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

《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

路过江边,早冬清旷的景色,白杨林就显得特别高大,它们高出其他树种。那些杨柳,甚至同期生长的水杉都没有它们高大,那高高的林梢,带着还在枝头摇曳的黄绿色叶子,疏旷中有特别朗净的美。

这是冬天,但落尽叶子的白杨在冬天里也是风景,因为树木可以高达50米,树干笔直,远眺中的淡烟疏林,缺了白杨,就好像少了灵气。白杨又长寿,树龄可以高达200多年,何以古代的诗词中鲜有对白杨明丽的描写?

若有,也是白杨萧萧。这是为什么呢?先民们不会错过任何高大强壮的树木,用以作房屋,白杨生长的地域之广,北起辽宁,南至长江流域,都会有原始野生的白杨林,何以关于白杨的记录,没有杨柳多呢?

实际杨的古字,见于西周金文,也就是至少在西周已经有专门的杨字,以它的繁体古字来看,那是生长在太阳下,强壮高大的树木,在先秦时,是一切杨柳属的统称。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东门之杨,其叶将将,

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

昏以为期,明星晢晢。”诗经《陈风》

这首诗经里的陈风,就已经记录在城池的东边,种植有高大的杨树,而且树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在黄昏里,约会的人,相约在城外的杨树下。

实际这里应该是写的白杨,黄昏里,白杨树木高大,是最好辨识的坐标。高大的树木在远眺中就是不可忽视的风景,那叶子将将和肺肺,无论是形容白杨的叶子状态和发出的声音,都是再贴切不过。因为白杨叶子在茂盛期阔大,善于招风而发出声响。

这里的白杨是很好的坐标树和爱情树,我在城外白杨树下等你。你站在城头,就可以看见那棵树。让我们珍惜佳期,好好约会,牵手徜徉在星光下。何其明丽。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饥载渴。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诗经《采薇》

这首诗经是写征夫返乡的诗,后世很多人将杨柳解释为我们常见的杨科垂柳。实际古人一字一意,杨树是杨树,柳树是柳树。杨树应该是枝叶向上,比较飞扬的那种,比如白杨,青杨,而柳树则是我们所熟悉的柳,枝条比较柔韧。

也是因为杨树和柳树在先秦就很常见,是常见的田园树种,所以当征夫冒着雨雪多年回乡,眼前的冬天的萧瑟更显得岁月苍凉,我走的时候,杨树和柳树枝叶青青,我回来的时候,风雪老树,家乡不是记忆的模样。何其深沉

而柳树是在隋朝被隋炀帝赐予国姓杨,后来很多地方杨柳连用,指的是柳树,

而许多人读诗经,忽略了文字的历史演变。杨树在现实里站着,在唐朝以后的诗文里,夺去了地位和光彩。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

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

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

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

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万岁更相送,贤圣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汉朝《古诗十九首》驱车上东门

古代人死之后,掘土为坟,植树为记。古代对于墓树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

春秋《含文嘉》曰:天子坟高三仞,树以松;诸侯半之,树以柏;大夫八尺,树以栾;士四尺,树以槐;庶人无坟,树以杨柳。”

这是说周朝的天子,坟前种植松树,诸侯种植柏树,大夫种植栾树,普通人没有高出土地的封土,就在埋葬的地方种植白杨。

实际可以看到,古代的坟墓树,要求的是长寿,高大,常青,有灵气。白杨树虽然没有松柏栾槐那么贵重,因为栾树在上古也是神木,槐树树龄可以达到300以上,白杨寿命也可以达到200多年,用作普通人家的长寿树和墓地树,实在是吉祥不过。

在普通人的田园里,院子里不种上白杨,也对不住这自然的馈赠吧。

所以在诗经里,可以看到约会都要找个白杨。

但是问题就出在汉朝末年的乱世,战争瘟疫,导致人口锐减,据后世估算,西汉东汉鼎盛期人口高大6000万,而三国时期已经减少到1600万。

这个时候美丽高大的白杨树,遍布城外的荒郊野地,再也给人不了那种飞扬明丽,盛世保佑子孙的太平感觉,白杨曾经是神树,是长寿吉祥之树,但是当你看到白杨树下是因为生存苦难而不得已告别人世的亡魂,白杨开始和死亡和悲伤挂钩。

而且笃信向往神仙与长生的汉朝人,不得不面对现实,人的寿命如朝露,死了,生前的一切都结束,那神仙药都是假的。只有白杨树萧萧的叶子日复一日地摇曳,发出声响,在永生绝望之后,那种声音不再是通往天堂的奏乐,那是一种生命终止的悲声。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亲。

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

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

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古诗十九首

乱世一切都是毁坏,在他乡漂泊的游子,国家多难,再也无法迷信永恒。出门城池,看到遍地的坟墓,不仅如此,那象征国家永恒的帝王和大臣的陵墓被推平,那象征长寿的灵树松柏被砍伐焚烧,只是因为活着要活命。只有漫山遍野砍伐不尽的白杨,高高在山上,在平原。

这样的世界,是现实的地狱。我就算是死,也要在家乡的白杨树下啊,但是道路艰难,我回不去。

白杨有一个植物特征,就是树叶阔大,而叶柄纤细,一点空气流动,就可以树叶摇曳摩擦,而且正是这样的树叶,容易扩大声音,在盛世太平时代,那是动人的天籁,这也是为什么选择白杨做墓地树的原因,开始是因为那种仿佛可以沟通天地的神奇。

甚至传说中白杨叶子无风自动,那是灵魂栖居在上头。

但是当一切信仰褪色,这些萧萧的声音,折射出了另外一种悲哀。世俗化,就认为鬼气森森,叶子居然也叫作鬼拍手。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晋朝陶渊明《拟挽歌辞》

正是东汉的乱世,成为人们记忆的伤痕,白杨被风吹动的萧萧声,特别悲凉。这是陶渊明在晚秋,想象自己已经死掉,家人为他在寒风中送葬的情景。

荒草茫茫中间,只看到白杨高大的树木,发出萧萧的声响,他将长眠地下。用一个拟托的死者看待世界,和他最近的就是白杨萧萧的风声,其余的来来去去,在时间中成为过往。

白杨成为了悲哀,死亡,伤感,追怀,萧条的寄托。

但是人生事,真正关于白杨什么事呢?

它高大笔直的树木,自古就是房屋建筑的良才。它的嫩叶可以救荒,是灾难年充饥的食品,它的老叶可以作酒曲,它成片的生长,用高大的枝叶抵挡北风和风沙,它秋冬的叶子肥沃土地,它在冬天的雨雪中站着,是游子回乡的坐标。

白杨作柱,只是照应着人生的短暂,然而它又是那样无私守护生者和逝者。

诗词解读:《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白杨的区别,前者是明丽深沉,后者悲伤-爱读书

风吹过它树叶的声音其实最美。

因为诗经里的情侣就牵着手听过,在夏天的夜晚,那是最美丽的风声和天籁。

在秋冬里,那种萧萧声也旷达和美,因为那是秋声和冬声,让你沉入最深的睡眠里,是安慰。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321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