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庄雪茹: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散文 | 庄雪茹: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散文 | 庄雪茹: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爱读书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作者:庄雪茹

每个人心底或许都有一片孤独而自由的大海,我们往往在深夜,独自潜入其中,有时又因为潜入的太深,而思念陆地上的灯火。大多数人的一生都在这两者间穿梭。

不知为何,年轻人,在白昼孤独的狂欢,在黑夜沉寂的不安。年轻人,你忘记了回家的路了吗?抑或是我们已经无家可归?

有人心易变,三五年头便面目全非;也有人九万里走过,仍不改初心。纵使光阴执意让过往蒙尘凋敝,也总有那么几朵残花开在我们倍加在意的一隅。不禁感慨道,回不去的是故乡,到不了的是远方,到不了的故乡是远方。

于我而言,并非世界选择了自己,而是自己选择了这个世界。既然无处逃离,不如欢喜;既然没有净土,不如修心;既然不尽如意,不如淡然。有时候我们可能会忽略,其实在你身后,一直有个名为“家”的港湾在默默守护着自己,给予我们字字是柔,句句是暖的归属与寄托。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愿在种花家。此世无憾进晓宅,来生再逢晴霞外。生生世世,无怨无悔。曾经迷醉都市的灯红酒绿,后来恋上天边的星汉万里。蓦然回首,才发觉,最爱的还是家中的灯火,如此可亲。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世人总说,我们的幸运之日便是父母的受难之日,此所谓“逢凶化吉,绝处逢生”。我们可能不知晓的是,当我们来人间游历一遭的同时,我们的父母欣喜于我们的降临,感怀于生命的温柔,在此同时,也忧心于肩头的分量。很多人都说父母在一个孩子身上的投入数不清,摸不透,是啊,父母的一生心血倾之于你,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不图我们懂得跪乳之恩、反哺之义,他们,唯希望心尖上的人能安逸一生,如此便无悔无憾。常念父母的无私无求和任劳任怨,只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更舒适的环境和更开阔的前程。不得不说,就是如此简单,此为天下父母心,平凡世界中的非凡,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鸟鸣春涧,折杨柳而握别;驿驰冬岭,抚梅萼以增怀。自菊月一别,倏忽三月至岁寒,独在异乡漂泊零落,许久,无问归期。月迷津渡,鱼传尺素;烽火连绵,雁足传书。寄一方素笺宽慰家人,收一封书信凝结着殷勤致意,来去之间,忽然看透一张薄纸的两面,一面是家人,一面是异客。

忆起孩提时,围炉而坐,轻拨炭火,溅起星光点点,缀亮波光荡漾的双眼,浓白的烟雾滋生蔓延,氤氲眼前熟悉而陌生的脸。

人间俯仰,温情馥郁。家家户户的袅袅炊烟承载了草长莺飞的孩提时光,从宽厚坚实的臂膀落到温柔馨香的胸怀。或是孩童高兴雀跃,从小伙伴们的热情吆喝到长辈的调趣关怀,从走马灯笼到手中佳肴。又或是长辈满怀欣慰,眼底尽揽。满堂儿女团圆相聚,谈天论地成一片,稚童新衣相夸耀,欢声笑语不断。

关于家,有人愿为你采撷暖阳,揉进热气蒸腾的糖粥;有人愿为你摘下繁星,缝进针脚细密的夹袄。有人斜倚柴扉,送着你的背影远去,又数着你的脚步眺望。有人热切地迎上你的目光,或许没有开口,但颤抖的眼波已溢出关怀。这份守候被光阴摇曳得绵长,长得如藤如蔓,触探到身后场场梦;长得如流如川,洄游进心间寸寸田。

后来的后来啊,硬茧成蝶,鱼跃化龙。一颦一蹙,一举一动,透露着少年意气风发,于几身几经辗转,零落成泥后拾得吉光片羽。

你开始对这个如歌如画,如梦如幻,如云如月,如水如烟的世界萌生好奇,你一点一点地试探,不知不觉爱上了别有洞天的象牙塔。你选择漠视人间温情,纵情陟遐于原野,踟蹰于所见的温柔景象,旖旎风光。虽然山河远阔,可使英雄折腰,但当英雄蓦然回首之时,他们或许会发现,在驰骋四方的同时,无声且始终陪伴着自己的,是凝聚着家人牵挂的炊烟与灯火。

我啊,也曾对家的概念模糊过,曾何几时,有多少次想乘风飞往世外桃源,抟扶摇而上九万里,最后的最后,深谙此心安处是吾乡。倦鸟归林,鱼翔浅底,落叶归根,这都是对家的渴望,也是生命的一种归宿。

今日闲暇之时得以遍览山水,登高望远。朦胧烟雨婆娑,杏花疏影辉映,柳色新芽初绿。青靴溅起水花,点染了翠衣锦袍。凝眸深处,却又见千家万户,星罗棋布。千家灯火,万户暖意,试想他们又在牵肠挂肚些什么?是远在天边的挚爱,还是在外求学的游子,亦或是为了生活跋山涉水,风尘仆仆的亲人。于千家万户中,有且只有一家,我的归属。

我尝试着在那模糊的视线找到那心灵的栖息地,可是一眼望尽,虚无缥缈,正如古人所言“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听一曲渔舟唱晚,看一幅远山苍茫,刹那间,我遂晓,四季自有轮回,山河自有魅力,而那些我们不易察觉的风景——家,其实无需寻觅,它就在你的心里。有人问我独自漫步于长路的心情,我想到的不是孤单和漫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漫天星光,我的眼眸有星辰在闪耀,我的内心如同大海一般澎湃而深邃。此刻我的家乡在远方伫立悠悠,随时可拥我入怀。我知道有人会来,所以我等。纵然死生契阔,仍愿执子之手,漫随天边云舒云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当你在看风景,远在他方,又是否有人在痴痴地为你等候呢?

游子箪食瓢饮,归人山水千重。日影拖着丝线在岁月里穿行,点点缝进你我身后的路。如漂泊木兰舟中,忽一睁眼,星河绵渺,江天雪落,提醒你人间寒暑,已度过一轮又一轮。如远涉苍青山间,稍一抬头,天光疏漏,穿枝拂叶,安慰你日升日落,已将往昔封存。

人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大学之路,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既然我们都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汪国真曾说:“如果远方呼唤我,我就走向远方;如果大山召唤我,我就走向大山。双脚磨破,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双手划烂,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夜半,星拱北,月流西,皎皎空中孤月轮,影中有形,窗中有影。千字策,八行书,未能聊表吾心。静观阖家欢乐。家人闲坐,灯火可亲。我爱家中的灯火,月色朦胧,星光迷离,也不比它的温煦;我爱家中的灯火,纵然我去时星稀,归时月隐,但它却准时为我亮起。一方小院,月朗星稀,承载;一点灯火,烛光摇曳,温馨。

作者简介:庄雪茹,一名海南师范大学大二文学院在读学生,喜欢阅读,喜欢创作,希望“我有明珠一颗,照破山河万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617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