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

南北朝时代是东晋到隋唐之间一个长达170年,一个政权林立,南北割裂的时代。其中南方虽然经历东晋宋齐梁陈五个朝代,但是政权中心始终在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上层政权的更迭虽然对百姓生活造成影响,但是民间相对繁荣,也没有汉朝那种儒家思想,在江南地区式微,经济的发达,商业贸易的增多,催生了很多民间歌曲,或者用于歌舞娱乐,或者作为个人弹唱表演抒怀。

宋朝的郭茂倩,则通过寻找勾陈古书和地方上散落的民间歌曲,汇总成《乐府诗歌》,其中南北朝的民歌占据相当的分量,而且这些诗歌,都有着率真灵动的民间特征。

其中子夜歌和子夜四时歌,是重要的部分,这些诗歌的灵动鲜活,透过诗歌本身就可以想见当时南方地区的繁荣。因为这些诗歌表达的是情歌,这在中国诗歌历史上是极其特殊的。因为正统的诗歌,是回避淡化男女之间真挚的感情的。郭茂倩收罗的这些诗歌,恰恰证明了民歌诗词,在民间向来不缺乏,只是缺少收集。

夏天到了,我选择几首应对初夏情景交融的南北朝夏歌,以飨读者。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高堂不作壁,招取四面风。

吹欢罗裳开,动侬含笑容。“

汉朝到南北朝时代,东西方贸易增加,适合弹奏的音乐乐器多了起来,可以弹奏旋律高低抒情的曲子,也扩展了民间用以演奏的歌词从四言到五言发展,但是基本像子夜歌和子夜四时歌的,都应该是相似的曲调,耳熟能详,音乐舒缓优美,可以循环演唱。

而民间诗歌在当时就是歌词,或者这里面也有文人的润色,加上歌舞表演,更加清婉动人。

高堂没有墙壁,这是说的亭子,初夏的时节,可以领略最美的凉风。因为亭子四面必然种着树。

树木阴阴。

换吹,也许是指的欢快的风,也许是指的欢快的乐曲在演奏,无论是风吹开了女孩子的衣裳,还是她自己载歌载舞,这都是夏天薄衫舞裙的灵动美。

是温和的夏天的风让她有好心情,还是那明快的歌舞旋律让她跳动的时候,面有自然而率真的笑意呢?

初夏这么美好,可以在风中跳舞,可以在树荫下享受凉爽的风。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开春初无欢,秋冬更增凄。

共戏炎暑月,还觉两情谐。

在春天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快乐,秋冬的季节更加冷清。

夏天来了多好,两个人不用穿那么笨重,不用担心感冒。

情人们最喜欢夏天,因为温暖,身体和姿态灵动,而表达的感情也更容易捕捉和互动。

难怪鸳鸯总在夏天戏水,未必春天是恋爱的好季节,夏天才是啊。

两个人约会,传情达意,连温度天气都是最好的。

怎么会不觉得和谐呢?

古诗常常说春天好,踏青看花,可是在民间却是真实的,恋爱还是选择早夏吧,天气不冷不暖,衣裳不多不少,眉目灵动,相处和谐。有相处才有和谐呢。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

轻袖拂华妆,窈窕登高台。“

如此细腻的歌词,有时候怀疑作者就是女性,因为将扇子放在床上这种细节,男人是很少有这种主观细腻性的。

这种姿态在一千多年后的戏曲中还有,立体化表现女子的生活细节。然而这是在南北的诗歌和唱词里。我有时候觉得那个时代女孩子的细腻,和现代人也相差无几。

那时是使用的团扇,立夏之后,床上就要换上草做的席子,要使用团扇摇风避暑。

这些准备工作晚春和立夏就要开始做,因为夏天说来就来。

扇子横放在床上,总盼望着有远风吹来。

这夏天一到,动一下脸上就流汗了,只能用袖子轻轻擦,结果妆容肯定花了。

傍晚的时候,登到附近的高台上纳凉,因为高台招风。

问题是走上高台还要顾及身段,是觉得自己很美,还是要维持人里的端庄呢?

