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诗特刊|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诗特刊165期|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人都是需要自省的。自我审视,往往也是诗人们特有的精神特质。今天选发一组诗人们的自白,看看是否能够打动你的内心?是否能引发你的共鸣和思考?

好诗是自然而然的相遇,你也是。

诗歌和文字是有分别的,诗歌是有生命,有人类的经验和眼泪,读诗歌是把诗人的生活再活一次。

“诗是生命中原本就有的事物。如果你觉得生命不重要,那么诗就不重要。这就是我们不得不去写诗的缘由。它是我们(当然只是一部分人)认识自己、与世界建立联系的重要方式”。 不要丧失我们对诗的感知能力。用心去读一首诗,将这份快乐化为生活的一部分。

半 生 | 雪铓

必须把此生认作来世

看不完的落日,藏入抽屉

写不完的风声,在胸腔乱舞

世间事永无终结

一半浮云蔽日,一半朗月清浅

中途徘徊的寒号鸟不知橘园气息

我还是不知饥渴,从无中来

又回到广阔的无中

偶有偏执,被无数陨星击中

披着微弱星光

愿意把余生悉数奉送给

未曾命名的事物

自画像中的伦勃朗 | 汤养宗

一个人一生中为什么要画下

一百多张自画像?脸上的线条一直无法

落实,从三十四岁到六十三岁

他感到难办的是一只十分为难的猴子

时光中的变脸术捉襟见肘

没有一张头像

具有纪念碑式的气魄

用来说服活着的主张,用来调整

那出了名的斜视,它通向

重叠又错乱的时空

作为二维高手,这里有特殊的明暗法

“我看到的世界,都有眼神上扬的你

而你眼里总是条不堪的老堤,沉稳和欲决”

