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本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而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那个艰难困苦,百废待兴的岁月里,油就更加宝贵了,一点点油花都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稀罕物。

在那个年代,人们最常吃的就是菜籽油,最稀罕的莫过于香喷喷的猪油,哪怕只是小小一坛猪油,长辈们就会珍惜的不得了,不舍得吃,

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吃一些。而且猪油里面,还蕴含着亲情,甚至爱情。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带来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爱读书

一九五六年,我三十来岁,早已成为了三个孩子的妈妈;男人不在家,在大兴安岭那边当林业工人,我们聚少离多,家里的事,大多都是我在撑着。

直到那年初夏,俺男人老潘来信,说组织上给了笔钱,允许他们带家属过去了。

我急急忙忙地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把能卖的都卖了;可那两间泥屋,着实难以出手,正当我着急的时候。

村头的屠夫霍大眼找上门来,提出用一坛猪油来换这两间歪歪斜斜的泥屋,建一个新的屠宰场;

猪油是新炼出来的,一打开盖,白花花的,香气扑鼻,足足有二十斤重

再说那坛子,雪青色的,上着釉,亮闪闪的,坛口是明黄色的,就如同戴了个金项圈,喜气洋洋的。

坛子带着股勾魂的劲儿,一下就把我迷住了,我同意了霍大眼的请求

但隐隐约约又觉得不放心,便找了个高粱杆插进油里,看看是不是上面是好油,下面凝着油渣。随着高粱杆顺利的进入,我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卖了泥屋,取了猪油,没过多久,我便领着三个孩子上了路,这一路上,磕磕绊绊;先是坐马车,然后是火车、汽车、客船,还骑了马。

三个孩子,一会儿这个说饿了,一会那个说要拉屎撒尿, 一会儿另一个又说冷了,他们吵闹的样子,让人很是分身乏术;

不过猪油坛子倒是好好的,中途住店的时候店主还相中了这个坛子,三番五次要拿贵重东西来换,可因猪油太过珍贵,到最后我也没能同意。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爱读书

快走到林场的时候,孩子们都叫喊着累,我也因身上带的东西太多,而感到苦闷,眼看着没法再继续走下去,

鄂伦春人的出现,倒是让我们有了走下去的动力,我们就在他们的帮助下骑上了马。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它摔倒了

我倒是没什么事,可那个猪油坛子却碎了,白花花的猪油和那碎瓷满地都是

看着散落一地的猪油,心里自然没那么敞亮,不仅仅是因为坛子好不容易抱了一路,快到地方却出事了;

更是因为我想到了临走时霍大眼说的话,说这坛猪油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不能分给其他人,不能糟蹋了他的心意。

想起客栈老板曾相中了这猪油坛子,心里不免觉得可惜。

来迎我的是林场的通讯员——崔大林。他说老潘成为了林场的所长,我有点惊讶,因为老潘并没有和我说过此事。

这个消息让我开心了一会儿。可眼下的问题没能解决,没高兴多久,心里不自然地又开始伤心起来,崔大林见我难过,便过来安慰我,说猪油整理一下还是能吃的。

我们起身收拾,把能装的地方都装满了,甚至伞里也放进了猪油,这才继续上路。坛子虽然碎了,但幸好猪油是保住了。

到了林场,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老潘,收拾好东西,一家人终于团聚了起来

那坛猪油,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猪油烹调出来的食物,都会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于是,我总换着花样给林场的男人们做饭;

虽说油里有时会发现有蚂蚁,不过也是因为猪油洒的时候,蚂蚁贪口腹之欲溜进去的,这并不影响我们吃饭的兴致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真正重要的事情是——我怀孕了。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爱读书

那个年代,东北地区的医疗水平本来就差强人意。可我生过三个孩子了,按道理不该怕的,可胎儿太大了,实在是无法顺产

正当大家焦急的时候,老潘下定决心,把我送到江对岸,送到苏联那边的医院

在那里,医生给我做了剖腹产,我顺利产下一子,是个男娃,大名叫苏生,小名则叫蚂蚁。

本以为到了这里,猪油的使命已经结束了,可没曾想,隐藏在猪油之下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崔大林跟新来林场的女老师程英结了婚,婚礼上程英手上戴的戒指,一眼就让人们忘不了,菱形的绿宝石,那透人的绿、鲜亮的绿让人们羡慕不已。

夫妻俩恩恩爱爱,生活上和和睦睦。可好景不长,在一次洗衣服中,她手上的戒指不慎掉入江中,怎么找都找不到;

程英没了戒指,就跟丢了魂一样,没过几天人就去了

人们在江里捞到她的尸体,崔大林得知此事,连哭了好几日,并用最隆重的礼安葬了她,从此就变得一蹶不振,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荣光。

蚂蚁也长大了,成为了大小伙子。他很早就不上学了,夏天去黑龙江给人放排,冬天就去进山砍树。

生活忙忙碌碌的,到了成亲的年龄,他也不愿意结婚生子,说大丈夫四海为家,娶个女孩子会成为累赘的。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爱读书

我们也就没再勉强他,当我们以为他会仗剑走天涯的时候,他却喜欢上了江对岸的一个女孩,

女孩“穿着蓝色布拉吉,金黄色的头发,梳着一条独辫,水汪汪的大眼睛,白净的皮肤,鹅蛋形脸,嘴唇像是刚吃完红豆,又丰满又鲜艳。”

自那以后,蚂蚁就像变了一个人,每天都要去一次江边,说是要去洗澡捕鱼,但我们都知道他只是为了看看对岸那个女孩。

那一天,蚂蚁用网捕到一条大鱼,我正开膛破肚呢,却意外地发现鱼肚中有一枚戒指,明晃晃的绿让我吃了一惊,那不正是程英的那枚嘛。

我们把戒指洗了又洗,用手绢包了它去还给崔大林,可他死活不要,哭得像个泪人,非要让我把戒指拿回去,说这是命,他不能要这枚戒指了。

我见他这个样子,便留下了戒指,并把戒指给了蚂蚁;

后来,在老潘的葬礼上,我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枚绿戒指,是当年霍大眼放在那坛猪油里专门送给我的;坛子摔碎的时候,崔大林帮我往碗里划拉猪油时发现了它,他起了贪欲,把它据为已有,送给了程英

这个秘密折磨了他半生,也瞒了我半生。

迟子建的作品《一坛猪油》,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爱读书

只是,我没曾想过,这霍大眼竟是喜欢我的,隐藏在猪油里的爱,让人印象深刻;我也同样没想到我的命运会跟这坛猪油紧紧联系在一起

时间从来不语,却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岁月从来不言,却解答所有虚伪。夏日的傍晚依旧那么璀璨,鸟儿的叫声依旧那么好听,

那时的我已经看不清鸟儿的身影,但鸟儿身后的天空,我还能看得分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565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