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短篇小说:水中花

短篇小说:水中花

作者:陆十一(测)

短篇小说:水中花-爱读书

第一部分:水娘

云来村的老李家有个漂亮丫头,从小就长得水灵灵的,格外讨人喜欢。

李家夫妇也疼自家女儿,脏累活一应是不让她沾的。

所以哪怕是生活在村里头,小丫头也是出落得大家闺秀模样。

村里人眼瞅着姑娘大了,想着讨回家来当新妇。

毕竟云来村可从没有过像水娘一般好看的姑娘。

水娘家里情况也不错,而且老李疼他夫人,只生了这一个独女。

“你说啊,我若是告诉爹爹我喜欢他,我可不可以嫁过去呀?”少女明眸皓齿,笑起来的时候像花一样娇艳,捧着家里拿来的两块饼递给角落里披头散发的小傻子。

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水娘也总是偷偷来给他送些吃食。

一来二去的,少女心里憋不住的话都拿来和他说。

小傻子几乎都不搭话,平时就是窝在哪一个角落里呆着,被人欺负了也不还手,村里人就“小傻子”地叫了起来。

现在,小傻子也一样没有打理她,只是手快地摸走了两块饼,一块藏在衣服里,一块拿在手里小口地啃着。

水娘习惯了他的沉默,也不在意:“他生的可真好看,还写得一手好字。明明他同我差不多大,村里的阿叔却叫他先生呢….”

少女的思怀总是一来便无法停歇的,她蹲在角落,双手撑着下巴,絮絮叨叨地讲着心上人那些翻来覆去说不尽的话题。

直到听到爹娘的呼唤声这才站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双腿,朝着小傻子挥一挥手,跑出了巷子。

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流水一样的过了。

少女生得越发娇艳,及笄得日子也近了。

眼看着爹娘为自己的婚事着急,水娘犹豫了好久,这才鼓起勇气和爹娘说起心上人的事情。

“爹,娘….”水娘红着脸依偎在李氏怀里,十分不好意思地遮住了眼睛,怕被爹娘瞧见了笑话。

“就你这丫头主意大,亏我还与你爹在这发愁,不想你这不做声的就有了心上人。”李氏笑着点了点自家丫头的额头,宠溺地笑着,倒也没说什么拒绝的话来。

老李坐在一边呵呵笑着,也是一副高兴的样子:“这下好了,你娘也不必再愁到睡不着觉了,咱们丫头大了就看丫头喜欢的来。”

老李家和别家不是很一样,比起说媒,他们更重视来之不易的丫头。

第二天一早,老李便去了谢家说事。

谢家也是独子,是个文文弱弱的书生,考了秀才,在村里也是被叫做“小先生”。

若不是身体孱弱,或许还能去考一个举人。

谢家对这门婚事也是满意的,毕竟这云来村能配得上他们家“小先生”的可能也只有花一样的水娘了。

村里没那么多的规矩,隔了些时日,谢家送来聘礼,一台红轿子便抬着穿嫁衣的水娘进了谢家的门。

谢恒待他极好,教她识字读书,每次握着她的手拿起毛笔的时候,她心头总是一跳一跳的,被触碰的地方发麻发烫。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像是山川里刚融化的泉水,清冽的,但在那山谷里又蜿蜒成了柔软的模样。

谢恒也喜欢水娘这样美好的小丫头。

明明他一个人的时候,是厌烦聒噪的,可这个拉着他袖子,红着脸还要叫他“相公”的女子,却让他屡屡放下手中的书,转而拉着她来练字。

“会写自己的名字了?”谢恒坐在一边看书,眼睛却总是不自觉地看向拿着毛笔在认真练字的女子。

水娘的脸颊旁沾了一点黑墨,看得谢恒心痒,秉着君子的仪容才忍住没给她蹭过去。

“唔——你别看别看啦。”水娘把宣纸挪过来些,用身体挡住所写的字。

谢恒好笑地放下了书,想着水娘这才练过几天的字,想来是没写好,怕自己笑话,便也忍着好奇没去观望。

好一会,水娘放下笔,吹了吹促使墨水变干,神神秘秘地拿给了谢恒。

上面扭扭曲曲写着“谢恒”两字。

谢恒看到的时候呆愣了好久,直到水娘凑过脸来,嘟着嘴假装不高兴的要礼物这才回过神。

“这,我近日不是只教你写了你的名字吗?”谢恒不好意思地卷起了这两个丑丑的大字,小心翼翼放好。

“可是你给我指出来了啊,我照着那两个字来画就好啦!”水娘虽然已为人妇,但这才嫁来没多久,笑起来的时候依旧像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谢恒只觉得心头柔软,没再恪守着相敬如宾的规矩,抱过水娘,心满意足地环住了属于他的姑娘。

这是属于他的姑娘,他们会一辈子这样在一起。

或许不久的将来,他能带着他的姑娘离开云来村,去别的地方看看也说不准。

然后等到白头,再回来,带着一群小萝卜头,听他们叫着“祖父”“祖母”。

谢恒想到这,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还没几日,他居然已经想到了白头。

嫁到谢家后,水娘也开始接触了柴米油盐。

因为谢恒几年后要去会试,学习一类的事情不可懈怠,若是中了举人,这可是云来村百年来的第一个,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谢家人对水娘也很友善,婆婆更是手把手来教她,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水娘慢慢习惯了做谢恒的贤妻,打理内外的事务也没人敢说什么闲话。

可婆婆却猝不及防就病倒了。

短短三天的时间,村里的大夫查不出什么原因,和善的婆婆就去世了。

紧接着公公也病倒在床,日渐消瘦。

请大夫无效的情况下,家里请了两个老道士来做法。

道士瞧着躲在谢恒身后不便见人的水娘,皱着眉就上前,看了好一会厉声道:“妖气!这可需要速速施法,否则终会害人害己!”

“大师说什么,水娘是我妻子,断没有害人之心,更不可能是所谓的妖物!”谢恒拦住道士,把水娘护在了身后。

Page 1 of 3
First | Prev | 1 | 2 | 3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91519.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