半张脸 | 商震

一个朋友给我照相

只有半张脸

另半张隐在一堵墙的后面

起初我认为他相机的镜头只有一半

或者他只睁开半只眼睛

后来才知道

他只看清了我一半

从此我开始使用这半张脸

在办公室半张脸藏心底下

读历史半张脸挂房梁上

看当下事半张脸塞裤裆里

喝酒说大话半张脸晒干了碾成粉末撒空气中

谈爱论恨半张脸埋坟墓里

半张脸照镜子

半张脸坐马桶上

就用半张脸

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自画像 | 李爱莲

太多的成分来自水

心中有雨,不分季节

一直下,一直下

水有刀刃

有时深邃,有时野蛮

给苍白一击

有时像谷粒,有时像犀牛

有时是水质的软体动物

获得柔软的静谧的丰富的独特本质

有时是一粒螺旋形的火焰

执拗的像一只横冲直撞的鸟

每一片羽毛向着太阳举着

自剖诗 | 尹宏灯

取一把柴刀爬山

以为斩一路荆棘,杀一路妖魔

便可把目光放长,放远

便可把境界提高,加厚

可越往前走,发现自个越来越小

天空越来越高,世界越来越大

手指触摸到的

不是云端和山峰,是怦跳,是眼泪

是一阵阵从地底钻出来的虚幻

我还是惦记那些花草牛羊

那些柴米油盐,那些卑微的疼爱

于是自上而下,种一些荆棘

养一些畜禽,当一名柴夫

把自己安放在田间地头

贴大地的窝,暖自己的胃,爱自己的人

一年蓬 | 莲叶

我曾以为的小野菊原来叫一年蓬

这没啥好说的

在乡下

往往一年蓬生长的地方

一边是坟山,一边是稻田

年轻的我总归是要老的

呵,如果你也老了

是否会记得

年少的我们,困了

以坟做枕,沉沉睡去

天高云淡。我们的旁边

素净的一年蓬,静静盛放

——直至枯萎

自画像 | 芒克

我有这样两只眼睛

一边是黑暗

一边是光明

我有这样一副面孔

一面是欢快地笑

一面是心情地哭

我有这样一颗心

热爱自己

也热爱别人

自画像 | 齐春玲

享受孤独,灯光很安祥

那些书列队在床头与我共事也是缘分

书对我的关爱;我对书的友善

都和一段经历有关

喜欢独处。惨淡经营

虽然清苦,我也不用为年景担忧

庄稼不收年年种

一粒文字就是点燃欲望的一豆灯火

当一泓清水把久望的眼睛擦亮

星星举着黎明前的火焰

从四面八方注视我们的家园

而我把辛酸提在笔腹

任凭海水在我心里汪洋

我是那样放纵。乃至

一瓶墨汁的温度就能把我饮醉

无处可去或哪都不去

仰头看星星就够了。夏天多好

疏散的夜被吹成横笛

盛一杯月光解渴

诗特刊165期|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自画像 | 韩作荣

我是粗糙的,我的瞳仁已经生锈

让世界变得斑驳,泪水

都带有生铁的腥味

粗粝的目光,看你一眼

都会在肌肤上留下血痕

一张铁青的脸、冰冷的脸

羁留着岁月的辙印

和永远洗不去的风霜

我是肮脏的,指甲一样坚硬的思想

藏污纳垢

即使剪去它们

又会偷偷长出来

我想洗刷自己

可我无法洗去欲望和焦虑

一个泥做的人,被水浸润

永远也无法净洁

我是卑劣的,纵然我不想扯谎

可我隐藏和逃避

不想道貌岸然,但却胆怯、虚弱

我的心跳来跳去

血管已捆不住心脏

自然,我也是高傲的

我的骨头坚硬,可以碎裂、绝不弯曲

我肮脏的血肉,宁可交给火焰

也不留给蛆虫

自画像 | 小猪

它带领春天,一路撒欢

蹄下生风,生出雨水,河流

生出画舫渔舟,水墨江南

一切尚早。小荷未立,蛙鸣

拖着小尾巴,燕子一趟趟剪开雨幕

屋檐下糊泥

只有小猪,耐不住春寂,嗷嗷叫着

它是我的,又不是我的

它是野藤上打秋千的小猪

花田里单腿旋转的小猪,春泥里

打滚的小猪

它和花田的花朵一样

边开边落,边落边开

自画像 | 素手

从哪里着笔

都不能一笔流畅地画完了

我不能选择白色作为底色

不能让那些肿胀的、消瘦的 、骨折的、变形的

关节又遭遇一场大雪

画一块泥土吧,我是一根野草

隐身其间,从年轻到年老

从青翠欲滴到尘土掩面

我有和众生一样的嘴脸

唯其要画两滴露珠

洗净苍老的眼睛,要比光快

比闪电利,要看得见隐藏在世间的菩提

自画像 | 刘琴

海棠花开了,它的生动

给了时光苏醒的理由

不像我空有,一副用旧的皮囊

鸟鸣从不克制,穿过花朵的风

也穿过脚下落叶丛生

腐殖的土壤

谁不是在燃烧的花枝上

一遍遍为灵魂松绑

一遍遍,沉默啊,并非是软弱的灰烬

海棠花开了,现在

我有足够的理由,一个人在春天里

坐穿,一生的荒芜

自画像 | 月若初见

在春天。指认一株玉兰

为姐妹

温和的色泽里

包裹着一朵朵火山的灵魂

——它们有白色的火焰

安静,明亮

镜头推至细部。岁月的虫子

正汲取脸颊的嫣红

这并不影响它,每一天都是新的

——形而上学的花瓣,终究会脱落

它用文字的枝桠,对抗虚无

诗特刊165期|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小 像 | 简笺

她是静寂的

气韵无声,走进去

就是一幅《雪景寒林图》

她是清凉的

掬来月光白,芭蕉绿

养一缸荷,再养一缸菱

她是明丽的

眉眼如绝句,身段似小令

她是欢喜的

将名词,动词,形容词

攒入旗袍盘扣内

与素锦年华,浅唱低吟

自画像 | 高明

我这个人真是无用。

恐高不可登临,

逛菜市场,不可见血,

见不得人当街当众抹泪。

