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阿信 陈小三 飞廉 雷平阳 人邻 杨角 水刃 李点 等

诗特刊|阿信 陈小三 飞廉 雷平阳 人邻 杨角 水刃 李点 等

诗特刊|阿信 陈小三 飞廉 雷平阳 人邻 杨角 水刃 李点 等-爱读书

有人说,诗歌离我们太遥远了,其实诗歌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个人也许都是诗人,每个人的一生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行动在书写、完成属于自己生命诗章,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上闪耀的光亮。

那些年,在桑多河边

阿信

下雪的时候,我多半

是在家中,读小说、写诗、或者

给远方回信:

雪,扑向灯笼,扑向窗户玻璃,

扑向墙角堆放的过冬的煤块。

意犹未尽,再补上一句:

雪,扑向郊外一座年久失修的木桥。

在我身后,炉火上的铝壶

噗噗冒着热气。

但有一次,我从镇上喝酒回来,

经过桑多河上的木桥。猛一抬头,

看见自己的家——

河滩上

一座孤零零的小屋,

正被四面八方的雪包围、扑打……

藏汉对照的晚霞

陈小三

白云与乌云辩论至傍晚

在西天一起成为灿烂晚霞

这是雨季

选择傍晚下雨的我

被晚霞选择

听见楼下的孩子用汉语

与楼上的母亲的藏语对答

母亲在喊孩子回家

我在窗前凝神听着

无法开口

他的母亲叫卓玛

我的母亲听不见

婺江路36号

飞廉

最后一次,我来此投宿,几天后,

它将拆作废墟。这是我住过的

最荒凉的旅店,一年到头,下着梅雨。

四壁破败,如一部亡国者的宪法。

床单上,青春,只剩下交媾的痕迹。

一只红色时代的挂钟滴答滴答走着,

已失准多年;从没有人试着调准

或毁弃它,这世界才因此多磨多难,

今晚我才如此悲伤。

诗特刊|阿信 陈小三 飞廉 雷平阳 人邻 杨角 水刃 李点 等-爱读书

仿卡夫卡

雷平阳

乙未年冬月的一天

在南海边的旅舍里

我从涛声里一觉醒来,发现

旁边的床铺上

江南名士胡弦

他变成了一截沉香木

而我的体内

则多出了一个

咄咄逼人的铜香炉

洁净的人

人邻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一生一世

仅仅吃一种东西。

比如单一地吃土豆、玉米。

假如是一个女孩,比如

她愿意一辈子吃无花果,

一辈子都这样,

满身甜蜜、馨香!

这样的人,多好,单纯地相安于

几个土豆,几穗玉米,一抔无花果。

甚至,我希望能有一个

只饮清泉的人。

以至于他们可以有这样的命名:

吃玉米的人,吃土豆的人,吃无花果的人,

喝泉水的人——这些洁净得

令人感动,也叫人有点微微难过的人。

乡下见闻

杨角

木茼蒿一直在乡下苦读

夕阳下山,一次次看见它西斜的剪影

那天我去橘香小镇拜访山水

它和黄金菊同时陪护在公路两侧

十里外是长宁县城

再过几年,它就能到达城郊附近

把一根木茼蒿衔在嘴里

才知道它一身苦水

从未放弃苦读和农耕

去往城市的途中,它有了

黄金菊一样的花瓣

每一次开花,都形同金榜题名

诗特刊|阿信 陈小三 飞廉 雷平阳 人邻 杨角 水刃 李点 等-爱读书

原 谅

水刃

最初的原谅

是原谅你

后来 我都可以原谅了自己一一

那么多的树

成了木头

那么多的 木头

成了灰

一一那么多的 灰烬呵

为了陪着风

猛然 高立起来

直接哭了

李点

我能想到最开心的事

是我死了

你风尘仆仆来看我

最好不过的情景

是你一个字都没说

直接哭了

窗 外

胡弦

只有在火车上,在漫长旅途的疲倦中,

你才能发现,

除了火车偶尔的鸣叫,这深冬里一直不曾断绝的

另外一些声音:窗外,大地旋转如同一张密纹唱片。

脸贴着冰凉的玻璃,仔细听:

群山缓慢、磅礴的低音;

大雁几乎静止的、贴着灰色云层的高音;

旷野深处,一个农民:他弯着腰,

像落在唱片上的

一粒灰尘:一种微弱到几乎不会被听见的声音。

我的母亲

华万里

我的母亲,坐着马车走了

被扬为一阵尘埃

那是个多梧桐花的夜晚,我的母亲

淡紫淡紫地死去

自缢的绳上,打满了月光的结

我的母亲,很空,很干净,她承受不了

生活的重和男人的脏

满坡的野花哭了

六十多年了我的母亲,肯定

不回来了,草根中有她白发苦涩的香

我只在梦中,一遍一遍地

做她的儿子

在梦中一遍又一遍地痛嚎

像石头在空中翻滚

而今梧桐花又多了起来,多得满院都是

我又看见母亲了

她在花间,淡紫淡紫地闪烁

或者轻轻地摇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988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