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打工诗歌精选|诗人郑小琼 许立志 刘大程 李明亮 池沫树 等

打工诗歌精选|诗人郑小琼 许立志 刘大程 李明亮 池沫树 等

打工诗歌精选|诗人郑小琼 许立志 刘大程 李明亮 池沫树 等-爱读书

在传统的文学传播方式年代里,“打工文学”因其创作者弱势,以及打工群体与打工词汇的局限性(主要存在于广东沿海的工厂与城市),这部分声音有意无意地被忽视了,也不被人注意。伴随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中国制造,关注中国打工者的生存环境与待遇。关注到反映这个群体真实境遇的“打工诗歌”,重新认识打工诗歌。“打工诗歌”真实、客观地反应了中国打工者存在的种种问题。“打工诗歌”因其广泛的社会背景,其作品深刻揭示了现实之下的种种真相、生存困境、人性,特别是直面现实的勇气在当下显得极为可贵。(郑小琼)

有人说,诗歌离我们太遥远了,其实诗歌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个人也许都是诗人,每个人的一生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行动在书写、完成属于自己生命诗章,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上闪耀的光亮。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儿

再拉上,然后用钉子死死钉住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庄严肃穆

收拾完这一切

人们排队离开

再帮我把门悄悄带上

by:许立志

黄昏

从荔枝林中吹来向晚的风,沙沙的衣衫声

一个散学归来的孩子贴着玻璃飞翔

卖苹果的河南人在黄昏的光线中微笑,五金厂的铁砧声

制衣厂绸质的丝巾光芒闪烁、跳动,像女工光鲜明亮的

青春。她们的美丽挽起了黄麻岭的忧伤和眺望

我站在窗台上看见风中舞动的树叶,一只滑向

远方的鸟。我体内的潮水涌动。我想

这时候,在远方一定有一个人将与我相爱

他此刻也站在楼台,和我一同倾听黄昏

by:郑小琼

一件T恤的旅行

一件T恤的出生地

在车间滚动的流水线

在震耳欲聋的机器间

来自一双双劳碌、粗糙的双手之间

来自黑眼圈与红血丝之间

来自欺骗、谎言与扣薪、欠薪之间

来自清贫的村庄与低矮的屋檐之间

来自地下室的潮湿与灰暗之间

用廉价的汗水编织

然后用同样廉价的形式

运往世界每个灰暗、贫困的角落

再次回到那些纺织与裁剪者的身上

回到灰暗的人群中间

回到低处的你我之间

by:寂之水

躯 壳

看着一套连体的衣服挂着晾晒

我就感觉,是一个人吊在那里

只是魂暂时抽离了

他躲在旁边的草丛

或屋檐的阴暗处偷窥

他多想奋力跑上去

一把从衣绳上

摘下自己

by:李明亮

回乡篇

我行走过其它省,又回到了出生地

被我爱过的山,亲近过的水。还有四处随我浪游的云

都留不住我,且向故乡的旧墙寻找我的踪迹

就算向异乡做过深情表白

这一晚的火烧云和粮仓中的粮食

还有与我捉襟相对的乡下人。我逐渐意识到我爱着他们

这曾经被我背离过有着温暖和疼痛像尘埃一样落下来的

以致泪水涌现交织中人生的悲欢

by:程鹏

存 在

模具是否知道自己的名字?

如同工厂屋顶掠过的鸟影

有意无意说出它们的身世?

那么多钢铁散落人间

成为各式的模具

它们的本分是守住各自的存在

不必费心思量,只需认准配置

连暗淡和光芒都恰到好处

模具是否看见自己的功果?

倘若能够开口

除了意料之中,有无意外之喜?

面对模具

我们只能读懂其中一小部分,尚余大量探究

可以肯定的是

它也有悲喜和乡愁

by:刘大程

打工诗歌精选|诗人郑小琼 许立志 刘大程 李明亮 池沫树 等-爱读书

三百多号人的通宵

我所在的工厂,

每一个角落,

如今都是蚊子们的地盘。

媒体盯不到下半身,

索然无味。

三百多张没有鼻子的脸,

靠馊臭相投取暖。

小地方,就井口那么大。

深圳的夜晚,

再一次被圆满结局。

它无视,

我们几年至三十几年的青春,

它更无视,

谁的断手、残掌。

by:李祚福

中年书

用前半生剩余的气力,复原家乡话的口型

风在我嘴角打旋,没有固定的方向

我把嗓门扯到最大的时候,眼前的城市

每一片早衰的叶子,都以华丽的滑翔

演绎力不从心的风雅,做归途的一个伏笔

火焰,沉寂在它们凸起的经络上

等原地打转的我,突然返青

点燃中年的荒芜

这些年,每时每刻都在裁减

衣服、皮肉、骨头、方言。去靠近

去适应,试图融入

最开始我是虔诚的,矫健地手脚并用

致使一次又一次短暂的窒息。四十不惑

不惑的结果是,学会矫情

学会有心算计无心。坦然是一种伪装

猥琐也是

我承认,没学会穿墙术练熟了翻墙术

那天给当了技术员的发小儿,发个我现在的位置

微信地图上绿色小圆点,像棵野草

多余的叶子,匍匐着

珍惜大地赋予的辽阔。我写诗

但我从不赞美,本来不知下一刻身处何地

也轮不到我赞美谁。那个兄弟今天把我拉黑了

可能又高升一步。他老爹老娘还在乡下

老婆一个人养着

自娱自乐。前几年一位瓦匠大哥把自己

写成网红。我写着写着

把中年写成泥潭,写得摇摇晃晃

像个病人

by:中华民工

打工诗歌精选|诗人郑小琼 许立志 刘大程 李明亮 池沫树 等-爱读书

天黑时想到那一列火车

那一年的腊月

格外寒冷

那一年的达县火车站

格外拥挤

广场外的睡眠

没有床没有被

梦还没有醒

我就踏上了那一列火车

所有的山川

所有的河流

都在轨道下奔跑

哐当哐当穿过尘世

一念之间又回到眼前

窗外的天空正在黑下去

内心的火车依旧在轰鸣

从偏僻的富家坝

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乌达

那一列火车

始终没有停下来

by:张守刚

气 味

气味在指间游离,一棵植物的悲伤

停留在空中。我害怕说出

她们的名字,她们青春的脸

光滑皮肤上的伤口的刺痛和来自

胃部的酸痛,她们已经习惯了在黑暗

中呼吸腐蚀的空气。这些麻木的心

说出硫酸、胶水、甲苯,说出洗发水

沐浴露、香水,说出月光下的爱情

这些迷恋的事物,像清晨的露珠

像东江夜流不息呜咽的江水

by:池沫树

浪 花

我们是一朵朵随风漂泊的浪花

从云南、贵州、广西、四川、青海

或者更加偏远的某个小村庄

涌入城市工业化的大潮中

这些年,我们在大风大浪中四处奔波

有时被礁石划伤

有时被水草缠住不放

稚嫩的青春像暴风雨后被冷落的忧郁

有的在一条条流水线上被分流

有的一路跌跌撞撞

跑回了家乡的小河里

有的流向其他支流

还有的奋力奔向更加广阔的海

剩下的,一不留神

就被命运截流了

by:包华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774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