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莎士比亚说,世界即厨房,从井然有序的构成中我们能得到异常费解的静谧。

在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工作后,相信没有什么比美食更能让我们解压的。精美的食物不仅让我们补充体力,更填充我们的灵魂与心灵。

而美食的生产基地厨房称得上幸福的最后堡垒

大家好,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樱井美影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去世了,随后在她上中学的时候爷爷去世了,而她二十一岁这年,她的的奶奶也过世了,而奶奶的过世意味着美影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孤儿

在奶奶葬礼的那几天,美影总是一个人裹着被子睡在厨房的冰箱旁边,厨房里闪着寂静的微光,冰箱发出轻微的声响陪伴着美影,让她免受孤独煎熬。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奶奶的葬礼结束,一个名叫田边雄一的少年敲响了美影家的门。

雄一之前在美影奶奶开的花店里帮忙,美影只在奶奶的葬礼上见过雄一,她记得那时候这个少年哭得非常的悲伤。甚至比自己这个孙女哭得都要悲伤。

雄一请美影搬过去和他们一家一起住,不管她同意不同意雄一都希望她在今晚七点来自己家一趟,并将地图给了美影。

自己和母亲都盼望着她的到来,说完后雄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或许是因为雄一的微笑,美影在临近七点的时候拿着地图慢慢地走到了雄一的家中。

在美影的第一印象中雄一的家很干净,很整洁

尤其是走到雄一家的厨房时,无数洗干净的餐具在灯光下如同静待着要出场的演员,玻璃杯在闪闪发光,冰箱中的食物有条不紊没有一样是乱塞进去的。

一瞬间,美影感觉自己爱上了这个厨房。

看完了厨房,雄一便请美影坐在沙发上聊天,这时候玄关传来哒哒的声音,雄一的母亲惠理子推门而入。

美影立时便被惠理子的美丽震撼到说不出话来,在酒吧工作的惠理子有着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脸上画着浓妆,身上穿着鲜艳的红色裙子,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

因为工作那边走不开,惠理子只能回来十分钟看一看美影,说了请美影晚上一定要住下来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惠理子走后,美影仍旧沉浸在惠理子美貌的冲击中,雄一笑了笑说自己的母亲整过容。

美影楞了下,紧接着雄一用一种好似在说今天天气蛮好之类的平淡语气说道,自己的母亲惠理子其实是个男人!

见美影震惊的张大了嘴巴,雄一带着笑解释道:

惠理子其实是自己的父亲,在很小的时候自己的母亲便去世了,而自己的父亲,这个本来名叫司雄的男人,觉得反正今后也不会喜欢别的人了,便决定做了女人改名叫惠理子。

而惠理子又是个讨厌做事半途而废的人,索性从头到脚都做了手术成为了今天这个样子。

这故事让美影迷惑自己是否可以信赖他们,但是看一看厨房,她觉得自己可以信任厨房,且她发现这两个并不相似的母子都有着神佛般灿烂的笑容,这一点很合美影的心意。

晚上的时候美影决定在紧靠着厨房的大沙发上睡觉,沙发的柔软与厨房的温馨让美影难得地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从沙发上坐起来的美影听到惠理子嚷嚷着打算叫个外卖。美影摇了摇头决定自己动手做饭。

对于美影来说每一次站在合意的厨房中都会感到喜不自禁。

在吃饭的时候惠理子十分诚恳地希望美影可以安心住下,不要被悲伤再度绑架。

看着惠理子大口大口的吃自己做的饭,美影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温暖,点了点头决定暂时睡在这里。

雄一要上学也要打工,惠理子也要上班,美影虽然向学校请了长假但同样要去食品店工作。一家三个人很少凑在一起,但是美影仍旧觉得此刻的自己很幸福。

这天,美影回家整理东西,突然接到了前男友宗木的电话,简单的寒暄过后,宗木若无其事地问美影是否和雄一很熟?

