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国际专刊|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诗特刊|国际专刊|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诗特刊|国际专刊|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读书

配图:斯嘉丽·约翰逊最经典的照片

“当你把诗意和阅读当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诗歌不会是你绞尽脑汁写出来的,而是在生活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有人说,诗歌离我们太遥远了,其实诗歌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个人也许都是诗人,每个人的一生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语言或行动在书写、完成属于自己生命诗章,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上闪耀的光亮。

春的临终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先睡觉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因为远处有呼唤我的东西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可以睡觉了 孩子们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鞋子

我把等待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打开窗然后一句话

让我聆听是谁在大喊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睡吧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早晨,我把洗脸也喜欢过了

by:[日本]谷川俊太郎/田原 译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看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

向他呈现了一朵叫做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他没有死去。

by:[阿根廷] 博尔赫斯/陈东飙 陈子弘 译

在牡丹花旁

牡丹在开花,白色和粉红色。

每一朵里面,像在芬芳的碗中,

一群小小的甲虫在交谈,

对于它们,花朵就像是家。

妈妈站在牡丹花坛旁,

拉过一朵花,展开它的花瓣,

对牡丹的国土看了很久,

那里短短的一瞬相当于整整一年。

然后放开它。她所想到的

大声对着孩子和她自己复述。

风温柔地摇动着绿色的叶子

在他们脸上投下了光的斑点。

by:[波兰]米沃什/张曙光 译

诗特刊|国际专刊|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读书

斯嘉丽·约翰逊

爱情和吻的接近

她在溪水旁站住她唱歌

她奔跑她向天空发出一声呐喊

她的连衣裙向天空敞开

她异常迷人

她在涟漪上挥动树枝

她慢吞吞地将白皙的手抹一下纯净的额头

黄鼠狼从她的腿间逃窜

蓝天坐在她的帽子里

by:[法] 阿拉贡/郑克鲁 译

我爱,像爱情那样去爱

我爱,像爱情那样爱着。

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比爱你更爱你的理由。

如果我对你说“我爱你”,

那么除了说“我爱你”,你还要求我对你说些什么?

别在我心里寻找答案……

当我对你表白,让我心痛的是

你只回答我对你所说的,却没有回答我对你的爱。

相爱的人无需交谈:

爱就行了,交谈是为了感受爱。

如果我觉得你爱我,即使你一言不发,

我也能听到你在说你爱我。

如果你说了蕴含意义的词语,

那么你就会忘记我;哪怕你说的句句

都是我,你也记不得我爱你。

啊,在你这样跟我说话之前,

什么也不要问我,假若我是个聋*子,

也会用一颗心听见你说的千言万语。

by:[葡萄牙] 费尔南多·佩索阿/姚风 译

我愿意是树,假如……

如果你是树上的花,我愿是那棵树,

如果你是花上的晨露,我愿是那朵花,

如果你是阳光,我愿做那滴露珠,

只为能与你相守。

我可爱的女孩,如果你是天空,

我就是那高悬的星辰;

亲爱的,如果你是地狱之火,

为了能与你相守,

我愿被打入地狱。

by:[匈牙利] 裴多菲·山陀尔/吴文智 译

美丽的细菌

你犹如美丽的细菌,走进

我今天的灵感,

我感到幸福,

因为我喜欢你周身

温柔的气息。

此刻,你将为我从容地

在宇宙旅行,

每天都会寄给我

一份心情,

用来代替情书。

我想,有时,我也会忧伤,

仿佛一头被蝴蝶毒害的大象

那时,我会把你赶走,

可又不知你在哪里:

你一会儿在手中,

一会儿在眼睛里,或额头上,

一会儿又在思想里。

by:[罗马尼亚] 马林·索雷斯库/高兴 译

诗特刊|国际专刊|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读书

斯嘉丽·约翰逊

在你之前

在你之前,爱人,没有什么是我自己的,

我浪荡在大街上,在众多的物体中间,

什么也不值一提,什么也没有名字,

这世界只是空气做的,只是在翘首以待。

我熟悉那些落满尘埃的空间,

那些住着月亮的隧道,

那些喊着“亏损”的货仓,

那些固守在沙里的问题。

一切空虚,死寂沉沉,默不做声,

一切堕落,胡乱弃置,腐烂不堪,

一切都难以置信地陌生,

一切都隶属于某个谁也不是的人,

直到你的美丽和你的贫穷

使整个秋天充满累累的果实。

by:[智利] 聂鲁达/黄灿然 译

房间

简洁朴素的桌子

木制床板

手纺车

地板上只有这些

植物纤维编制的

两张椅子

轻巧地

挂在墙壁上

至今为止所见过

最美的房间

没有任何不必要之物

是某个国家的贵格会教徒的房间

我所憧憬的

单纯的生活

单纯的语言

单纯的 一生

至今仍在 眼前

轻巧浮现的两把椅子

唯有浓密的空气

得以就坐

by:[日本]茨木则子 /熊韵 译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by:[爱尔兰]叶芝 /袁可嘉 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2160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