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

贾琏回了尤二姐外宅,正赶上贾珍偷着摸过来探看姨妹,让尤二姐心虚,也急需解决当时的混乱关系。

于是,尤二姐趁着贾琏意乱情迷时,便主动坦白了自己曾经失足的过往。但话术上却极为巧妙的避重就轻。不但很快将失足的过往轻轻揭过,更借贾珍主动来臊皮,埋怨起贾琏不管不顾她们姐妹。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尤二姐这倒打一耙的手段着实厉害,贾琏正在情浓,如何禁得起她的撒娇,当即穿了衣服,就去西院找贾珍摊牌。

(第六十五回)贾琏便推门进去,笑说:“大爷在这里,兄弟来请安。”贾珍羞的无话,只得起身让坐。贾琏忙笑道:“何必又作如此景象,咱们弟兄从前是如何样来!大哥为我操心,我今日粉身碎骨,感激不尽。大哥若多心,我意何安。从此以后,还求大哥如昔方好;不然,兄弟宁可绝后,再不敢到此处来了。”说着,便要跪下。慌的贾珍连忙搀起,只说:“兄弟怎么说,我无不领命。”贾琏忙命人:“看酒来,我和大哥吃两杯。”又拉尤三姐说:“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贾珍笑着说:“老二,到底是你,哥哥必要吃干这钟。”说着,一扬脖。

贾琏摊牌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挑破了窗户纸,大家不再藏着掖着。

贾琏知道贾珍当初与尤二姐有首尾却并不在意,反而将尤二姐娶作了二房。

贾珍心里惦记着尤三姐,有事没事往这边跑也不像话,不如让他直接纳了尤三姐做妾。

如此一来小姨子成嫂子,哥哥变妹夫,他们四个大可以快快乐乐一家人过日子。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要不说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就算不赖她们,在当时也是要被千夫所指。

贾珍、贾琏、贾蓉三人毫无羞耻心,更是道德沦丧,无耻得令人发指!

这边贾珍没想到贾琏闯进来,大出意料之外,他打听了贾琏不在才跑来,如今等于被捉现行如何不羞?

不过贾珍此时的表现又揭开一个惊人的秘密。看他羞得无话可说,证明还有羞耻之心并非毫不要脸。

那么,当日秦可卿死后,贾珍对着所有长辈、晚辈、家人、亲朋的面“如丧考妣,恨不能替死”,为什么就毫无羞耻心呢?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君笺雅侃红楼一贯认为秦可卿死后贾珍故意造势宣扬“爬灰”丑闻,坐实秦可卿不贞,就是给秦可卿泼脏水。掩盖他在天香楼强暴秦可卿致死的罪名。

爬灰是贾珍的罪恶,秦可卿是无辜受辱,用自尽作为反抗的可怜人。

闲言少叙,贾琏见贾珍害羞,便厚颜无耻讲了一出亲兄弟肝胆相照的话,说什么“大哥为我操心,粉身碎骨无以为报”,恳请贾珍不要多心,还要像之前兄弟一样亲厚,否则宁肯断子绝孙,也不敢再来新家了。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你说这是人说的话么?贾琏娶了媳妇置办的新家,大哥偷着跑过来臊皮,他还请贾珍继续来,否则以后他就不来了。

贾琏无耻之尤,话里话外更完全没把尤二姐、尤三姐当回事。怎么都是他们哥们义气,全不管人家姐妹的立场。

要不说封建社会女人的地位实在可怜。贾琏在家怕老婆,被王熙凤看着一步不敢错,出来偷娶了媳妇却装起了大尾巴狼,反而不将二尤姐妹放在心上。

真如他的说法,那二尤姐妹简直成了他们兄弟的“玩物”,哪有一点尊严和脸面!

所以,当贾琏厚颜无耻对小姨子尤三姐直称“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时,尤三姐彻底暴走了。

(第六十五回)尤三姐站在炕上,指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

之前就说尤三姐厉害,曹雪芹写二尤姐妹完全不同。简单理解尤二姐更像袭人,为达目的豁得出去。尤三姐更像晴雯,就是一块爆炭,粘了火就着。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当时贾琏上门勾引时,尤二姐意动,尤三姐就淡淡地不为所动。贾蓉在姨娘跟前胡说八道,尤三姐虽也玩笑打闹,但到了贾蓉肆无忌惮时,她便撂下了脸去找母亲来阻止了贾蓉。

如今她与贾珍虽然逢场作戏,但贾琏进来时,也不过就是在喝酒,并没什么“不妥”。与尤二姐“失身”不同,尤三姐肯定守住了最后的底线。只因她的心中有人。这个后话再说。

尤三姐旁听贾琏对贾珍的一番肺腑之言,完全就没把她们姐妹当人看待立马就炸了。当即站起来指着贾琏的鼻子破口而骂。

“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是说杂面粗糙,用清水下的杂粮面,不像浑汤看不出面条的品质,贾琏就像杂面,什么货色她早都知道。

“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皮影戏全靠隔着纸儿表演才热闹。如果纸儿戳破就露了相没意思了。是说他们这四个人现在干的事,都没什么好脸面,固然是男盗女娼,却也不要真闹腾的大家扯开了遮羞布。

原本大家伙心照不宣各得好处,贾琏如今来了这么一出摊牌,想要将事都说开,却完全不顾她尤三姐,抱着任意玩弄的心思就打错了注意。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尤三姐这番厉声喝止,简直不要太痛快,直将贾珍贾琏兄弟两个的牛黄马宝都掏了出来肆意践踏。

既然要没脸,就大家都没脸。尤三姐干脆也不给这两个“姐夫”面子,直言贾琏偷娶尤二姐做二房,偷偷摸摸养在外头是家里有悍妻王熙凤,既然贾琏如此不把她们姐妹放在眼里,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干脆去找王熙凤拼命,看到时候如何收场。

尤三姐是真的愤怒了。她之前也没想到贾琏、贾珍兄弟如此不把她们姐妹当人。直到听了贾琏的话才知道“人善被人欺”,将一直虚与委蛇、逢场作戏的愤怒点燃。

尤三姐本性泼辣,也不拘小节。被尤老娘教养的什么女人的妇德、规矩对她来说都是无所谓,既然贾珍、贾琏不要脸,她就试试他们几斤几两。

(第六十五回)尤三姐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弟兄两个本是风月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闺女一席话说住。尤三姐一叠声又叫:“将姐姐请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同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尤二姐反不好意思起来。贾珍得便就要一溜,尤三姐那里肯放。贾珍此时方后悔,不承望他是这种为人,与贾琏反不好轻薄起来。

尤三姐先搂过贾琏的脖子要灌酒,当时就把贾琏的酒吓醒了。别看他嘴里说着什么不介意“妹夫倒是作兄的”,到底也不敢对小姨子如何。他其实比起贾珍父子还有一点礼义廉耻。

人无耻真的没有底线,尤二姐、尤三姐将贾家父子、叔侄、兄弟的伦理纲常搅乱-爱读书

他认为尤三姐要给贾珍做妾和他无关,乐得成全。殊不知尤三姐直接对着他来了,还喊人让把尤二姐也叫来,既然都不要脸了,不如就随意好了!

尤三姐这么一闹,可把贾珍、贾琏吓坏了。他们不是不敢趁机占便宜,而是无法掌控后面的局势发展。今天一旦要闹开了,尤三姐彻底肆无忌惮,那后面等着他们的将是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这两个人再也无心呆下去,更不敢去占便宜。等着尤三姐肆意嘲弄一顿后将他们赶出去,便灰溜溜地走了,再也不敢出现在三姐的面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889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