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

作者:靳飞

 “三大贤”与张伯驹

在参加北平国剧学会的盐业银行成员里,张伯驹算是最闲在的,因而也是最起劲的,几乎成为盐业银行常驻国剧学会的代表。伯驹更因其父张镇芳在名义上仍是盐行董事长,自己亦以盐行少东家自居,趁势在京剧界广交朋友。当时号称“三大贤”的京剧顶级名角儿杨小楼、梅兰芳、余叔岩,都与伯驹成为好友。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张伯驹

杨小楼生于1878年即清光绪四年,年龄与辈分都高于梅兰芳和余叔岩,丁秉说,“杨小楼从民国元年(1912)唱到民国二十六年(1937),他一直都以武生挑班唱头牌唱了二十六年,这在梨园史上,占了特别的一页。”梅兰芳则说,“我认为谭鑫培、杨小楼的表演显示着中国戏曲表演体系,谭鑫培、杨小楼的名字就代表着中国戏曲。”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梅兰芳(左)与余叔岩(右)

梅兰芳生于1894年即清光绪二十年,字畹华,别署缀玉轩主人,出身梨园世家,十八九岁即名满天下,此后长盛不衰,直至1961年8月病逝,都是中国京剧知名度最高、在国内外最具代表性的京剧艺术家。

对梅兰芳“五味杂陈”

张伯驹对于杨小楼较为恭敬客气,但对于梅兰芳的态度,则可说是“五味杂陈”。

伯驹《红毹纪梦诗注》里称,其平生所见之演员,只有钱金福、杨小楼、余叔岩、程继先及京韵大鼓的刘宝全等五人,具备王渔阳所云之“神韵”。同书里也记录下余叔岩说的一些“怪话”,如:

梅兰芳曾出演于美、苏、日,得博士学位。程艳(砚)秋出演于法国。有人问叔岩何不也去外国出演?叔岩曰:“吾国乃中华大国,而出演皆系男扮女装,未免少失国体。美、法、日、苏吾不去也,唯印度可商量耳。”人问为何愿去印度,叔岩曰:“印度有大土,我可过瘾也。”

伯驹云程砚秋访法演出不确,程仅是曾游历欧洲。伯驹的这些记述,皆可视为其对于梅、程之“微词”。余叔岩语多尖酸刻薄。伯驹受其影响,亦染上些旧梨园习气,论人论事,常常有失公允。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事实上,张伯驹未尝不以结交梅兰芳为荣,其回忆文章屡屡提及梅氏,既不无炫耀,也有缅怀之情,而这些记忆又多系发生在国剧学会较为活跃的数年间。张伯驹《春游琐谈》之《梅兰芳画梅》云:

书画家之作品,每至晚年而愈臻上乘,以积学日深,遂有得心应手之妙。梅兰芳畹华画梅,其晚年之笔,反逊其富年之作,因人求之多,无暇应接,而又不愿开罪于人,遂倩代笔者为之……

壬申(1932)正月余三十五岁,畹华为画像幅赠余为寿。画未成时,余至其家,见其伏案弄笔。畹华夫妇爱猫,余亦爱猫,畹华特摹册中一佛像,坐榻上,右手抱一猫。画幅藏经纸,乾隆尺高一尺七寸许,宽一尺一寸许,墨笔线条工细。楷书款“壬申元月敬摹明首尊者像为伯驹先生长寿,梅兰芳识于缀玉轩”,为黄秋岳所代书。钤“兰芳之印”朱文小方印,右下钤白文“声闻象外生”方印。

画迄今三十二年,余尚珍藏箧中,而畹华墓木已拱矣。追忆前尘,能无慨然。畹华画梅存世不少,后人不知认为真迹而宝之,故为拈出。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梅兰芳画梅

张伯驹以收藏书画名世,其记述所藏名家巨迹亦往往是三言五语,而不惜笔墨记录梅氏画作,可见其尤为钟爱。

 挺身维护梅兰芳身后尊严

1970年,马明捷奉命参加吉林省革命委员会组织的写作班子,撰写批判梅兰芳的文章。马明捷在长春找到已经沦为“牛鬼蛇神”的张伯驹。马在《张伯驹先生论剧》文里说:

张(伯驹)先生还住原来的房子,只是多次抄家,已经四壁萧然……我说明来意,老夫妻一时无语,潘素老师问了一句:“梅兰芳死了那么多年,也要批判呀……”我等着张先生说话,终于,他说话了,一口又硬又冷的河南话:“你不是梅兰芳的学生吗,你怎么还不了解他?别来问我,我就知道我自己罪大恶极,梅兰芳犯了什么罪我不知道!”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张伯驹与潘素

张伯驹身处逆境的时候,还能挺身维护梅兰芳身后的尊严,何其难得。伯驹夫妇在“文革”后期返京,与梅兰芳夫人福芝芳及家人又开始了往来,张恩岭《张伯驹传》记:

十年动乱结束后的一天,梅兰芳夫人福芝芳做东请张伯驹。因为心情愉快,平时很少喝酒的他,在饭桌上吃了两盅,微醉归家,昏昏沉沉地睡了一阵子,醒后即提笔为福女士成联一副:“并气同芳,入室芝兰成眷属;还珠合镜,升天梅福是神仙”。上下联分别嵌入了“梅兰芳”“福芝芳”夫妻姓名。妙于天成,虽是偶然得之,确是珠联璧合。

在张伯驹与京剧界的交往中,其与梅氏交往时间,应是最长久的。不可思议的是,早在1915年2月11日张镇芳52岁寿日堂会上,张伯驹即应是见到过梅兰芳的。民国初年曾任署吉林巡抚使的孟宪彝在当日日记中记录:

同到张馨安处贺寿。观梅兰芳、孟小茹之《汾河湾》,梅则优于孟多之矣。

孟记的“张馨安”,“安”应为“庵”,即张镇芳。孟小茹是由旦角改唱谭(鑫培)派老生,为“翊文社”主演,名次排在梅兰芳之前。孟宪彝评价甚准确,很快梅即成为头牌。由孟之评价而知,梅兰芳在张宅的表演颇精彩。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京剧四大名旦:梅兰芳(中后)、程砚秋(中前)、尚小云(左)、荀慧生(右)

而张伯驹在回忆是日堂会演出时,提到谭鑫培、孙菊仙、尚小云、荀慧生及袁克文所介绍之昆剧,却唯独漏掉梅兰芳。个中情由,实在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本文节选自《张伯驹笔记:文化奇人的前半生》,靳飞著 文津出版社 2021年9月出版,《作家文摘》整理,本报近期正在连载精彩章节,欢迎关注!

靳飞:张伯驹与梅兰芳二三事-爱读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445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