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时尚 辛弃疾《最高楼·吾拟乞归》赏析

辛弃疾《最高楼·吾拟乞归》赏析

作者: 李文钟

%title插图%num

  吾拟乞归,大子以田产未置止我,赋此骂之。
    
  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暂忘设醴抽身去,未曾得米弃官归。穆先生、陶县令,是吾师。 待葺个、园儿名“佚老”,更作个、亭儿名“亦好”,闲饮酒、醉吟诗。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个口插几张匙。便休休,更说甚,是和非。

  这词内容醒豁,口语化,是千门万户的辛词风格的又一个侧面。
  梁启超《稼轩年谱》系此词于闽作后,并说,“此词题中虽无三山等字样,细推当为闽中作。盖先生之去湖南乃调任,其去江西乃被劾,皆非乞归也。若帅越时又太老,其子不应不解事乃尔。故以附闽词之后。”其实稼轩去闽亦因被劾,此词当作于在闽被劾之前。
  敝屣浮云富贵是稼轩一贯思想,不仅此也,他还能进一步看出“富贵是危机”的道理,身体力行戒除权钱贪欲,并以之教训子孙,在封建社会中实属难能可贵。辛在湖南“平乱”后,曾耿耿孤忠地给皇帝上《论盗贼札子》,说为国“杀身不顾”,但是“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而至,稼轩对自身“孤危”处境很清楚,在闽遭到“想当闽王”这样刻毒而充满杀机的弹劾陷害,恐怕在其意中又出其意外。(被劾“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旦夕望端坐闽王殿”。见《宋史•辛弃疾传》)辛疾恶如仇,各方面都是一根出头椽子,不待富贵已危机四伏。
  辛弃疾报国壮志历尽劫难并不消磨,他浮云富贵是真,退隐傲啸江湖恐属不得不尔。六十余岁知镇江府时,仍遣谍至金侦察,并欲沿边募兵,造军衣万领,表现出雄心未泯,宝刀不老,垂暮之年犹思大有作为,自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永遇乐》)所以此词煞尾“便休休,更说甚,是和非”乃违心的牢骚话,不能据之论辛思想。含混敷衍那是诛心排场,虚与委蛇。
  “暂忘设醴抽身去”与下“穆先生”所说为同一典故。《汉书•楚元王传》载,穆生为楚元王中大夫,不善酒,赏为其设醴(薄酒)。王戊即位,忘设醴。穆生退曰,“王之意怠,可以退矣。否则楚人将钳我于市。”遂谢病去。古人精忠报国往往是要以皇帝为偶象和前提的,小序中说“吾拟乞归”,显然是感到了“王之意怠”,为避“钳我于市”的危机,应明智地“抽身去”。用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典,也暗示了与“乡里小儿”矛盾下的孤危处境。
  下片描写退隐养老诗酒之乐。“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人口插几张匙”似当时民谚,反对贪欲,提倡知足常乐。
  词中处处充满警觉,精忠报国就有这么多酸甜苦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