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佳作点读:吕达 苏浅 鲍秋菊 西娃 胭脂茉莉

佳作点读:吕达 苏浅 鲍秋菊 西娃 胭脂茉莉

佳作点读:吕达 苏浅 鲍秋菊 西娃 胭脂茉莉-爱读书

目 录

言不由衷|吕达

恒河:逝水|苏浅

刀尖上的积雪|鲍秋菊

而我们始终离得那么远|西娃

风铃十四行丨胭脂茉莉


言不由衷

吕达

我写到小兽,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午夜的风与玫瑰,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眼中的水,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床和体温,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失眠,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春天,其实我想写的是你;

我写到自己的一切,其实我想写的一切是你

一句话点评:宏大,开阔,深沉,从容不迫,作品有难得一见的把控力;抒情与叙事处理得恰如其分,张弛有度;语言凝重、端庄但不失鲜活;这首作品集中笔墨吟咏爱情,让读者感受到了春风扑面、清新脱俗,还有意犹未尽的回味和舒畅。

恒河:逝水

苏浅

三月无风,恒河停在黄昏。

站在岸边的人,一边和鸟群说着再见一边想起

昨夜在梦里悄悄死过无人知道。

从没有一种约会像死亡这样直接。

一生啊。它伸手抱住什么,什么就成为火焰;

一生怎么会这样美

刚开始是花瓣,后来是蝴蝶。

刚开始是一滴雨,

后来是恒河。

一句话点评:整首诗以恒河为背景,也以恒河为核,言说生死这一恒大命题,颇有苍壮感;同时,佐以花瓣、蝴蝶,一滴雨、恒河等意象互相映照,象征万物生死更迭,周而复始;“一生啊。它伸手抱住什么,什么就成为火焰”,死亡让万物成为火焰,颇有凤凰涅槃重生之意;诗人如此任性地咏叹,并不触及火焰的内部,也不流连于生命的怒放或凋零的过程,她在乎的其实只是她此刻的感受,一种与生活状态持平的语调来处理的感受;这些闪亮的词语轻盈如飞盘,如果没有同样轻盈灵巧的身姿,很有可能拿捏不稳,但作者接握在手,再抛向明亮的虚空;这是一种能力,与天赋有关,也与写作者的心境有关。

刀尖上的积雪

鲍秋菊

天空很低,低过一场雪

我想你,像堤坝上的

一株狗尾巴草

小心翼翼地蜷曲在

寒风里

三个月前这样

三个月后这样

如今,它已只剩半枝

跪在

我的爱里

白茫茫的一片

在一把锈蚀的镰刀尖上

一句话点评:这首作品借用幻象、双关、隐喻等写作手法,通过狗尾巴草、小心翼翼、蜷曲、半枝、跪等词汇将自己心态的变化细腻地呈现出来——爱由卑微的韧性到半枝的断裂,而镰刀隐喻着无望后内心的果决,积雪代表着果决后的心情;这是一首肝肠寸断的情诗,诗人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依然让人读后感知到传递的痛楚。

而我们始终离得那么远

西 娃

每到清明,我就想起父亲

只有这一天

我才敢放纵地想他

仿佛,他仅属于这一天

是的。我爱他,父亲

可,我从没说出这句话

向他,向他以外的任何人

在他还活着时

我从未跟他一起散过步

从未跟他谈过一次心

一个女儿和父亲之间

最正常的亲昵,都没有

是的,而我爱他,父亲

而我们始终离得那么远

唯一与他离得最近的一次——

是我从火葬场

抱着他的骨灰盒

一小步一小步

走回家

一句话点评:这首作品,点评是多余的,我们读到的是情深意真,读到的是为人子女的愧疚,读到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读到的是时光的疼痛;我们能为自己的父母做点啥,还能做点啥,不禁在追问自己。

风铃十四行

胭脂茉莉

我收集着不同的风铃

在我的窗台上我赋予它们

命运 当我用手指轻触或者

风吹过它们 当它们发出声音

那一定是我灵魂发出的回音

譬如 这个弥漫着植物甜味的季节

我要离开案头的工作一会儿

从远处的群山中 让我的风铃

捎来一棵核桃树的香气

我不能确定它准确的位置

可当风铃相互碰撞时

我能感觉风拂过树叶的声音

让我确信有一种美好我目不能及

但它却是如此温柔的存在

一句话点评:风铃不仅是件饰物,更是一个标识;风吹过或手触摸,其实都是心的触摸;不同的风铃发出的声音各有不同,似乎也代表着不同的命运;但所有声音皆是佛声,关键是,听者有佛心,仁者有心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9004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