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浙江永康诗人陈星光,我们在尘世挣扎着生,他们也看见了

诗歌选读 | 浙江永康诗人陈星光,我们在尘世挣扎着生,他们也看见了

诗歌选读 | 浙江永康诗人陈星光,我们在尘世挣扎着生,他们也看见了-爱读书

陈星光,生于1972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永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诗集《月光走动》和《浮生》。诗作散见《诗刊》《青年文学》《草堂诗刊》《诗江南》《中国诗人》《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江南》《扬子江诗刊》《文学报》等,并被收入《当代短诗三百首》《年度最佳诗歌》《中国诗歌年选》等十余种选集。穿行于市声、月光和山野,以梦为马,以诗为寄。现居浙江永康。

听雨

淋漓的雨加深了小院的寂静

除了四只小鸭鸡雏

再没有鸟和人声

你坐在门槛上听雨

我从后面望着你

和哗哗的雨

当你站起身来

可曾看见我的眼睛

一只趴在你身上,一只落在了雨里

来来往往的人间留下了影子

我凝视着你,仿佛这个下午

就应该是生活本身

对话

他们在山野沉默地活,坟边的花开了又谢了。

我们在尘世挣扎着生,他们也看见了。

无非是一代一代,活着,然后老去。

一张张脸,从不着一物不惹尘埃,到无可言说。

脸上写着的命运,是一段长长的不知所踪的旅行,

终归于寂静。

雨是一种囚禁

雨是一种囚禁。

中年也是。

如果没有爱的人,

每一个房间和日子

都叫孤独。

而你太远了,

雨,只有雨

触手可及。

稻田诗会

收割后空旷的田野像刚刚产下婴儿的

母亲如释重负的喜悦

与疲倦。阳光垂下纱幔,

一只白鹭低低掠过。

成群麻雀在议论即将到来的雪

纷纷扬扬。

稻垛静静伫立。一个个凝固的音符,

大地的沉思在继续。

歌声骤起像风的涟漪,海的泡沫。狂欢后

田野复又陷入岑寂,像一个人醉酒后回家

久久无言。

远山隐入冬夜寒凉,森绿永不凋零。

村庄星罗棋布,人们在这里出生

在这里老去。

而我写下一首首无法完成的诗。

山中坟茔已沧桑历尽。

古寺

山野孤寂。悬崖下的古寺

收藏我的叹息,向内心

掘下一口井。

早已习惯独行,仿佛寂寂无人。

延伸阅读:

蚂蚁的修行

陈星光

人生一世,本是修行。仅仅有金钱和物欲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们还有山水、鸟鸣、野花和情怀。一个城市,有了文学的存在才有内涵底蕴。一个人,有了文学的浸润才丰满柔软。熙熙攘攘的红尘,需要多几张安静的书桌。经历了过山车般的经济潮汛洗礼,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得到了痛苦的成长。

但现实很骨感。文学和作家的生存境遇依然边缘,难以安身立命。波兰诗人米沃什说:“萎缩得像硬币一样的诗歌”。爱尔兰诗人希尼说:“在某种意义上,诗歌的功效等于零,从来没有一首诗阻止过一辆坦克。在另一种意义上,它却是无限的。”波兰诗人希姆博尔斯卡说:“我爱写诗的荒缪,胜过不写诗的荒缪”。总有极少数的人,因为热爱和宿命,甘愿为文学付出毕生的心血,让时间带来的痛苦、悲伤、寂寞,构成人的一生经历,上升为“一曲音乐,一声细语和一个象征”。

文学是人学。诗是心灵和情感的技艺,是更高的形而上的生活。一位作家的价值取决于他的作品品质。文学品质的高低,一是作家的境界,二是思想和语言。不是好诗,没有价值。我写下的诗,绝大部分,只能算是习作。面对古今中外的经典作品,只能仰之弥高,一声叹息。无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作家群中,我都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但不是哗众取宠的那一只,起码我还葆有一份真实。在这个时代,痛和泪都是鲜活的,我虽卑微,却无法用麻木蒙住眼睛。虽然无力,仍须呈现。

诗是发现。人云亦云,拾人牙慧,没有意思。诗和人一样,也有阶层之分,每上一级台阶,都需要付出心血和因缘巧合。所有寂寞和欢乐,诗人甘苦自知。诗的真善美,真排在第一。一首没有灵魂的诗哪怕再精美也行之不远。而一首有灵魂的诗哪怕略有残缺,也自有它的光辉。我希望今后写下的诗篇,更多一些后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32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