看到街头,或蹲或坐地上的老妪,

把菜择得干净,干净得引我想哭。

胆小如蚂蚁搬家。

我这个人真是无用:从小到大,没绑过一个活物。

写给自己 | 青海

白云是流水的教堂

一首诗,要平静,要宁静

要有神赐的美

唯有“静”,可以亲近他人的心魂

美,像静一样明亮

我是多么幸福啊

以诗的语言,叙述着我的信仰

自画像 | 徐益民

竹竿,穿上衣服,还是竹竿

一辈子注定

只会直来直去,一不小心

就捅娄子、添乱子

所以自闭

养花,钓鱼,写诗……

沉浸于自我陶醉

任由时间的风暴,将心的海

吹成荒漠

自画像 | 路垚

日子皱巴巴的攥在手里

如秋叶的干枯,露出生活的底色

岁月划过一道一道

奢望在抬眼的瞬间破灭

雪挑战着疲惫的耐性

不知不觉人已到暮年

泪眼在风中呼唤

蓦然间望向那悬崖上的瀑布

已无路可走

那个人是我 | 风吹不散的梦

我一眼

就认出了台阶上

那个站起来

又跌倒的人,是我

那个双手抱头

蹲着的人,是我

那个笑起来

比哭还难看的人,是我

那个咧着嘴哭,却没有声音

和眼泪的人,也是我

他正把嘶鸣和泪水

咽进我的肚子里

诗特刊165期|自剖诗专场|就用半张脸,已经给足这个世界的面子

自画像特写 | 王小泥

一场场闪电

熄灭于一枚枚黑松针

岁月风,吹岀丝丝雪线

心眼,仍开放着春花秋月

两架肋排已磨成月牙镰

挺直的腰椎上

压力,包袱,暗器一触即溃

过去未来之间

我是一棵根系扎实的消

息树

树冠接近苍穹

太阳,月亮,在沧桑眸子里

以金丹或泪珠交替轮回

倔傲的口鼻沟通任何一片林海

都拥有辽阔深厚的肺活量

自画像 | 子魚

哒哒的马蹄穿越雪线

二月 乌鸦轻啄雨滴

落下的翅羽幻象思念

杏花铺满寂寞的原野

诗句洇湿刺痛的画框

雨珠的光亮遮过情景深处的留白

悄悄下马

看云,看你

自画像 | 鲁娟

嗨,你好!

我是五月清晨无名的蓝色小花,

我是二月夜晚奇异的果实。

我是金沙江边炙热的石块,

我是钢筋水泥间冰冷的铁。

我是山岗自由野性的风,

我是界限分明的围栏。

我是惊世骇俗的独立,

我是千年如一日的牺牲。

我是快马加鞭的急迫,

我是流水绵长的缓慢。

我是土地的歌者,

我是大海的水手。

我是男人中的女人,

女人中的男人。

我是完美无瑕的理想,

我是漏洞百出的生活。

我是所有矛盾的综合体,

我是所有综合中的矛盾。

我是瓦岗所地独一无二的发音,

我是各种语言混杂的融合。

我是语法的亲戚,

我是文字的女儿。

三十多年来,我苦苦痴迷

只因除此以外,我别无他长。

自画像 | 水云间

选择暖色调吧

可以中和因风寒落下的旧疾

再注入些新鲜元素

置换内心的苍老

时间,地点选在午后窗前

就可以把每天忙碌

日子还过成一团乱麻的自己

一点点搬运到画纸上

鼻子,眼睛,耳朵和嘴巴

都是不可或缺的

唯有三千烦恼丝可以偷偷的

少画几笔

自画像 | 王景波

无法掩饰。犀利的眼神

孤傲的冷漠,无形中出卖了

特性

真诚的流露,往往被视为

不合时宜的扫兴,还是坚持着

发出自己的声音

喜欢一饮而尽,只要拥有

足够的坦诚,还会兴奋异常的

一次次破例

随声附和俨然一种时尚,学会了

明哲保身,不屑的表情

坚持着锋芒毕露

临古,习诗,与先贤对话

试着靠近灵魂的高度

自画像 | 王永

胡须与皱纹这对难兄难弟

几乎同时占据高地

还好,那片乌黑布下罗网仍在坚守

谁保证明天白发不会攻陷头顶

何时起我开始逃避另一半自己

曾经,镜子时常涌出碧绿的色彩

棱角分明少年如水墨丹青

油纸伞下的故事某个夏天被你带走远方

成家,立业,原来童话都是骗子讲给傻子

日子经不起打磨

油盐,酱醋,腐蚀真相

窗外苦楝树不敢描述,我怕多添一笔

它就掉落一片叶

自画像:我是一条鱼 | 周渔

给我一海苍茫,带你看世界浩荡

鹰是我的眼,鲸是我的背

那在屋顶翻浪的繁星

握一把,我就握住了今夜的深蓝

给我一湖澄澈。这一碗水的平静

我该用哪种泳姿打破

给我一瓢激流,我将荡起险滩

平分秋色,层林尽染,两岸猿声啼透

一根刺即使卡在喉咙

也是明晃晃的荆棘

至少是把刀,割下太阳波光粼粼的羽毛

我是一条鱼,尽情呼吸自由的空气

在风雨里养鸟,下棋,生儿育女

不能向前,也要游动身躯

不朝大海,也要春暖花开

请拿走我渴望的陆地

拿走我曾经以为是最好的粮食

我的土地是海,波涛是床,浩瀚是仓房

别说我一无所有

我的梦想依然保持微笑

我要在地图上刻下勇敢者的名字

像颗子弹,把大海向更远的远方扔出去

自画像 | 李晓亮

许多年了,沧桑和暮气从头以来

杂乱的头发不知掉了多少根又长出了多少根

总是把日子过成了诗,把雪花写成了诗,把一棵树写成了诗,把一只蚂蚁写成了诗,把单相思写成爱情

一双苦瘦的脸颊夹着涩涩的诗句

有诗,有书,有茶成了生活的常态

沉默的眼睛中夹杂着忧伤

鼻子是最好的标志

过十里巷,就能闻到杏花村的香味

要一碗面,吃几瓣大蒜

喝一次酒,从不喝多

耳朵是明显的标志,从没有当过大官

太丑陋了,眼前的西北风将几根胡子吹横七竖八

人们都说我很佛系,我说我太俗了

如今把自己写成了诗却没有把自己定格成一位诗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61340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