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爱读书

九十年代初,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虽是在职脱产学习,但也算圆了一个大学梦。那时考大学,被誉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过去的人少,挤下去的人多,成人高校作为全日制高校的补充在全国各地应运而生。风生水起,也就在所难免了。

当时的xx学院,建有二十四层高的教学大楼,坊间就有说法,这哪儿是在培养干部,完全是在养一群公子哥们儿。话又说回来,能考上这样的成人高校,喜悦之情也是溢于言表的。

报到那天,下了一场小雨,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整齐延伸至校大门,一路走去能感受到雨过天晴后的浓荫蔽日。寝室在717,这让我度过了两年时光的狭小天地,若干年后还让我念念不忘寝室那雪白的灯光,温馨而柔和。还有那一群朝夕相处的同窗契友,每每念及,心中自然涌动一股热流,湿润了遥远的相思。

印象最深的是“大师”,又名“草原雄鹰”。“草原雄鹰”,是因他来自阿坝,脸蛋黑红,又长得粗犷,豪放,刚毅。至于“大师”之名,就有些讳莫如深了。另一位是小眼睛“陈金花”,顾名思义他是押“金花”高手,押“金花”又称“闷鸡”,在他的召唤下,717最终成了地地道道的“鸡窝”。来自巴中的胡兄就显得老成持重,平时言语不多,说话慢条斯理,最让满寝室人羡慕的就是他老婆的“送货制”,几乎每月都要来探望一次。对于我们几个月,甚至半年才回家的,也只好说说风凉话,打打话平伙。“波儿”看上去是最斯文的,长得白胖,又下得一手好棋,有事无事就穿得周武正王外出大街小巷闲逛。至于其他室友,就如我等鼠辈,不足挂齿了。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爱读书

开校不久,我就发现了“大师”的懒惰,要么打牌,要么通宵达旦喝酒吃夜宵。一到早晨就蒙头大睡,很少上课,偶尔到教室也是萎靡不振,夹一本书在腋窝下,走路慢吞吞的,跟吃了鸦片差不多。可一到晚上,又像狗都撵不倒的样子,说话大声武气,精气神十足。押“金花”数他运气最差,生活费有时两三天就输光了,就站在旁边呆呆看,用他的话说就是瓜兮兮的。当然,他也想了许多窍门,比如向老婆谎称去澡堂洗澡遭扒窃,或打球不慎丢失,头几次老婆自然相信,到后来连他自己也很难自圆其说了。那段时间天天吃方便面,我看不下去了便邀他一起到校门口小餐馆打牙祭。我记得他有句经典的话,“没钱的时候饿也饿得快,这钱总是欺负穷人”。其实他每月生活费2000元,在九十年代不算小数,不知节俭当然就不明不白打了水漂罗。

读书两年,他老婆来过两次,可能是公安警务缠身无暇顾及。一次是新生入学,夫妻双双,夫唱妇随,看上去很是和谐美满。另一次是他老婆可能听到风声,故而来校,以探个究竟。因那时“大师”早已出轨,对老婆驾到,再难打起精神,只是三下五除二打发走了事。之后,他常做恶梦,梦见老婆拿枪毙他。

与“大师”相比“陈金花”就精明多了,717的金花堂子就是他扯起来的,先是邀两三个打“三攻”,觉得不过瘾,便把“大师”、胡兄、“波儿”鼓动起来押“金花”。不到一学期,各年级乃至不同专业的“金花”高手汇聚于此,真可谓群英荟萃。最多的时候桌面上有十多人,还不算站二排买码的,整个寝室烟雾缭绕,晾的衣服和人像熏的腊肉一样,只要走出去,凭那一身的浓烈烟熏味就知道是717出来的人。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爱读书

大凡赌博都是输多赢少,赢了就下馆子请客,输了就像“瓜娃子”站在旁边看。嬴了的,就会在拿到“船票”或“飞机票”时顺手向旁边站的人递十元或二十元,称之其为“抹油嘴”。不知是“陈金花”运气好还是技术精,两年下来荷包鼓胀,没花一分钱就读完了大学,并且还时不时买新衣服寄给老婆。老婆疑惑,问及钱的来由,他说“勤工俭学”,老婆一听欢喜的不得了,心想我老公太争气了,太有出息了。