知不知道雄一在食堂被他自己的女朋友打了一巴掌,因为学校里都在说美影和雄一住在了一起。

放下电话后美影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自己好像还是给雄一带来了麻烦啊。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晚上雄一买了一个文字处理机,提出要帮美影打一份乔迁明信片

美影试探着问雄一有没有因为自己搬过来住遇到什么麻烦。

雄一摇了摇头,两人开始写明信片。美影想起宗太说雄一这个人十分的古怪,明明和女友已经交往一年了,可他的女友对他还是一无所知,

女友甚至觉得雄一对待女生就像对待一支钢笔一样。

写明信片的时候美影看着雄一的眼睛,那一瞬间美影好似明白了在雄一的心里隐藏着无尽的悲伤。

这时候拿着新买的榨汁机的惠理子也回来了,惠理子不仅买了榨汁机,还给美影带了一个绘制着香蕉的玻璃杯,

美影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她明白在一个家中有专属自己的物件,是融入其中的代表

日子慢悠悠地过去,与惠理子一家的相处,也好似治愈了美影,让她暂且觉得生活并没有那么艰难。

但是成年人都明白,麻烦且令人感到悲伤窒息的事情从来都不会一件一件有序而来,而是一股脑的全部到来。

在秋季的最后一天,惠理子死了。

美丽的惠理子在街上被一个精神失常的男子遇见,从那后那男子便一直尾随她,软磨硬泡的呆在她工作的酒吧,

直到一天晚上精神失常的男人,一边大叫着别把我当傻瓜一边举着刀向惠理子刺去。

可在惠理子刚死去的时候,雄一并没有通知美影,那时候美影已经搬出了雄一的家在一家大饭店当学徒。

美影是在冬季的时候才听雄一打电话说的,听到这个消息的美影只感觉自己的心被挖了一块,她决定立刻去见雄一一面。

行走在冬夜的路上,美影的眼泪止不住地汹涌而出,道路、步履和万籁俱寂的街市都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到达雄一家后,美影感觉到一股难以言传的熟悉感涌上心头,雄一不得不承认之前自己无法通知美影,

因为一旦他给美影打了电话,不仅是雄一要面对成为孤零零一个人的现实,美影也要再次承受这种孤独的伤害。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看着雄一的眼神,美影难以想象从秋季的最后一天一直到这寒冷的冬季,雄一一个人是怎么渡过这寒冷的孤独的悲伤的日子的。

晚上的时候美影再度睡在了紧靠着厨房的沙发上。

两个人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美影啃着面包翻着报纸,见雄一起床便将手中干巴巴的面包分给雄一一半。

干涩的面包在两人的口腔里被缓慢地咀嚼,孤儿的感觉一下子笼罩了两人。

美影决定好好地做一顿晚饭,吃完晚饭后自己便回去。雄一则负责去买菜。

再度走进惠理子家的厨房,这厨房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不同于之前所有的餐具都闪闪发光,这一次,灶台,水槽,餐具都灰蒙蒙的笼罩了一层灰。

美影开始收拾厨房,厨房外面挂着一轮冬日的明月,明月闪着温馨的光。

雄一买着大量的食材回来了,见雄一抱着一大堆食材艰难地走上来,美影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

“只要有雄一你我什么都不需要。”

但这句话转瞬即逝,美影心中只剩下满是这句话的影子。

做晚饭用了两个小时,晚上的时候两人大口大口地吃着两人根本吃不完的东西,似乎只要是填充了肠胃便可以将悲伤与不快乐一起埋葬一般。

在吃饭的时候雄一喝醉了,断断续续说起了惠理子去世后自己的近况。

美影这才明白这一个月雄一天天喝酒基本上靠酒精麻醉自己,雄一希望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个晚上,

渴求美影继续住在他家中,但雄一却又担忧自己会将美影拉入这无边的黑暗

雄一知道两个人一起待在死亡阴影的中央,美影不会快乐,或者说只要两人在一起,这种情形就不会改变。

夜色深沉的时候,两人沉沉地睡去,第二天早上美影迷糊地听到了电话响。

接到电话后,美影说句这里是田边雄一家,对方便立马将电话挂了。

打电话的是一个女生。美影只记得这个。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到了上班的地方,美影的老师告诉美影后天有一个烹调的采访,要美影和她往伊豆去上三天。

美影一口应承了下来。在美影的内心中她也觉得眼下离开东京,离开雄一,暂时远行应该是个好主意。

下午工作的时候,一个美影不认识的女生来找她。

女生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说道自己叫做奥野,这次来见美影是请求她不要再纠缠雄一了。

美影笑了笑,这种事要由雄一决定,就算奥野是他女朋友也不应该由奥野说了算。

奥野一下子红了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带着生气的语气指责美影一味的享受恋爱的甜蜜却没有承担起恋人的责任

