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血红的大火球

文 | 邹鹏辉

大漠一片肃穆,浩瀚而深远。

西边斜挂的一轮夕阳,肃立在半空,像是为她致哀;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凄婉的啼鸣,像是为她哭泣;古老的胡杨也在漠风中为她悄悄落泪。惟她静卧在沙包里,一任黄沙淹没自己的双肩,虔诚地守着岁月,守着那方天空……

我轻轻地捧着大姐心爱的大漠日记,放在沙包上,眼睛总被一层泪水所模糊,并陷入一种深深的记忆里。

大姐出生在大漠,长在大漠。六十年代初,她父母响应党的号召,来到了这块神秘的地方——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不久,在一个温度高达40℃的夏日,母亲像挤牙膏一样,艰艰难难地把她挤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漠帐篷里。从此,她的幸福就搁浅在那个名叫童年的沙漠里。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在那个艰苦的环境里,白天看沙漠,晚上数星星,瞬息万变的“沙海蜃楼”,定格在她的梦里。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渐渐长大成人。十九岁那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中国科技大学,有生以来第一次走出沙漠,她陶醉了。在大学的日子里,她像一只饥饿的雏鹰,遨游在知识的殿堂里,吸吮新鲜的乳汁,梦想将来成为一名出色的航天专家。在最后一次大学生演讲会上,她满怀激情,慷慨陈词地呼吁:“当代的大学生理所应当有奉献和献身精神,到祖国科技最前沿的地方去。”她的发自肺腑、震撼人心的演讲,博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毕业前夕,她的一篇科技论文,也荣获国家科技论文特等奖。当时,北京有几家单位要求她去工作,她一一婉言谢绝了,痴情地回到了她出生的大漠。

在基地成功为国外发射第一颗卫星的那一年,她嫁给了大漠。记得当时的婚礼是在卫星发射架下举行的。那晚,月亮很高,很亮,清澈地照在广袤无垠的大漠上。她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火箭模型,含情脉脉地交给了她的丈夫,两人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在战友们的簇拥下,她俩深情地面向卫星发射架,深深地鞠了三躬,祈祷她们的爱情如卫星一样直冲云霄,永恒相随。

记得有一年的那个八月,距卫星升空只剩5天,火箭平台处突然发出“咝咝”的声响,紧接着冲出一米高的气柱,桔红色的烟雾顿时弥漫了下半个箭体。“不好,燃料发生泄漏。”她敏锐地向指挥所汇报了事故情况。要知道燃料一旦发生持续泄漏,不仅卫星上不了天,而且意味着整个卫星发射架场将遭到毁灭。于是,她冒着刺鼻的烟雾冲进地下室,指挥5名战士进行抢救。她来不及戴防毒面具,就用一条湿毛巾捂住,查找出问题的原因。在浓烟包围之中,她摸到了一个阀门螺丝,因承受不了产生了松动,造成了燃料泄漏,她迅速地固紧了螺丝,终于排除了险情。当战士们把她从地下室抬出来时,她已因缺氧而中毒,脸色苍白,咳嗽不止,面部和颈部都有烧伤,但她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不停地说:“不要管我,注意再检查一下。”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她被迫送进了医院。躺在病床上的她,看到电视屏幕上传来卫星准确入轨的消息,她竟高兴得哭起来,哭得像个泪人。“卫星上天了!卫星上天了!”她自言自语道。

然而,命运多舛。当她沉醉在卫星发射成功瞬间的惊喜时,一阵剧烈的胃部疼痛感,使她心力不支而昏迷过去了。医生经过诊断,癌细胞已在全身扩散,她得了肺癌,且是肺癌晚期。这一不幸的消息连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平时她感到自己肺部有一些隐痛感,丈夫曾多次劝她去医院检查,而她总是置之一笑:年纪轻轻,能有什么病呢?她只知道是上大学时留下的老毛病又犯了,从未介意过。弥留之际,她含泪地握着丈夫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把我埋在大漠吧!你多保重,好好照顾我们的小宝宝,还有父母……”可是,三十岁,生命才刚刚进入而立之年,这世界,这人生,还有许许多多令她割舍不去的东西。

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记得有一次晚上,卫星发射升空的日子,正好是她儿子6岁的生日。这时,她正在发射场指挥作业,突然接到家中打来的电话,说儿子不见了,可能去卫星发射中心找妈妈。她一边着急地叫战友赶紧去寻找,一边紧张地安排卫星发射有关准备工作,幸好在战友的帮助下,在黑漆漆的沙漠里找到她儿子。那夜她紧紧抱住儿子,非常内疚地说:“儿子,妈妈对不起你……”。其实,她清楚地记得曾承诺儿子要在卫星发射成功之日,为6周岁的儿子过一个庆祝生日,照一张全家照,因为自儿子出生起,她还没有给儿子过过生日,也没有带儿子来卫星发射架照过相,还有她一生交付的大漠……,可一切都来不及,她就在那个令她难忘的八月里匆匆而去了,她走得太猝然!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当我捧着军校录取通知书去看她时,她已安祥闭目,凹陷的眼角边仍挂着一滴大大的泪珠,沿着苍白消瘦的脸庞,从腮边滚落。我的大脑已一片空白,半晌才大放悲声,我简直不相信她已离我而去了。就在上个月的一个星期天,她从发射架场抽空到连队来看我的学习情况,还给我带了些营养品,嘱咐我注意身体,注意考试前复习调节;还记得我刚进入北国军营的第一年,我被分配在发射营,认识了她,她便成了我的大姐。当她知道我想报考军校时,她又伸出了热情的手,为我辅导物理、化学课程,记不清牺牲了她多少个节假日,同时,还教我许许多多的人生道理,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和力量。

在她遗体告别的那一天,乌云低沉,哀乐在大漠中回荡。常年不下雨的大漠,顷刻间,竟奇迹般地下起了雨,泪和着雨,仿佛化成了一条河,流向大漠。两位白发老人,双手颤抖地抚摸着自己的女儿,给了女儿最后的深深一吻;6岁的儿子也在父亲的怀抱中,把一双稚嫩的手儿拼命地伸过去,伸过去,希望抓住母亲那温柔的衣衫;战友们伫立在雨中,倾听着她的事迹,在她的档案里,记载着一串串闪光的足迹: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年年被评为优秀党员。这就是大漠给予她的回报。

夕阳西下,空旷深邃的大漠上,一个血红的大火球,没有一点遮拦地展现在我面前,朦朦胧胧的泪眼中,我仿佛看见大姐站立于乳白色的巨大火箭旁,一瞬间,大漠摇撼,像火龙一样拔地而起,渐渐消失在大漠上空……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燃料是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的东西/火箭是为了梦想/抛弃自己的东西……我的眼睛再一次被泪水迷糊了,泪水浸透了天空和沙漠,跌落在那片戈壁大漠失血的土地上。站在大姐的沙包前,我强烈地感受到来自大姐的一方信念,把亲和爱一并镌刻在大漠。

散文 | 邹鹏辉:血红的大火球-爱读书

邹鹏辉,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诸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读者》《神剑》《报刊文摘》《青年博览》等报刊。先后15次参加各类卫星、“神舟号”国家重大科研试验任务,荣获过中国晚报新闻特稿奖、全国第八届、九届优秀电视军事节目新闻奖、中国报纸好新闻奖,4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出版有报告文学《漠海纪事》,散文《心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374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