺子黛出波斯国,每颗值十金。后征赋不足,杂以铜黛给之,独绛仙得赐螺子黛不绝。”从这段记载中不难想象当时宫女们狂热追逐螺子黛的情形,而“黛螺”也就成了眉毛的美称。

到了唐代,眉妆的画法更加变幻莫测,甚至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初唐时期流行的是宽而曲的月型眉,从贞观年间,画师阎立本绘制的《步擎图》中,我们就能看到,当时的宫女皆作此妆。而到了盛唐开元年间,流行的眉型逐渐演变成长、细、淡。

唐明皇就非常迷恋杨贵妃的眉毛,还给她的比较好看的几种眉妆起了一些好听的名字,例如:小山眉、五岳眉、垂珠眉、月棱眉、分梢眉、涵烟眉等,后来经过御容院的画师进行总结和辑录,绘制出一幅“十眉图”。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至于口红,那说法就更多了。宋代陶穀著有《清异录》一书,其中就记载了唐僖宗和唐兆君时期,宫人用于点唇的“胭脂晕品”,例如:石榴娇、大红春、小红春、嫩吴香、半边娇、万金红、圣檀心、露珠儿、内家圆、天宫巧、洛儿殷、淡红心、腥腥晕、小朱龙、格双、唐媚花、奴样子。你看,这些雅致风流的唇彩名字,完全不亚于今天各种繁复的口红色号呢。

而且,古代制作唇脂的时候,还会添加各种香料,什么沉香、苏合、丁香、麝香、白胶香、雀头香、苜蓿香、零陵香、茅香、甘松香等,不知要比今天的口红高到哪里去了,难怪韦庄会用带有一丝丝香艳气息的口吻说:“朱唇未动,先觉口脂香”了。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03 水心宫殿胜蓬莱:风光永沉的宣华苑

南宋文人洪迈曾写过一本名为《夷坚志》的志怪集,其中有这样一段故事:

话说在绍兴二十一年的四月,蜀帅李西美手下有一个叫陈元父的幕僚,他家就住在蜀帅衙门东边的双竹斋。有一天夜里,他听到门外传来妇女的说笑声,心里很诧异,就起身向窗外看去,只见十几个绝色女子,穿着华丽而古旧的衣服,或坐或立,或步庭中。

其中一个黄衣女子说,中夜无以为乐,大家一起赋诗吧,随即便开口吟出一首诗,曰:“晚雨廉纤梅子黄,晚云卷雨月侵廊。树阴把酒不成饮,说着无情更断肠。”另外一个红衣女子应声和了一首诗,曰:“旧时衣服尽云霞。不到迎仙不是家。今日楼台浑不识,只因古木记宣华。

然后,这群女子似乎感应到陈元父的存在,便突然消失了。陈元父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她们是一群女鬼。过后,陈元父把这件事讲给附近的老人听,老人都说他是碰到蜀王宫的女鬼了,因为他所住的地方,恰好就在蜀王宫的旧址上。而那些女鬼口中吟咏的“宣华”,也就是前蜀后主王衍在旧时摩诃池一带所建造的宣华苑,位置大概在今天成都的天府广场一带。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隋文帝开皇初年,蜀王杨秀扩城,自秦城西边将土取尽时,始现一池。刚好有一胡僧来此,见到湖水浩瀚,忍不住以梵语赞之:“摩柯宫毗罗!”因此这个池子得名“摩柯池”。

到王建创立前蜀国时,将摩柯池改建为皇家內苑中心,并改名为“龙跃池”,以彰显天子之势。

王建死后,王衍继位,再次大兴土木,“宣使龙池再凿开”,把龙跃池的碧水青波,改造为江海浩阔之势,“水心宫殿胜蓬莱”,其间亭台楼阁,巧夺天工,远观胜似海上仙山,就连传说中的蓬莱胜境,也望尘莫及。

王衍得意于自己的杰作,将这座內苑命名为“宣华苑”。宣华者,明亮馥郁之花色也!在前蜀內苑漫步,随处可见四时不断的如锦繁花,熠熠长新。正如那首宫词所唱:“辉辉赫赫浮五云,宣华池上月华新。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然而,宣华苑里的穷奢极欲,掩不住将尽的前蜀气运。勤政殿里看不见勤政的君王,年轻的君王领着一群同样年轻的少女,在宣华苑里醉生梦死,贪尽欢愉——他们不知道,不久之后,宣华苑里的一切风光,都将随着落日永沉岁月!

五代十国,这段隐藏在唐、宋两大王朝之间的时代,是一个尤为黑暗和混乱的时代:短短数十年里,藩镇动荡、征伐四起,文人隐世、百姓哀苦,一面是王侯将相的欢歌纵欲,一面是平民百姓的累累白骨。

正如苏泓月所说:宣华苑,是一个乌托邦,一座封存青春的园林,也是一座真正的太虚幻境。

宣华阆苑里,生长帝王家的韦婕妤就像一枝碧桃花;李昭仪静夜纸窗绘墨竹,窗外月明风清;李玉萧执板小唱“月华如水浸宫殿,有酒不醉真痴人”晓钟声罢,红纱窗前,刘宫人的秀发重又挽起新赐云鬟;不知何处传来几声马儿嘶鸣,但见“鞍鞯盘龙闹色妆”,一位罗衫玉带佳人手执紫游缰,忽然挥鞭调转方向,策马直向小红楼奔去……美人如画,但终究落得个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下场。

在一场细密如珠帘般的黄梅雨后,南宋的晚云收尽,前蜀的明月重新浸映宣华池,薄薄地洒在十里水槛回廊上。我们坐在月下,翻开手中这本厚厚的《宣华录》——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宣华阆苑,众芳重现!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一部《宣华录》,读懂花蕊夫人
来源:无斋公子的历史讲谈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3223.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