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

本文刊载于《作家文摘》第2483期15版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爱读书

奉命赴皖,第一站就到了巢湖边上的三瓜公社。同朋友一聊,才知道三瓜不是瓜,公社也不是记忆中的公社。此地有几个自然村,东洼,西洼,南洼,外地人听当地人讲话,听得不甚明白,七传八传就成了冬瓜西瓜南瓜。近年振兴乡村建设,有识之士看中了这个地方,于是投资开发,造景观,建民宿,办学校,种花卉,把个穷乡僻壤打扮得花枝招展。对外叫个什么名字呢,有人灵机一动,叫三瓜公社吧。这个名字绝妙,既有乡土气息,又有时代印记,将错就错,错上加错,负负得正,错也不错。

最近几年,三瓜公社的乡村建设渐成规模,重点打造了南瓜电商村、冬瓜民俗村、西瓜美食村,农民住进了楼房,地上开满了鲜花。

走出“半汤乡学院”教室,迎头看见一面白底山墙,上面一行大字:创业不必去远方,家乡一样铸辉煌。口气有点大,也很有感染力。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爱读书

离开三瓜公社,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三瓜公社固然是振兴乡村的经典之作,但是如果乡村建设全都复制三瓜公社的模式,都去种花搞旅游,那我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每一块土地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自己的优势劣势,要因地制宜扬长避短。

冒着秋后的烈日,一路辗转,来到铜陵的大通。

走在街上,听当地文史专家吴华如数家珍地介绍大通的前世今生。

据说这是全球唯一铺设正方形石板的古街,一路走去,看见“夏洪兴老秤行”“小上海钟表行”“澜溪书院”“闲贤茶馆”……时光,在大通放慢了节奏。

路过一个摊位,看见两个穿着得体的女孩,正微笑地看着我们。我走到摊位前,顺手拿起一个画框,里面镶嵌的是一幅素描画,远山、近水、小桥、轻舟……一番交谈得知,这两个女孩都是美术专业的大学生,她们不想参加应聘,也不乐意考公务员,就愿意回到家乡,摆个摊子,画自己想画的画,挣自己开心的钱。

离开卖画姑娘,前往大通理发店。一进门,看见一溜四尊老式德国进口转椅,古色古香。理发师是一个红光满面,衣着整洁的老人,名叫陈家远,发型一丝不苟,衬衫一尘不染。乍一看,像一个教师。一问年纪,82岁,居然还在做“顶上功夫”,还能骑自行车上下班。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爱读书

大通为什么叫大通,有很多说法,各有各的道理。本人浅见,无论哪种说法,应该都和大通特殊的地理位置有关。

大通——通海、通江、通地。那座不大的长龙山,平地而起,拦住了水的去路,于是形成奇观,大海从这里回头,长江在这里拐弯。通海,海那边是海洋文明;通江,江上游是农耕文明;通地,地下连着铜矿,矿山有移民。多元文化交融,使得大通人见多识广,聪明、务实、淡定。

大通古镇,被一条名为鹊江的支流分为两个部分,主镇区又名澜溪,同和悦洲隔江相望。下午三点半左右,离开澜溪老街,乘小客轮前往和悦洲观赏江豚。踏上四面环水的江中小岛,目之所及,百年之前修建的圣公会大教堂、盐务招商局、国立十六中等老建筑……这块与城市若即若离的土地,鸡蹲在树上,丝瓜吊在墙上,冬瓜躺在地上。人心平气和地劳作,狗四平八稳地散步。

在一个幽静的巷子里,看见一对夫妇用手推磨,男的磨的是芝麻粉,女的磨的是辣椒糊。时光就像芝麻和辣椒,从小小的石磨里流出,散发着慢生活的气息。和悦洲的田园,是我近几年见到的最古朴、最安静、最有诗意的风光。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爱读书

很快就到了“中国好人”张八斤的地盘,这个精瘦的汉子拎着一只塑料桶,里面装满了经过挑选的小鱼,一把一把地抛撒,从容不迫,精确制导。不多一会,但见江面泛起涟漪,几只黑里透红的江豚从远处游过来,摇头摆尾地扑食,还不时地跃出水面,喘口粗气。与其说它们是在觅食,不如说它们是在向张八斤撒娇,翻着跟头跳舞。张八斤干这行十几年了,据说他同每一只江豚都认识,从年龄到性格到身体状况。他不仅养护江豚,抢救江豚,还能给江豚问诊治病,倘若哪只江豚病了,他能在第一时间对症下药。

返回澜溪途中,看见一段老街,基本上是废墟了,间或有一两户人家点缀其中。站在路口眺望老街深处,夕阳落在断垣残壁上,犹如古代沙漠上的城堡。

吴华介绍说,和悦洲原有三街十三巷,抗战时期这里进行过艰苦卓绝的大通保卫战,在战争最严酷的日子里,老百姓流离失所,到处逃难,居然还创作了民谣《十不舍》——一不舍和悦洲上的繁华世界,二不舍大关口的白姜小菜,三不舍芝兰茶馆的包子烧麦,四不舍万春的瓜子一嗑两开,五不舍生源的茶干一个铜板两块,六不舍五月端午的龙舟竞赛,七不舍洄子巷大戏台上的拉拉拽拽……哈,这就是大通人的性格,苦中作乐,风趣幽默,即便是在逃难途中,也没有放弃人间烟火。

散文 | 徐贵祥:大通时光-爱读书

因为一到大通就一头钻进古镇的肚子里,还没有来得及观赏澜溪老街的外景。站在和悦洲的码头往东眺望,透过眼前的垂柳,但见鹊江东岸云蒸霞蔚,参差不齐的楼房中间,耸立着一个方形立柱建筑。这是大通古镇最高的古建筑钟楼。在大通众多的长寿者中,钟楼也算其中之一。听说,西班牙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建的教堂已经在100多年间的时光中,先后被各种原因击倒,只有钟楼还在。如今,已经很难听到钟声了,但是它并没有消失,它仍然存留在老大通人的记忆中,盘旋在新大通人的想象中,伴着大通人,理着发,喝着茶,讲着故事,卖着冬瓜,品着茶干画着画,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时代赋予我们的美好生活。

什么是更像农村的农村?我的答案是,让农民快乐的农村,让农民增加幸福指数的农村,就是更像农村的农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733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