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微诗专刊|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

微诗专刊|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

微诗专刊|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爱读书

配图明星:张钧甯

诗人最大的困境,是对人格神与一神论的困惑。诗人当然希望自己有信仰,但诗人总是专一于多。荒谬世界的孤胆英雄加缪是诗人的大知音,他说,如果不能活得最好,那就活得最多。

有人说,诗歌离我们太遥远了,其实诗歌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个人也许都是诗人,每个人的一生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行动在书写、完成属于自己生命诗章,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上闪耀的光亮。

避孕药与春山矿难

诗|理查德·布劳提根(美)

当你吃了你的避孕药

就像发生了一场矿难

我想着所有

在你体内失踪的人

卡夫卡的困惑

诗|轩辕轼轲

为什么以前

是我进不了城堡

现在是我

出不了城堡?

它比人的一生还要长

诗|张华伟

真正的爱情

是一道窄门

仅容两人并肩走过

它比人的一生还要长

和坟墓一起

我并不痛苦

诗|张华伟

我并不痛苦

在死者的睫毛上歌唱

我是个伤口的孩子

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

我经常这样和世界争吵

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

小女孩儿

诗|石蛋蛋

一个坏了的玩偶

她没有扔掉

而是跪地举行了

一个仪式

祝它万寿无疆

微诗专刊|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爱读书

纪念日

诗|默问

暂定今日

为麻雀举行葬礼

它生前唯一的罪行

飞到草筛子底下

啄食粟米

落 叶

诗|云淡风轻

叶子落下的时候一定很痛

像少妇不舍自己的闺阁

这世上最难割舍的就是青春

而你,放下了所有的羁绊

毅然决然地出走

自 由

诗|默问

也无非是

拴在颈上的链子

长了些

春 景

诗|周鸣

一只鸟雀

自由惯了

站在教堂的

十字架上

照样拉屎


老 街

诗|梦儿

缺牙的青砖路,躺着昨夜的雨

屋檐下滴着三三两两的闲话

我们有一大桶葡萄酒,却没杯子

诗︱贾拉尔·丁·鲁米

棒极了。

每晨,我们两颊飞红一次,

每夜,我们两颊再飞红一次。

他们说我们没有明天。他们说得对。

棒极了。

(梁永安 译)

风 景

诗︱陆岸

世上还有什么风景,

比得上你年轻时遇见的一场大雪,

大雪上只有两个人的脚印。

荒草记

诗︱乌鸦丁

落日一点点收回遍布草叶上的光。

我的母亲,即将从野外归来。

也只有回到这片低矮的乌瓦之下

我才认得出

她是我的母亲。

微诗专刊|我要把黑暗逐出我的眼睛,用墓志铭叙述自己的一生-爱读书

无关颜色(组诗)

诗|尹宏灯

◎红与黑

红了

再红一些

再再红一些

黑了。

◎黑与白

炭说:我要变白

一些人生起了火

一些轻飘的白,开始飞

◎红与白

相隔很远

又相隔很近

一个人出生

一个人死亡

佛说:都是

善事

◎黑与红

先是黑

然后变红

然后再变黑

我说的是打铁

我说的是一个人的眼睛

我说的是一个人去河西的路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248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