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

贾琏看中尤二姐,在贾蓉撺掇之下,不念王熙凤在病中,谋划求娶二姐于外,金屋藏娇养为二房。

尤二姐本与贾珍不妥,此事还得贾珍点头应允。贾珍趁便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尤氏听说后认为不妥会惹出大事,只可惜她反对无效,没人不听她的,遂罢了。

这边贾蓉跟尤老娘承诺的天花乱坠,无外乎尤二姐暂时为二房,等凤姐死了就扶正。还会负责赡养尤老娘和聘嫁尤三姐。

尤老娘所图也就是两个女儿能有好的归宿,让她有晚福,至于是正妻还是二房她并不管。一听贾琏的条件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贾珍叫来贾琏将事情说与他,贾琏自是喜出望外对他们父子感激不尽。

(第六十四回)于是二人商量着,使人看房子打首饰,给二姐置买妆奁及新房中应用床帐等物。不过几日,早将诸事办妥。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共二十余间。又买了两个小丫鬟。贾珍又给了一房家人,名叫鲍二,夫妻两口,以备二姐过来时伏侍。那鲍二两口子听见这个巧宗儿,如何不来呢?又使人将张华父子叫来,逼勒着与尤老娘写退婚书。

尤二姐出嫁算是贾珍嫁小姨子,会负责嫁妆妆奁。等到尤三姐时他便不管了,改由贾琏负责。

贾珍又赐给尤二姐一房名鲍二的奴才去伺候,算作陪房。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这里的“鲍二”,严格来说并不是当初贾琏在王熙凤生日时幽会鲍二家的那个鲍二。那个鲍二应该是荣国府的人,并不是宁国府的人。

但各个版本对此记录有区别,各处表述不同。鲍二反而与多姑娘“走到一起”,多姑娘则又与后文晴雯表嫂灯姑娘冲突,知道就好不多赘述。

其实鲍二之名主要体现“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孔子家语·六本〉),是正写贾珍、贾琏、贾蓉、尤二姐、尤老娘肮脏腥臭的思想和行为。具体之事后文再表。

贾琏在贾府后面“二里远近”的近小花枝巷买了二十多间一所房屋要注意。这里琏二爷、尤二姐、鲍二、二里远近、二十多间房屋……全部都与“二”有关。

《红楼梦》里有两组符号,一是“莲与杏”代表悲喜。二是“大与二”,代表兴亡。

凡是大爷,大多死去或者断子绝孙,结局没有好下场。贾敷、贾珠、贾瑞、秦钟、甄士隐、林如海、薛蟠、贾赦、贾珍、贾蓉和冯紫英等人都是大爷……尽管有好有坏,结局都非死即绝。

凡是二爷,大多有点侥幸,却又是败家根源。贾敬、贾政、贾琏、贾宝玉、柳湘莲等人都如此。

贾琏与尤二姐的结合,预设了日后贾琏的家庭败亡之局。如此多的“二”,也成了未来之谶。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小花枝巷多讲一句,是真实存在的地名,且有两处都在北京。一处是在报国寺后身,现在的花枝胡同,什刹海附近。距离恭王府大概二里地左右。一处是通州张家湾码头,京杭大运河终点。在明清时期极为繁华。据说拢翠庵,葫芦庙、玉皇庙、达摩庵等这些出现在《红楼梦》中的地名,都曾在那里存在过,小花枝巷也在那里。

有说曹雪芹曾在张家湾码头居住多年,艺术源自生活也未可知。

其实,小花枝巷来源生活也好,作者杜撰也罢,它的存在绝不仅仅是一处闲笔。反而与大观园内外呼应,有一定的关联。

尤二姐、尤三姐是“金陵十二钗”副册中人无疑,却独在大观园之外,尤其尤三姐至死没进大观园,小花枝巷之“花”,契合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主题。

而且,既为花枝则是“出墙”之意。一语双关,既有大观园之外展,也有贾琏在外偷娶,更有尤二姐、尤三姐“失足”之深意。可谓妙绝。

花枝巷以“小”为名,对应大观园的“大”。大观园人多为大,小花枝巷人少为小。仿佛一朵美丽的花,还要一节枝蔓来衬托。有了小花枝巷二尤姐妹的放浪形骸来衬托大观园,才显示出大观园女儿的可贵之处。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当然,小花枝巷存在的时间极短,从尤二姐离开那一刻就灰飞烟灭,也成为大观园毁灭的预演。

有观点认为花枝对花柳,将二尤姐妹当做娼妓一般,共贾氏子弟淫逸并不准确。

有钱好办事,贾琏等人准备好一切,就定在初三日迎娶尤二姐,大致是六月初三日。

提前一天先带尤老娘和尤三姐过去看了新房,虽然没有之前承诺的那么好,到底也是万事俱备。差一不二也没办法计较。

(第六十五回)至次日五更天,一乘素轿,将二姐抬来。各色香烛纸马,并铺盖以及酒饭,早已备得十分妥当。一时,贾琏素服坐了小轿而来,拜过天地,焚了纸马。那尤老见二姐身上头上焕然一新,不是在家模样,十分得意。搀入洞房。是夜贾琏同他颠鸾倒凤,百般恩爱,不消细说。

贾琏迎娶尤二姐这里非常有说道,需要特别注意一下。

首先,尤二姐是娶得二房并不是纳妾。纳和娶不同,娶要下文书,纳要有契约。

纳妾本身带有“买卖”的意思。娶妻则是三媒六聘礼仪齐全。

尤二姐因为是二房,简化了“娶”的手续和程序,却并不订立契约,而行跪拜天地之礼。所以,她要被称奶奶。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其次,贾琏娶尤二姐,没有得到父母长辈和正妻王熙凤的认可,算作“停妻再娶”不合法。但是,又得了族长贾珍的支持和担保,又算合法。

王熙凤知道后尽管恨,也不能杀上门来收拾尤二姐,而是费尽心机导演一场大戏,就为让尤二姐不合法。

最后,尽管尤二姐是“娶”二房,与贾琏拜了天地。到底是妾不能够行“婚礼”。贾琏便折中选在第二天五更,天将亮没亮之时行礼。

古代娶妻婚礼在夜间举行,纳妾则只能在白天。贾琏选在黑白之交的清晨,则是对尤二姐的关照,也是尤二姐的身份体现。

原文还有两场纳妾,就与尤二姐完全不同了。

贾雨村纳妾娇杏时,只用一乘小轿夜间抬进府里,并没有举行仪式。娇杏丫头出身,地位低不好看。夜间无人看见,又全了贾雨村对娇杏的感情。

薛蟠纳妾香菱,薛姨妈为了表现自家尊重香菱的可怜身世,摆了好几桌酒请客,是父母做主纳妾。

按道理香菱的身份也远高于一般的姨娘侍妾。奈何她软弱不争气,薛姨妈自己也不成,才会被夏金桂欺负死。

贾珍顺水推舟,尤二姐生得水性,他早已经厌弃,有贾琏接手也就同意了-爱读书

闲言少叙,尤二姐当日乘坐素轿,与贾琏穿素服拜堂,则是对贾敬之死的尊重。晚辈的婚礼也要尊重逝去的长辈,都是常情。

贾琏成亲之后,尤二姐曲意奉承,二人如鱼得水远比和王熙凤的生活愉快。

贾琏至此在外宅没有顾及,直将尤二姐尊奉为“奶奶”,不许下人称“二奶奶”,越过王熙凤将体己都搬过来给二姐收藏,只等凤姐死了他们好双宿双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848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