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读书 散文随笔 正文

听细雨点点

听细雨点点

在茫茫的山野间,车子蜿蜒曲折地爬行。经过安徽砚湘村时,天空中兜头浇下了一场透神彻骨的滚刀雨。

车窗外,零零散散的雨丝飘起之时,司机师傅开起了玩笑,说今年天旱雨少,有场透雨该有多好,也让自家婆娘多云转晴,省得家里天天硝烟弥漫。这玩笑似乎开得过于晦涩,大多乘客只是象征性地露出些笑容。窗外的雨倒像是接到了司机师傅的敕令般,哗哗啦啦地下起来,一发而不可收。

雨势愈来愈大,普天盖地而来,摧枯拉朽般横扫天地间。路两旁成排的大树在狂风骤雨中摇荡,近处的村庄湮没在如烟似雾的雨幕中。耀眼的光芒划破苍穹,顺势而下;滚滚雷鸣从遥远的天际排山倒海而至,一直跌落在毫无遮掩的车顶。司机师傅无奈地将车停靠在路旁,绝望地望着车窗发呆。

其实,我特别钟情各种雨景,尤其像今天这种随疾风而至的过路雨。人生中,“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惊喜有过,“昨夜雨疏风骤”的疲惫有过,“清明时节雨纷纷”的伤痛也有过。瓦屋听雨,听出的是惆怅;舟中听雨,听到的自是孤独。看雨,听雨,往往能让心灵穿越一段又一段的历程,感受出人生的酸甜苦辣,品尝尽一世的百般滋味。

是母亲带我经历的人生第一场雨。如墨的乱云从西北方向风驰电掣涌来,阴风阵阵,瞬间白昼成为暗夜,母亲拉着我的手朝家的方向跌跌撞撞、磕磕绊绊跑去。冷雨敲打着我的灵魂,浇熄了希望的火苗。跌倒,爬起,又跌倒,再爬起,路漫漫似乎没有了尽头,绝望窒息着我,似乎喘不过气息。可就在这时,雨过天晴。阳光在半空中跳荡着,无数光芒的种子洒满人间。母亲看着落汤鸡似的我,苦涩而又自豪地笑了。那一刻,我的心中温暖如春。

无数次独自沿着一条清幽的小路缓缓地行走,两旁的树林落叶缤纷,层层叠叠地铺就了我梦幻的青春。缠绵悱恻的雨韵中你撑着一把油纸伞打我身旁走过,那回眸的笑容如莲花瓣般开落,圣洁得让人心醉而又心碎。那一刻,我将渐次开放的一朵心花涂上五颜的色彩,让爱的春水在潺湲的溪流荡漾。雨儿欢快地跳着舞步,和着小提琴家朵尔尼斯的爱情小夜曲。这时节,雨又成了我张扬青春个性的舞曲。

年轻时,喜欢走在雨中的那种感觉,有伞也好,无伞也罢。有人陪伴固然很好,独自行走也会觉得天底之下全是诗意。那是青春在流淌,是对未来的企盼在血管里在汩汩地流动。那时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涌动的是春天的信息。喜爱看风从树梢吹过,喜欢听暮夜从远处高楼上传来的渺茫的笛声。春夏秋冬的雨儿,滴在我的心上,滚动出悠场的乐音,伴在青春的滋长,做着这样或那样的美梦。

忽然有一天,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满天的苍茫。天,不再是湛蓝;地,不再是阔远;水,不再是清澈。这时啊,亲爱的朋友,我的内心开始隐隐作痛。黎明成了傍晚,起点成了终点,成功变为失败,甘甜变成酸涩。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渴望看到天边那颗耀眼的启明星,希望伸手抓住一根维系着生命的苇草。我缓慢地前行,走过青春,走过岁月,走过千山万水,走过漫漫长夜,终于,在一座山的后面,我寻找到了生命的萌动和心灵的震颤。

知天命之年,人世间雨晴已被看淡。风也罢,雨也罢,不都是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吗?那些似曾相识的情愫已随岁月的流逝淡如云烟,那些心灵深处曾有过的震颤也如一池春水中的波痕,一圈又一圈漾涌开去,再也无力聚拢。暮秋时分,泡一杯苦茶,坐于破旧的屋檐之下,看烟雨如织,听雨打芭蕉,倒不失为人生的一种境界。

人的一生中会有无数的风风雨雨,千百次的跌倒终会换来一次笔直的站立。在狂傲不羁的风中笑成一朵莲花,在骤如飞箭的雨中化作一道彩虹,人生还会有忧伤和凄苦吗?竹杖,芒鞋,在斜风细雨中前行;蓑笠,扁舟,在飘雨的寒江中独钓。笑对人生,看取云飞云散,亲爱的朋友,这不是很好吗?

作者:孙守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