总是逃避责任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有美影在,雄一哪里都去不了。

虽然奥野的分析很大程度上都出自她的私心,但这段话仍旧让美影觉得准确地戳到了自己的痛处。

晚上的时候美影没有提起下午奥野来找自己的事儿,只是告诉了雄一自己后天要去伊豆。

在雄一开车送美影回去的时候,美影忽地说想要去喝市郊的茶,市郊距离市中心可是有着一段距离,但雄一还是同意了。

那一刻美影大概明白了,只要雄一看到自己情绪不佳,大概自己提议现在去阿拉伯看月亮,他也会点头应允的。

第二天的时候美影接到了惠理子酒吧的主理人知花的电话

知花邀请美影一起吃饭且说道雄一昨天夜里去了店里,嚷嚷着心情不好,请求知花陪他到别的地方散散心。

但是知花正在忙酒吧的装修,于是便只介绍了一家旅店给雄一,但是就对方目前的状态来看,她很担心那小子会就此消失,

出于这种担忧,知花将旅店的地址和电话给了美影,并请求美影一定把人带回来。

美影接过纸条却没有承诺任何事。

美影按照时间和老师一起去了伊豆工作。在当天夜里美影感觉肚子很饿,和老师说了一声,便换了衣服在街道上寻找饭店。

找到一家饭店后美影点了一份猪排盖浇饭。在饭店中摆放着一个红色的电话,自然而然的美影拿出纸条拨通了雄一旅社的电话。

闲聊了几句,雄一在电话中说他现在很饿,但是周围都是各式各样的豆腐饭一点也不好吃,美影笑了笑,用开玩笑说了句不要割腕自杀两人便挂断了电话。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猪排盖浇饭端上来后,美影惊叹这饭的美味,情不自禁地想如果这时候雄一在这里,就不感到饥饿了。请求老板再做上一份带走。

吃完饭后美影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往雄一的城市赶,伊豆与雄一的城市隔着长久的距离,出租车在黑夜中一路狂奔,在某个拐角的路口,美影让司机停车并且保证自己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美影没有想到的是,雄一的旅社不是那种半夜可以轻易进去的老式房子,而且自己往旅社打的电话也没人接。

可已经隔着一个市的跑来了,美影并不甘心就此回去,绕着旅店转了转,她发现有一条小道可以进到旅店,不过雄一居住的正门仍旧进不去。

但这院子中有一座两层楼那么高的假山,正对着一个亮灯的房间,不知道出于一种怎样的直觉,美影一下便确定亮灯的房间一定是雄一的。

于是在冬季漆黑寒冷的夜晚,带着一份猪排盖浇饭的樱井美影开始爬起了假山

夜晚实在是太黑了,抹黑爬假山让美影的膝盖蹭破了一层皮,但她成功地爬到了二楼的房檐上。

美影敲响了雄一的窗户,隔了一会儿房间的灯亮了,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雄一打开了窗子。

雄一屋子里的灯光暖洋洋的,美影将那份好吃到一个人吃会过意不去的猪排盖浇饭递到雄一的手中。

雄一只感觉如同在做梦,但手中还带着一点热气的猪排盖浇饭告诉他这是事实。

看着雄一大口的吃饭,美影忽然觉得那些和惠理子与雄一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从记忆深处的沉睡中觉醒,禁闭的房间内吹来一股凉爽的风带走了长久的悲伤与阴霾。

尽管惠理子已经不在了,但是雄一吃饭,美影喝茶,黑暗中不再包含死亡,这就够了

日本天后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爱读书

吃完饭后美影说自己要回去,雄一问到回哪里去。美影说道知花找过自己了,而且自己知道雄一这一趟旅行是想要逃走,

可自己并不想失去雄一,死亡实在是太沉重了,而我们都还那么年轻,请雄一不要无缘无故地消失掉,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世界上。

说完后美影便搭乘出租车回到了伊豆。

美影留在伊豆的最后一天她接到了雄一从打来的电话。

而这电话是从东京打来的,雄一回东京了,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吉本芭娜娜在《厨房》这本书的封底上说,

“生命是一个疗伤的过程。”

虽然生活真的很痛苦,但是我们可以在厨房里将生活的锋芒,熬成最温柔的浓汤,然后一口一口喝进自己的肚子里。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如果你今天很悲伤,那就去厨房抱一抱冰箱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566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