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

本文刊载于《作家文摘》第2484期15版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爱读书

头一次吃八月炸是在秦岭山区。

那是若干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盘子里一颗外形粗鄙的野果张着嘴巴——不知是什么果子,但当地的朋友说这是好东西。好东西是什么东西?我剥开果壳,吃了一口果肉,立马就噤声了——因为舌尖上乾坤颠倒、天旋地转,甜得人差点从地球上跳下去。幸亏没跳,跳了也是白跳,八月炸就是那么甜——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甜!

三月开花八月瓜,

心有甘饴气自华。

平时害羞不见客,

今日开门笑哈哈。

民谣中的八月瓜就是八月炸。八月炸属藤本缠绕植物,主藤分出枝藤,藤绕着枝,枝勾着藤。枝枝蔓蔓,蔓蔓藤藤,数也数不清。然而,藤蔓繁茂,并不意味着果实结得就多。一般来说,一棵树结三两颗果子,多的也就七八颗。果子未成熟之前,颜色一般是绿的,随着成熟期的临近,果子会由绿渐渐变成紫红色,进而变成麻黄色,且在腹部中轴悄悄出现一条白线——危险和意外就潜伏在白线上——这就是它将要炸裂的部位。

时令到了白露,来不及惆怅,夏天就过去了。也许,大自然中所有的野果都有自己的逻辑和节奏,多数野果慢慢数着天数渐渐成熟。熟了之后,倘若没人注意,也没昆虫和鸟雀理睬,便很无聊地落到地上,长叹一声,哀婉凄凉。八月炸,也是那么低调而安静。平日,就那么硬邦邦地挂在树上,藏在叶子里。然而,这是一种假象——看似平常的一切,正在积聚一种极端的能量。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爱读书

农历八月底到九月初的某一时刻,“啪——”一声爆响,它就炸开了,露出里面白白的果肉,香气弥漫。瞬间,阳光就照进来了,果壳里的阳光也有了香气。也不知道蚂蚁、蜜蜂、苍蝇等昆虫是怎么得到的消息,它们以最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赶来,争相享用这片山林里最鲜香的美味。

接着,鸟也来了。鸟倒是斯文,没有表现出贪吃的一面。它先是在树上唱歌,唱累了就歇一歇,然后环顾四周,再看看天空看看地面,见没有天敌出现,就嚯的一下把脑袋塞进果壳里,尾巴一翘一翘,用不了一会儿,八月炸就成空壳了。果壳里的蚂蚁、蜜蜂、苍蝇等昆虫也没了踪影,只剩下阳光,孤独而落寞。最后,鸟连阳光也没有放过,狠狠啄了一口,便扑棱棱飞走了。

八月炸一旦炸开,便一改以往的低调和安静,性情变得慷慨而激越。此时的它,需炸开即食,能吃它的时间,就那么一两天。未炸开的果肉不能吃,淡而无味。若炸开的口子时间长了,也不能吃了——果肉已经氧化变黑,且干涩。后来在云贵、川北、赣南及闽西山区走动时,我亦多次遇到八月炸,但再也没有吃过,每每有些小小的遗憾——或者季节不对,或者季节对却还没有炸开,或者炸开了果肉却不见了。

八月炸的籽,粒粒饱满。黑色,硬如铁粒,能把牙硌掉,人是不能吃的,要吐出来。果肉与籽紧紧抱在一起。或许,心急的人吃不了八月炸,因为八月炸不是果肉多于籽粒,而是籽粒多于果肉。一颗果子里有多少籽粒呢?没数过,应该是比多还多——把籽粒上的果肉剔下来需要时间,需要耐性。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爱读书

八月炸也叫拿子、八月拿、麻藤包、木通果、野香蕉、野木瓜、预知子、圣无忧、压惊子、三叶木通、牛腰子果、狗卵蛋子等,别名可以列出一长串。有雅名,有俗名,也有不雅不俗的名——就不一一列举了吧。

预知子是八月炸在中药里的名称。为何称作预知子呢?李时珍《本草纲目》里有注解,大意是其果有预警的功能——取果两颗缀之于衣领,遇有蛊毒,其果便发出嘎嘎的响声,故名预知子。此说是真是假我没有验证过,但我宁愿相信李时珍。可是,何谓蛊毒呢?有三解:一曰,谷久积,则变成会飞的毒虫,唤作蛊;一曰,以巫术致人毙命,令人不自知,谋害之法谓之蛊;一曰,取百虫置于皿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此虫即蛊。

蛊是蛊,毒是毒。毒不一定都是蛊,但蛊一定带着毒。

蛊是悬疑的,毒是残忍的,蛊毒合谋往往就干出坏事了。然而,有蛊毒也一定有克蛊毒之物。《开宝本草》《医林纂要》皆有记述,预知子杀虫、治诸毒,辟蛇虫毒。或许,八月炸果子里真的存在某种元素,遇毒便会产生激烈的反应,进而除邪解毒吧。然而,我好奇的是,缀于衣领上的果子是青果呢?还是干果呢?抑或是炸裂后张着嘴巴的残果呢?李时珍却没有说清楚。

作为中药的八月炸,如何入药如何服用,《本草图经》倒是讲清楚了——“其根味苦,性极冷,其效愈于子(果实)。山民目为圣无忧。冬月采,阴干,石臼内捣,下筛,凡中蛊毒,则水煎三钱匕,温服,立已。”

瞧瞧,八月炸的根和果俱可入药。从药效来看,根比果的药效更强。果,可通乳,可起性。根,可杀蛊,可驱毒,可治病,也可治未病之病。常食八月炸能强身健体、能神清气爽是肯定的了。就道地性而言,蜀中的八月炸最好,滇地的亦难得了。

美文 | 李青松:八月炸-爱读书

鸟是八月炸的挚友。八月炸的播种主要靠鸟,鸟把八月炸的籽粒吃到肚里,却不能消化,就连同粪便排出去,正好也就播种了。八月炸的生命力极强,它不择地势,善于攀缘,恣意生长。无论荒山野岭,还是废矿残垣;无论河边沟畔,还是裸岩崖壁,它都欢欢喜喜,繁衍成族,借势延伸。八月炸,由内而外的自我“炸裂”现象,也许正是此种野果生存与繁衍的智慧吧。

“八月瓜九月炸,九月不炸烂泥巴。”又到了八月炸炸裂的季节,秦岭山区的朋友来电话说,要快递几颗果子过来,让我尝尝鲜,我却拒绝了。因为我知道,食用八月炸需要一种机缘和运气,需要一种野性的激情和现场的气氛。

那种惊心动魄的甜还是深藏在记忆中吧。有些事物,空间和时间一变,味道就寡淡了。味道寡淡了,心境也就不是当初的心境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507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