“陈金花”熬夜最厉害,可以三天三夜不下桌,饿了泡方便面,上厕所也是放趟子跑。在这个堂子里,“波儿”就有些耍心眼,赢了屁股一抬走人,输了也不会死挨。空闲时除了玩牌,还要下围棋,当然是一个人默步子,他是川南地区围棋冠军,没有谁是他对手。我们寝室的人曾和他打赌,复原一盘棋,一百多步棋不能有丝毫差错,包括先后秩序。不言而喻,输的自然是我们,输家每人掏五元饭票给他。

717由于被“鸡窝”霸占,几乎没有女生涉足,故又称“和尚寝室”,惟有胡兄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有女生主动找上门来为他洗衣服补袜子,我们圆睁的眼睛里只有羡慕的份儿,嫉妒得咬牙齿,龟儿的歪。那女生每次进来,我们都装得很文雅,从不招呼,也不顾视,表面捧着一本书看,耳朵却尖起听,直到高跟鞋的踢哒声出了寝室消失在过道,我们才发出“哇”得一声尖叫。

后来我们分析,717让女生望而却步的原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第一学期元旦假期后返校,“大师”带回了10根牛鞭,他特别强调是牦牛的,大补,且做到寝室里人手一份。因怕捂坏,我们都挂在了那根晾衣服的铁丝上,密密麻麻的一绺,远看像帘子,近看像条条尾巴。那时走进我们寝室的女生,没有一个会朝牛鞭上想。她们会很惊讶地问,哪儿来那么多尾巴哟?有一个近视女生,进来后看了半天,鼻子嗅了又嗅,突然惊慌地溜出了寝室。我们猜想,这个女生不仅嗅出了牛骚味,可能还嗅出了满寝室的公牛气气。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爱读书

没有女生光顾,我们是孤独寂寞的,同时也是快乐的。晚上熄灯后,“鸡窝”散了,我们躺在床上,要么听“大师”吹壳子,要么扯开嗓子齐声大吼。吼的都是当时流行的歌曲,如“一无所有”、电影红高粱主题曲“酒神歌”,直至声嘶力竭,睡意绵绵,才肯罢休。按现在的话说,717的人是想刷一个存在感。

到了最后一学期,没有课程,只写论文,腾出了更多空余时间,“大师”心血来潮当真搞起了勤工俭学。先是联系他在成都的朋友,看能不能牵线搭桥帮两三户企业代做账。那天,我和他一人骑辆破自行车到了一家公司,因是熟人引荐,对方倒是很客气,端茶倒水,我们却像两个“瓜娃子”望着对方傻笑。之后叫回去听候通知,再无下文,这次求职失败,我们总结了一下还是缺乏经验。

不久,“大师”扛了一大麻袋山羊皮衣在校门口推销,衣服是摆在了地上,却没有胆量喊出口。后来不得不叫同寝室的人帮忙,效果果然明显,第二天就卖出六七件。那天晚上,为了庆贺首战告捷,满寝室的人在校门口苍蝇馆子喝酒划拳,吆三喊六,一直闹到半夜才翻院墙回校。

接下来的几天销售疲软,有时卖一两件,甚至还有不开张的时候。更没想到,有人要求退货,说质量有问题。“大师”见状,脸色铁青,生怕来人纠缠,好在都是知书达礼的,降点价就搁平了。我们再也不敢卖了,怕夜长梦多,更多人找上门。“大师”把剩下的一股脑儿塞到自家床底下,直到毕业也没拿走。这场轰轰烈烈的勤工俭学就这样草草收场。

往事如烟,哐啷哐啷的时间依然一往无前,许多的人和事已随风飘散。也许若干年后不会有人再提起这段往事,不会有人再想起717,想起校园外那一片宽阔的原野开满油菜花的春天,嗡嗡的蜜蜂,翩翩的蝴蝶,想起我们业已消逝的青春时光。但,那年那月,我们就像一场雨,下在成都,下在我们朝夕相处两年的校园。而雨声似鼓点,在我们深沉寂寞的心里咚咚咚地敲响。那鼓点遥远而清脆,随着岁月的风雨飘呀,飘……

九十年代初,我曾就读于成都某成人高校,和尚寝室的逸事至今难忘-爱读书

作者简介: 王郁林,男,现供职于国家税务总局荣县税务局。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自贡市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作品散见各地报刊及各网络平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9130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