这四句诗歌要是边唱边舞,只怕是小型舞台剧吧。

后世昆曲《游园》也不过如此。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含桃已中食,郎赠合欢扇。

深感同心意,兰室期相见。“

樱桃已经可以吃了,手上的樱桃和扇子是情郎丈夫从外面采买的。

樱桃在南北朝还没有广泛种植,吃上樱桃,用上时兴的扇子,总是丈夫心里有她吧。

感受这样的美好,再矜持的女子,也愿意早点见到丈夫,回报自己的温柔。

虽然郎情妾意是传统夫妻的闺阁之乐,但是汉朝不宣于正面,后世更以礼教约束,这样真挚的男女的小情怀,小心思,也只有在南北朝民歌里看到,率真而有活力。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田蚕事已毕,思妇犹苦身。

当暑理絺服,持寄与行人。“

一个辛苦的农家祝福,田野的春耕夏季的插秧,已经结束,家中的蚕也结茧了,养蚕告一段落。

但是丈夫在外的妻子,人家的农闲却是这么的辛苦。

大热天也不能歇着,要趁着这点时间,首苎麻,织布,给丈夫做好夏天的衣服。

做好了衣服还不算,还要郑重包裹起来,寄给远方的爱人。

留守在家中的妻子,自古都有。

她们困在田园土地,孩子家务之中,等待丈夫寄回钱财。

有的丈夫功成名就,抛弃糟糠。有的为外面精彩的世界诱惑,迟迟不能返乡。

有的却因为乱世,死无归乡。

田园的妻子女性,一代代如此辛劳坚贞,让人动容。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垂帘倦烦热,卷幌乘清阴。

风吹合欢帐,直动相思琴。“

这首则是贵族女子的相思,丈夫或者远游,或者觅封侯。

她们固然没有田家女子那么辛苦,但是相思和苦闷是一样的。

垂着的帘子,室内温度郁闷,令人烦躁。

打开窗户,那绿色的树荫扑进房间。

连带早夏的风也吹进来。

只是风吹动了合欢花纹的帘幕,吹到了卧房深处,仿佛吹动了久已经不弹的琴弦。

她丈夫是去了更南的地方吧,何以南风吹动了相思琴?

寂寞深闺,夏日漫长,她的良人什么时候归来呢?

不要说女子不聪慧,这些女子心算就可以算出无数的可能,只是算不出最后的结果。

年华是这样在春夏秋冬中流走,起起伏伏的心思,锁住的身体,如果优雅最终成就是默默无闻的死去,这华美的人生,就是两字不值。

我忽然明白古代女子为什么有那么多相思。

这就像信仰,你必要有所期盼和相信,人生漫长,必要相思。

必要相思勾起磅礴的泪水,才分明这寂寞中的存在吧。

夏日烦闷而悠长。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昔别春风起,今还夏云浮。

路遥日月促,非是我淹留。“

这是唯一一首仿佛男性口吻的夏歌。

我离开是春风起的早春,我回来,是隔年的夏天,一路上夏云峥嵘,浮在天上。

来回的路太远,而时光又那么仓促匆忙的流逝。

我爱的人,不是我在外面迟迟淹留。

难得团圆,这无限旖旎清丽柔情中的高音,仿佛最干燥明丽的太阳光,哪怕是借口,都让人动容和笃定。因为你回来了,带着我愿意听的理由。

南北朝乐府夏歌情歌七首:叠扇放床上,企想远风来-爱读书

南北朝的民歌,骨子里还带着那种地方家常口语的痕迹,或者也经过了文人的润饰,但是那种民间真挚的情怀,清新灵动,活泼可贵。

越是乱世,越是不安稳的时代,人们越是看中身边的人,爱的寄托,和最后的相守。

请记住我最美的样子,无论是登楼还是裁衣,无论是欢喜还是忧愁。

浮生短,夏日长,相思自绵长。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944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