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爱德华·托马斯译诗选

文丨[英]爱德华·托马斯

译丨[萧易

新 年

他就是我在树林里,偶遇的那个人

那个风雨交加的元旦早晨;乍眼一看,

50码开外,我简直说不清,那个奇怪的三脚架

多大程度上会是一个人。他的身躯

朝水平方向弯折,一端被双腿

另一端被搂草耙,均衡地支撑着

他保持这姿势,与其说像个人

远不如说,他的手推车的轮廓,更像一头猪。

然而,当我发觉,那是一个弓腰的老人,

我立刻联想到,那些男孩子们也会

弓腰玩耍的游戏,“大人物”,

“吊袜带”,或“跳蛙”。听到脚步声

他开始挺直腰板;

披风下,他的头像乌龟脑袋那样转动;

他客气地取下,嘴里未点燃的烟斗

然后,我祝福他“新年快乐”,

他从侧面向上一甩头,咕哝着——

树林咆哮,我听到的只有——

“新年好,也但愿它快快来到,过得逍遥。”

我大步走过,而他也继续耙搂树叶。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融 化

点缀着半融化雪景的土地上空

思索的秃鼻鸦在巢穴里嘎叫

它们从榆树之巅看到,微妙如草上之花,

而树下的我们却一无所知,冬季已逝。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挖 掘

今天,我只靠气味

去想,—— 枯叶散发的气味,

还有欧洲蕨,和野胡萝卜的种子,

以及正方形的芥菜田;

怪味飘散

当铁锹铲到树根,

以及玫瑰、醋栗、覆盆子,或羊角芹,

大黄或芹菜;

还有烟雾的气息,

从篝火点燃的地方飘来

死掉的,废弃的,危险的,

都转变成了甜味,

有足够的东西

让你去闻,去碾碎黑色的土壤,

而知更鸟又开始唱起

有关秋天之愉悦的哀歌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就像雨水轻触

她就像雨水轻触

在一个男人的肉体、头发和眼睛上

当散步的喜悦就这样

让他陷入惊讶:

他内心激荡着对暴风雨的爱,

他歌唱,他大笑,噢,我知道该怎样,

但是回来之后就忘了

正如我不会忘掉她的那句“现在走吧。”

那两个词关闭了一扇门

在我和那福佑的雨之间,

它以前从未被关上

将来不会再被打开。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间 隔

狂野的一天已结束

即将来临的,一个

更狂野的夜晚,让位给

短暂的黄昏。

结实的浸透的路

上升并消失

在高高的山毛榉中

它几乎是在闪耀。

山毛榉树维系着

一种猛烈的休憩,

深深呼吸

来自西方的风

树林是黑色的

萦绕着一片模糊的蒸汽

在那之上,云层

绽裂,射入一束微光

不过,樵夫的小屋

坐落在爬满常春藤的树丛边

并未在光线或微风中

醒来

它向上冒烟

无动于衷:

在暴风雨的羽翼下

它温柔地弓下腰

它不在乎

微光或阴暗

它停驻在那儿

而我将会漫游

死亡,并遗忘

长满树木的小山

微光,湿气,

这咆哮的宁静。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你会在

这么迟的时分

跟我肩并肩骑行吗?

噢,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如果夜晚

有月亮,

又圆又亮的话?

噢,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你会来吗?

如果当时,正午

也会发光,

而不是月亮?

美丽的人儿,你会来吗?

你原打算来吗?

你原打算来吗

别嘲笑

如果还是

早晨?

亲爱的,你原打算来吗?

如果你来,

就赶紧来吧。

猫头鹰已经叫过了;

天黑了

上马吧。

亲爱的,美丽的人儿,来吧。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老人蒿

老人蒿,或小伙之爱,—— 对于不认识

小伙之爱,或老人蒿的人,这名字毫无意义,

灰绿色的羽毛状药草,几乎是棵树,

跟迷迭香和薰衣草一起生长。

即便对深知它的人来说,这些名字

既装饰,又复杂化了,它本身:

至少,其意义跟名字无关

也不受时间限制。然而,我喜欢这些名字。

我并不喜欢这药草本身,但无疑

我爱它,就像某一天,那孩子会爱它

她从门边的灌木丛中采下一片羽毛

每当她进出房子时。

她经常等在那儿,掐断叶尖,最后揉皱

碎叶,丢置在小径上,也许

在想事,也许一无所想,直到她

掐到自己的手指,然后跑掉。灌木丛依然

只有她半人高,尽管两者年岁相仿;

她起劲地修剪它。一语不发;

我只能猜测,将来她能记住

多少,凭借那刺激的气味,

关于花园里的菜垄,以及树篱中

独占鳌头的古老西洋李树,还有弯曲小径,通向一道门,

门边的低矮浓密灌木丛,以及我

禁止她去采摘

      至于我自己,

已忘了我是在哪儿,初次闻到那刺激味。

我也,经常搓揉那灰色的碎叶,

闻它们,回想,再闻,再次

试图想起我在回忆什么,

总是徒劳。我没法喜爱那气味,

但我宁愿放弃其他更甜美,却无意义的气味,

而不是这种刺激味。

钥匙我已丢弃。我闻嗅那根细枝

一无所思;我一无所见和所听;

然而也看似在倾听,静待

我应该忆起,却从未能忆起的事物:

没有花园出现,没有小径,没有灰绿色的灌木丛

小伙之爱,或老人蒿,旁边也没有孩子,

父亲或母亲,没有任何玩伴;

只有一条大道,黑暗,不可名状,没有尽头。

(摘选自《江南诗》2022年第二期)

诗界丨爱德华·托马斯:你会来吗-爱读书

爱德华·托马斯(Philip Edward Thomas, 1878年3月3日-1917年4月9日),英国自然派诗人,跟美国的罗伯特·弗罗斯特齐名。爱德华·托马斯的诗作多半通过描述动植物抒发个人心境,虽然他死于一战且被某些人视为战争诗人,但其实托马斯的诗歌跟战争并无紧密联系,因此与其说他是战争诗人,不如说他是死于一战的自然派诗人。托马斯是英国最优秀、最具有现代性的诗人之一,其诗歌具有浓烈的英国乡村气息,其措辞和结构皆脱离了传统浪漫派的窠臼,在某种意义上,他的早逝是英国诗歌界的最大损失。

萧易,学者、翻译家、作家,译著有王尔德著《谎言的衰落》(2004)、贝尔著《伍尔夫传》(2005)、迪纳著《非常时代》(2008)、里拉著《夭折的上帝:宗教、政治与现代西方》(2010)、艾尔曼著《奥斯卡·王尔德传》(2015),现居多伦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986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