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丨武国荣:何不食野菜

散文丨武国荣:何不食野菜

散文丨武国荣:何不食野菜-爱读书

何不食野菜

文丨武国荣

其实头一茬苜蓿,在腊月与正月相交的时间就有了,只不过村子大部分的,未必注意到了,更不用说去采剜和食用了。陇东有句俗话叫“一九一芽生”,说的是万物从腊月初第一个“九”开始复苏 。有野菜之王的苜蓿 ,于草丛里蠢蠢欲动,它的芽儿伺机长出。但不是全面铺开,四处生长,最早出现在向阳的坡处,俗称阳坡旮旯。那是一溜低洼地,有垓塄遮挡来自北面的冷风,有从早晨起漫散来的温暖阳光,并且这阳光至少要照临到午后。午后的很多时间,虽然高山阻隔,阳光不再,余温却宛在,这一弯苜蓿地仍是暖和。暖和的外部条件,便是一番好诱惑,包裹在地皮里的苜蓿芽,一小节一小节往出钻,顶破最上一层地皮,顶开草缝,由白而绿。这是早早春天发生的事,是自然生长的绿菜极缺时分,是野菜稀缺时刻,也是年末岁初的惊喜。它如同祭灶前后宰杀的猪羊鸡,却比猪肉羊肉鸡肉吃起来更新鲜,更充满泥土的芳香。

这时候的苜蓿极短小,只不过是露头的一丁点,掐是不能够的了。掐、揪、攫苜蓿,开始是阳春三月,也就是古历三月三前后,苜蓿长高到二三寸的样子,人的大拇指与食指交捏,苜蓿芽被逮个正着,正是掐的好时分。而腊月正月交界,能够看见的苜蓿芽,则需要动用小刀子,要剜。刀头朝下,在苜蓿芽生长的那一处,探下去,尖刃轻轻一斜,横截,苜蓿的头与根分离,一根苜蓿芽采成。这是怎样一截苜蓿呢:极短,胖墩墩,脆绿,微微椭圆的叶片略有雏形,却未能分开,躺在收获者手心,仿佛一粒带绿的小珍珠。整个冬季存在寒冷的因素,这一处温暖的港湾,出产苜蓿芽当然不能很多,往往是收获一把,一掬,一小袋。这也已经足够的了。苜蓿带回家,家里热气腾腾地备年饭,苜蓿分拣,淘洗,下锅煎水掠,大约一二十秒,赶紧捞,生怕煮过头。这样的苜蓿芽娇嫩,不用刀切开,几颗整芽儿漂荡汤面上,与香菜,葱花以及辣子油一起,色香俱全。苜蓿芽可以炒肉丝,还可以跟大肉臊子一道炒,里面佐以干辣椒,葱姜蒜,亦是很稀罕的一味菜了。苜蓿菜好吃,当是来自第一拨的苜蓿芽。秋后最后一拨苜蓿,由于受天凉影响,生长缓慢,而其之嫩,又可以与早春的苜蓿芽媲美了。中间时段的苜蓿,旱涝兴旺,却叶片肥厚,人食之,味同嚼蜡。这又有点像韭菜。韭菜大抵一月一个生长周期,清明前后,头茬韭菜就可以开割,烙韭饼,炒韭菜拌面,韭菜炒鸡蛋,皆是好吃货。但是夏秋的韭菜,鲜嫩劲头过去了,便有“六月韭,臭死狗”之说。韭菜直到霜降前后,直至最后一茬,又有嫩态,招惹得人们又是一番追求。

散文丨武国荣:何不食野菜-爱读书

荠荠菜,也叫麦辣辣,多半长在麦地里。先一年麦苗出齐,荠荠菜便与郁郁葱葱的麦苗,一起长来。但是荠荠菜被人剜食的最佳时间,是在过年前后。也像苜蓿芽一样,属于春天的野菜了。在寒冷的时候,荠荠菜由秋天的胖身子,冻得缩了尺,变得瘦小,颜色亦不再碧绿,成为深绿或者色发黄,叶片外围,带一圈枯萎。这也和它身边的麦苗差不多一个样子。麦子没死,荠荠菜当然不是垂死挣扎。这是许多活着的植物应有的样子。北方的冬天太冷了,面对西北风的不断恣肆,麦子,荠荠菜美好的身体,付出了自己的代价。但是,经过冬的煎熬,荠荠菜的苦味被空气拔除去许多。这个时候,大拇指蛋大的荠荠菜,正是吃食的好季节。正好赶上过年,正好与苜蓿芽相伴上餐桌。所以,于腊月里,于正月里,北风满地吹拂,屡卷屡掀剜荠荠菜人的头发、头巾和衣角,人却不为动,笼筐里的荠荠菜有增无减。这是荠荠菜的美味诱惑使然。荠荠菜采回屋,当然要分拣,除去草屑,除去干枯的叶蔓,洗净,滚锅水里掠,也是一二十秒,快捞,置宽绰的凉水里寖泡,这还叫掠,一茬,二茬。掠,意在再次拔除其苦涩味。荠荠菜可以当面料子,剁碎,像苜蓿芽那样漂在汤碗上,使得一碗面,白绿相间,白绿映衬,陡添人的食欲。荠荠菜可以凉拌,弄些许葱蒜沫和干辣角,油泼,调盐醋,味道不错。荠荠菜还可以炒,与肉搭配,格外香。肉,好比化学方程式里的氧,能与许许多多东西在一起,能协调地匹配,能成一种新物。

散文丨武国荣:何不食野菜-爱读书

有一种像大蒜却比大蒜小得很多的野生吃物,于春暖花开时节生长,秧子一旦在野地或田间出头,就很高崛了,就能采挖和吃食。这也叫野蒜,百合科,我们陇东人喊它小蒜。小蒜喜欢群居,一圃生长,便是一坨一坨的,容易发现,根不是很深,刀挖也可,撅头挖更好。小蒜有白须,囫囵一个圆根,不像蒜分若干瓣。小蒜产量大,一挖则是一大把,捏了回归家庭。拣、濯之后,切了凉拌生吃,也可以凉拌搅团,凉粉,面皮,也可炒了当吃面吃稀饭的馇谷菜。陇东许多人喝稀饭,和别处不同的,稀饭要调盐醋酱油和辣子油,小蒜一类的馇谷菜搁碗里一点,味道更提高一些呢。

我把槐芽、椿芽和麦子起身后悬挂于杨槐树上的一串串杨白花,归类在春天的野菜了。地面上长出能吃的菜叫它野菜。没错,高出地面长在树上的能吃物,也把它叫野菜吧。青槐芽,香椿芽,长在两树的梢头,也就古历三月初那么几天,春风悠悠,空气温热,这类树发芽,三几天即有葵花籽大小了,它们秃噜出的一点儿,也未分叶和分瓣,又是胖墩墩的那种,极像明前茶叶的尖芽儿,正是扳折的时机。不能迟不能早,迟几天则快速发叶,早几天尚未成形。槐芽和椿芽是多发叶树,折一点芽来,只要不毁坏它的枝头,不会影响它的根深叶茂。槐芽椿芽,还是凉拌吃。有道是春日迟迟,槐树椿树等树绿得可爱了,杨槐树的叶芽才姗姗来迟,白白的洋槐花以上下串联一条线的方式,高挂于桠杈,就像一串串摇曳的风铃。刚刚出现的洋槐花,捋了来蒸麦饭,别有一番滋味。

春天里,万物生长,大地予以人类的厚爱频仍。包括许许多多调剂口味的野菜,就像烂漫的山花,无比精心地打扮着我们美好的生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346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